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Google員工福利讓人艷羨 他直言:這不是現實

《創建之道》書摘精選

Google遠超業界標準的員工福利,其實對塑造組織文化上,並非全然有利。圖/美聯社
Google遠超業界標準的員工福利,其實對塑造組織文化上,並非全然有利。圖/美聯社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編按:被譽為「矽谷史上創造發明最多產品的人」,東尼‧傅戴爾 擁有超過30年現場經驗及300多項專利,參與過iPod﹑iPhone的開發,親自發明了Nest學習智慧型恆溫器商品。他在著作《創建之道》提出人生與職場各個階段的智慧解答。

務必注意不要提供太多福利。照顧員工100%是你的責任,但讓他們分心以及寵壞他們並不是你該做的。新創公司和當代科技巨頭之間情勢不斷升高的福利冷戰,已造成許多公司提供好吃的三餐跟免費的剪髮服務,以求吸引員工。其實他們不需要這樣做。也不應如此。

請記住:保障和福利之間是有差別的:

保障:包括退休計畫、健保、牙醫保險、員工儲蓄計畫、產假及育嬰假等,是真正重要的事,會對員工的生活帶來重大影響。

福利:偶一為之的愉快驚喜,感覺特別、新穎、令人興奮。像是免費服裝、免費食物、派對、禮物等。福利可以是完全免費或是由公司補助。

對你的團隊成員和他們的家人來說,獲得保障非常重要。你希望可以支持和你共事的人,讓他們的生活變得更好。保障能夠讓你的團隊和其家人保持健康、快樂、達成財務目標。你應該把錢花在這上面。

福利則是非常不一樣的事。福利本身並不是什麼壞事,為你的團隊帶來驚喜和快樂可說頗為美妙,也常常是必要的。但是當福利永遠都免費,當福利持續出現,並和保障獲得同樣的地位時,你的事業就會受到損害。過度供應的福利會破壞公司的底線,也會打擊員工的士氣(這點和大家所認知的相反)。某些人可能會執著於他們可以得到的東西,而非自己能夠做到的事,認為福利是種權利,而不是特權。接著當事情不順或是福利沒有成長時,他們就會因為自己的「權利」遭到剝奪而暴怒。

而要是你吸引人才的主要方式是透過福利,那麼事情肯定是會出問題的。

某個朋友曾自豪地告訴我:「我每週都送花給老婆。」

我猜他是期待我讚美他,好浪漫哦! 好慷慨哦!

但我回答:「啥鬼?! 我永遠不會這麼做。」

我三不五時會送我老婆花,但永遠都是當成驚喜。

如果你一直送某個人花,幾個禮拜後就會一點也不特別了。幾個月後她根本就不會多想,每個禮拜她對花的興趣都會穩定消失。

直到你停止送花的那一刻。

你絕對應該要為員工做些很棒的事,也一定要因為他們努力工作獎勵他們。但你必須記得人腦是怎麼運作的,也就是所謂的福利心理學。

如果你想為員工提供福利,那麼務必記住以下兩件事:

1. 當大家為某個東西付錢時,他們就會珍惜。如果某個東西是免費的,那就完全失去價值了。所以如果想讓員工無時無刻都能享有某項福利,那就應該採取補助的方式,不能完全免費。

2. 如果某件事相當難得才會發生,那就是特別的;如果無時無刻都在發生,那就一點也不特別。所以如果某項福利只有偶爾才能享有,就可以是免費的。但你必須清楚讓員工知道:這不會成為慣例。並且經常更換福利,這樣才能保持驚喜感。

「無時無刻提供大家免費食物」、「偶爾提供免費食物」、「提供食物補助」這三者之間,可說是天壤之別。蘋果只提供餐費補助,而不是免費食物,背後是有理由的。如果你是蘋果員工,那麼你購買產品時可以享有折扣,卻無法直接獲得免費的產品,這也是有理由的。史帝夫.賈伯斯幾乎不曾把蘋果產品當成免費的禮物,他不想要員工貶低他們自己打造出的事物。他相信如果這些東西值得又重要,那你應該也要用同等重要又值得的方式,對待這些東西。

以前,Google 所有員工每年都可以免費得到一樣Google 的產品當作假期禮物。手機、筆電、Chromecast、某個不錯的東西。結果每一年,大家都會瘋狂抱怨:這不是我想要的、這感覺很廉價、去年的禮物比較好。接著等到他們有一年沒拿到半個禮物時,所有人都氣炸了。公司怎麼敢不給我們禮物!我們每年都有禮物啊!

免費每次都會搞死你。比起期待免費得到某個東西,享有非常好的折扣會創造出截然不同的思維。

補貼福利而非直接提供,對你事業的財務狀態來說比較好。凡是用氣泡紙幫員工包裝好各種免費福利的公司,通常較為短視近利,沒有長期的策略可以維持這些福利。要不然就是這些公司的核心事業本身其實是有問題的,福利只是為了遮掩。像是臉書就以非常照顧員工著稱,但他們賺的錢全都是來自販賣使用者數據給廣告主。如果臉書改變他們的商業模式,他們的獲利就會受到沉重打擊,所有福利也都會消失。

在辦公室提供員工想要或需要的所有一切,這股潮流一開始便是從Yahoo和Google 開始的。這是一個良善、高尚、值得尊敬的構想,是想要照顧他人的渴望,一股想讓公司變得受歡迎又有趣的衝動。一開始的目的是要讓辦公室感覺就像大學一樣,甚至比大學更棒,是個溫暖舒適的地方,你可以在此好好安頓。但是因為Google 長久以來都賺一大堆錢,而且當然是透過把使用者的數據賣給廣告主,全世界就都誤以為他們會發大財,原因就是公司的福利文化,所以這種文化就流傳開來。現在矽谷絕大多數的新創公司,也都會提供好吃的餐點、不斷補充的啤酒、瑜珈課程、免費馬殺雞。

但是除非你有跟Google 一樣多的淨利和收入成長,不然你就不該提供Google 的福利。

甚至連Google 自己都不應該提供這樣的福利。

他們已經花了好多年試著減少費用了,甚至在員工餐廳提供比較小的盤子,鼓勵大家少拿一點食物,以減少浪費。但你一旦開了先例,建立了大家的期望,那幾乎就不可能再走回頭路了。

Nest創辦初期,我們會在備膳室放點零食和飲料,大多數是水果,沒有袋裝的垃圾食物。幹嘛要毒害你的人才呢?每個禮拜也有一兩次我們會幫團隊叫墨西哥捲餅、三明治或某種比午餐還要高級一點的東西。偶爾會有人在公司外頭烤肉,那天大家就會留下來吃晚餐。

但是Google 收購我們之後,Google 的食物也進來了。我們蓋了一座巨大又豪美的員工餐廳,天天提供免費三餐,有五到六個不同種類的食物吧台,提供各種美食和菜色,早上還有現烤的糕餅麵點。到處都是餅乾和蛋糕,大家都覺得超讚的啊。但這真的非常非常貴。

在Alphabet的成本暴增之後,我們試著縮減員工餐廳的某些選擇。依舊提供各種好吃的食物,但取消了河粉吧台,也沒有迷你瑪芬蛋糕了。馬上就出現反對聲浪,大家都怒吼:「這三小? 你不能拿走我們的迷你瑪芬啊!」

後來我們禁止使用外帶餐食容器,結果一樣的慘。我們察覺到有一大堆人根本沒有留下來晚上加班,他們只是瞎混到晚餐時間,然後把晚餐裝到外帶容器裡面帶回去給家人。

回到提供晚餐的全部重點:其實是要獎勵那些特別努力工作的員工。可是因為晚餐是免費的,大家就開始佔便宜。是免費的啊! 是給我們吃的! 有什麼大不了?

在這之前的幾年,每個禮拜二供應的墨西哥捲餅都還是個不錯的福利,水果箱送來時大家也都超開心的。但現在已經有新的典範了。

還有一種全新的「應得」心態。

我有次親眼見證某個人在Google每周的全體會議TGIF會議上,真的是在好幾萬人參加的會議上,起身抱怨他們喜歡吃的品牌優格從迷你廚房裡消失了。迷你廚房是Google 設立的零食中心,目的是要確保任何員工都不會為了要找食物吃而必須行走超過六十公尺。而這傢伙覺得這是他們的權利,不,應該說是他們的義務,必須要在Google 所有員工眾目睽睽之下,直接跟執行長抱怨這種鬼事。優格欸,免費的優格。為什麼我喜歡吃的那牌優格不再觸手可及? 優格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人太好,就會被佔便宜。公司的善意,也有可能會被濫用。有些人就是會一直拿一直拿一直拿,還覺得這是他們的權利。一段時間之後,公司的文化就會演變成也接受這點,甚至進而鼓勵。

所以我才會說:「馬殺雞去死吧!」

Google收購Nest時,我不情不願同意了「全年無休」免費食物和通勤巴士。這就是在Google工作的一部分,我們的員工都已經期待有這些福利,而且對他們也真的很有幫助。我知道這將代表一次文化轉變,我只是希望大家都能記得我們的根源。當我們向團隊宣布Google收購的消息時,我真的有一張投影片上面就這麼寫著「不要改變」。帶領我們走到現狀的文化,需要我們繼續保持。我們雖然換了投資人,並不代表我們也要改變我們的文化或是讓我們成功的因素。

Google在收購之後提供我們全新、豪華、高級的辦公空間。我謝過了賴瑞.佩吉,我說這很漂亮。接著我告訴他,還有我們的團隊,我們根本配不上。

感覺不對。我們還沒有自己爭取到。豪美辦公空間是要給那些已經證明了自己、已經開始賺錢的公司;是要給那些可以放輕鬆、可以花時間討論窗邊座位要給誰、可以取得最優景觀座位的人。但Nest並不是這樣的,我們專注在我們的使命上,

我們加班加到很晚,解決問題,努力工作,不斷奮鬥,克服所有擋在我們路上的阻礙。

我想要所有人繼續專注在我們打造的事物,以及我們試圖達成的願景上。而不是專注在福利、假掰的東西、額外的好處。

所以我們他媽的絕對不可能花公司的錢提供員工免費馬殺雞。

我們需要這筆錢—去打造我們的事業,去賺到淨利,去開發更棒的產品,去確保我們的基礎夠紮實、夠穩固,這樣我們才能繼續聘雇這些人。我們也需要這筆錢—協助大家得到他們想要的工作之外的人生。比起把辦公室弄得這麼豪華,讓員工永遠不想離開,我們把我們的錢花在有意義的保障上—保障員工和他們的家人,給他們更棒的健保,讓他們去做試管嬰兒,或做那些真正會改變他們生命的事。

因此我們也希望是以同樣有意義的方式提供福利。所以我們不會試著把員工困在辦公室。我們會透過幫員工和家人的晚餐買單,或是招待他們去渡週末來獎勵他們。而且我們也很樂意砸大錢在真的能改善員工體驗的事物上,那些可以讓他們凝聚在一起、可以接觸到新的想法和文化、可以使同事變成朋友的事。Nest的所有員工都可以參加公司社團,申請經費去做某件很酷的事,像是烤肉給全公司、彩繪半個停車場的灑紅節(Holi)慶祝、每個禮拜越發厲害的紙飛機大戰等等。

但是隨著越來越多Googler加入我們,Nest員工也開始了解Google 一般的福利是怎麼樣之後,我們內部也出現了巨大的爭論,討論大家可以獲得哪些福利,哪些又不行。Googler為什麼可享免費馬殺雞?為什麼他們的巴士班次比較多,這樣他們就可以晚到,還可以在午餐後就離開辦公室?為什麼他們有20%時間(Google對員工的著名承諾,員工可以把正常工作五分之一的時間分配到其他的Google專案中)? 我們也想要20%時間!

我跟他們說這是不可能發生的,我們需要所有人120%的時間。我們仍然在試圖開發我們的平台,並成為開始賺錢的事業。等我們完成這個目標後,我們再來談談員工領Nest的錢去做Google的專案、獲得免費馬殺雞、然後下午兩點半就可以下班的事吧。想當然爾,我的立場頗受新進員工所憎惡。

但是我絕對不可能在還有這麼多事要做的情況下,讓這些福利鑽進我們的文化中。我並不打算只因為Google員工有,我們也要有。

擔任Google員工是反常的經驗, 這不是現實, 甚至連Google巨大豪華總部Googleplex的建築師克萊夫.威金森(Clive Wilkinson),都發覺了這點。他現在將他這個最著名的作品形容為「根本上不健康的」,並表示:「把你所有的時間都花在工作園區,是不可能達到工作及生活平衡的,這不是真的,這並不是以大多數人使用的方式真正參與這個世界。」(可參見推薦書單的〈Googleplex背後的建築師現在表示在這麼一間豪華的辦公室工作是「危險的」〉(Architect behind Googleplex now says it’s “dangerous” to work at such a posh office)一文)

這也是超級有錢人面臨到的相同問題—逐漸往上漂移,遠離凡人的平凡煩惱。除非你可以接地氣—搭乘大眾運輸、自己去買菜、走在外面馬路上、自己設定IT系統、了解一塊美金的價值,以及這樣的金額在紐約、威斯康辛、印尼可以買到什麼,否則你就會開始遺忘你應該要為他們開發止痛藥的普羅大眾,每天是承受著什麼樣的痛苦(可參見4.1 如何找到一個好想法:止痛藥與維他命,「最棒的想法是止痛藥,不是維他命」段落)。

隨著福利數量增加,不只是消費者開始受到忽視而已,員工從事這份工作的意義也可能會開始模糊。我曾看過有人熱愛他們的工作,在打造某件事物的過程中找到意義和快樂,努力工作卻從來不覺得他們是在浪費時間,直到他們進了Google、臉書或另一個企業巨頭,然後徹底迷失。他們看見其他人得到越多免費的東西,自己就會想要更多,但是獲得這些福利只不過是短暫的滿足而已,他們會隨著時間失去自己的價值,並且不斷想要得到更多,最後這些福利就變成他們的重點。至於打造新事物、深切在乎他們在做的事、創造有意義的產品、真正喜歡他們的工作等這些東西,也都早已沿路丟失了。

而這全都是從他媽的馬殺雞開始的。

鄭重澄清,我完全支持馬殺雞,我也超愛馬殺雞,無時無刻都會跑去鬆一下,每個人都應該去馬一下才對。但是你的公司文化絕對不能圍繞在「馬殺雞是應得的」這個想法上建立,而且你也絕對不能承諾員工他們永遠都會有免費馬殺雞。這些員工福利絕對不能定義你的事業,不能把你的事業拖下深淵。

員工福利是糖霜,是高果糖糖漿,你加點糖絕對沒人會去靠北什麼,每個人三不五時都喜歡來點糖。但從早到晚瘋狂吃糖吃得滿臉都是,可不是什麼快樂食譜。正如同我們應該先吃晚餐再吃甜點,福利也絕對不能優先於你在公司要達成的使命。你的公司應該要充滿使命感,靠著使命感驅動才對。而福利只不過是上面的一點糖霜。

文章來源:東尼‧傅戴爾著《創建之道:矽谷最強硬體咖發布的32個經典經驗,專為新鮮人、管理者打造從成長、入職、做出產品、換跑道、成為CEO的最優路徑》,遠流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