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默默無名的反恐英雄 從銀行交易中發現恐怖分子

《超爆蘋果橘子經濟學(15週年長銷紀念版)》書摘精選

恐怖分子的現金提領、開立支票比率明顯高於一般客戶。圖/freepik
恐怖分子的現金提領、開立支票比率明顯高於一般客戶。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反恐工作向來以三項活動為主:蒐集關於人的情報,這既困難又危險;監聽電子談話,這猶如試圖從消防水帶啜飲;追蹤可疑的國際資金流向,在每天有數以兆計美元繞著地球跑的情況下,這猶如試圖過篩整個海灘,以找出特定的幾粒砂子。發動九一一攻擊的十九個男人,動用的總資金是三○三、六七一.六二美元,相當於每個人用不到一萬六千美元。

有沒有第四種方法可幫助找到恐怖分子呢?

如何追捕恐怖分子?

伊安.賀斯里(Ian Horsley)相信或許是有的。賀斯里並非任職於執法機構、政府單位或軍方,從他的背景或行為也看不出一丁點跟英勇事蹟的關聯性。他成長於英格蘭中部,父親是電氣工程師,現在接近中年的他,仍然快樂地住在遠離狂亂倫敦的地方。賀斯里是個友善可親的人,但並不外向,也不活潑,套用他自己的形容,他非常普通、平凡,很難令人留下印象。

長大後,賀斯里曾想過要成為會計師,不過畢業時,女友的父親幫他謀得一份銀行出納員的工作。在銀行裡,他擔任過幾種職務,沒有一個職務是特別有趣或酬勞優渥的,其中一項職務是電腦程式設計師,讓他覺得比較感興趣,因為可以讓他「對銀行賴以運作的資料庫有基本的了解,」他說。

賀斯里是個謹慎的人,對人們的行為有敏銳的觀察,也是個清楚明辨是非的人,因此銀行後來指派他,擔任偵察銀行內部員工是否有舞弊情事的工作,經過一段時日,改而負責偵察客戶的欺詐盜偽行為。客戶欺詐盜偽行為對銀行構成的威脅更大,英國銀行每年因為這類情事損失約十五億美元。近年來,網路銀行的興起,以及銀行之間激烈競爭新業務,這兩股力量使得這類情事更加增多。

曾經有一段期間,資金十分便宜,信用非常容易取得,任何人,只要是脈搏仍然跳動著,不論其工作性質,不論有沒有公民資格,不論信用程度如何,只要走進英國的銀行,幾乎都能取得一張簽帳卡。(事實上,連脈搏跳動這個條件都不需要,詐騙者也很樂意使用死人或虛構人物的身分。)賀斯里對於各種族群的慣用伎倆有相當程度的了解:西非移民是支票洗錢高手,東歐人最擅長身分盜用。這些詐騙者挖空心思,手法不斷翻新,他們會追蹤到銀行的電話客服中心,在外等候伺機,等到有員工離職時,就賄賂他提供銀行客戶的資訊。

賀斯里成立了一支由資料分析師和檔案管理員組成的小組,他們撰寫能夠搜尋銀行資料庫以偵察出詐欺活動的電腦程式。這些程式設計師很高明,詐騙分子也很高明、機靈,一旦舊計謀被識破,就立刻端出新手法。這些快速變更的手法磨礪增強了賀斯里的能力,使他能像個詐騙者般地思考,縱使在睡夢中,他的腦海也航行過無數筆銀行資料,尋找可能暴露出不法情事的型態。他的電腦偵察系統變得愈來愈精練、嚴密。

約莫此時,我們有幸認識賀斯里,並開始思忖:若他的電腦程式能夠過濾詳查銀行消費金融的龐大資料,偵察出詐騙者,那麼有沒有可能用相同的資料偵察出其他壞人,例如潛在的恐怖分子呢?

九一一恐怖攻擊的資料追蹤印證了我們的這個預感,那十九名恐怖分子的銀行交易紀錄顯示,他們有一些跟一般銀行客戶不同的行為:

■ 他們用現金或約當現金在美國開設銀行戶頭,平均開戶金額約四千美元,通常是在大型知名銀行的分行開戶。

■ 他們通常使用郵政信箱作為聯絡地址,且經常更換聯絡地址。

■ 他們當中有一些人定期收到從其他國家以電匯方式匯入的款項,或是以電匯方式匯出款項到其他國家,但這些交易的金額總是在銀行必須呈報的限定額度以下。

■ 他們多半一次存入一大筆錢,然後每次提領少量現金。

■ 他們的銀行交易紀錄不會反映一般的生活開銷,例如房租、水電瓦斯費、汽車貸款、保險費等。

■ 他們的存款和提款時間並沒有呈現典型的每月一致性型態。

■ 他們不使用儲蓄存款帳戶或保險箱。

■ 他們的(現金提領、開立支票)比率明顯高於一般客戶。

偵測準確度九九%也不夠

當然,事後追溯建立已證實的恐怖分子的銀行往來型態素描,比事前辨識出恐怖分子要容易得多了。再者,這十九個人(生活在美國的外國人,接受如何劫持民航機的訓練)的素描,未必跟其他恐怖分子(例如土生土長的倫敦自殺炸彈客)的素描相符。

此外,以往使用資料來辨識不法行為(例如《蘋果橘子經濟學》一書中提到的學校教師作弊和相撲選手共謀)時,在瞄準的族群中,欺騙舞弊行為的盛行程度相當高,但在這個例子中,瞄準的族群很龐大(光是賀斯里服務的銀行,就有幾百萬名客戶),但潛在的恐怖分子卻是非常少數。

不過,讓我們姑且說,你能夠發展出的銀行偵察系統有高達九九%的準確度,假設在英國潛伏了五百名恐怖分子,那麼,你的偵察系統將可正確辨識出其中四百九十五人。可是,在英國,有大約五千萬名和恐怖主義沒有任何關係的成年人,你那準確度九九%的偵察系統將錯誤辨識其中的一%,相當於五十萬人。最終,這套準確度九九%的偵察系統將濾出太多的偽陽性(false positive)—五十萬人被有關當局視為恐怖分子嫌疑犯而抓來偵訊,他們一定會暴跳如雷。

當然啦,有關當局也無法負荷這麼大的工作量。

在保健領域,這是常見的問題。檢討最近的一項癌症篩檢後發現,六萬八千名參加者中,有五○%的人在十四項篩檢項目中至少出現一項偽陽性結果。因此,儘管醫療保健人士可能強力倡導民眾應普遍篩檢各種疾病,但事實是,保健體制將疲於應付太多的偽陽性,但真正有病的人卻因為排擠效應而無法得到良好照顧。贏得美國職棒大聯盟世界大賽最有價值球員(MVP)的麥克.羅威爾(Mike Lowell)在談到對大聯盟的每位球員進行是否施打生長激素的檢驗計畫時,就點出了類似的問題,他說:「若檢驗的準確度為九九%,那代表將出現七個偽陽性,若其中一個偽陽性是卡爾.瑞普肯(Cal Ripken)呢?這是否會對他的職棒生涯留下一個汙點?」

同理,若你想追捕恐怖分子,九九%的準確度根本連夠好都稱不上。

恐怖分子常跑銀行

二○○五年七月七日,四名穆斯林自殺炸彈客在倫敦發動攻擊,一人在擁擠的巴士上,另三人在地鐵,總計造成五十二人死亡。「我個人被這事件嚇壞了,」賀斯里回憶,「當時,我們才剛展開偵察辨識恐怖分子的工作,我想,或許,只是或許啦,若我們早幾年開始這項行動,是否能阻止這場悲劇的發生?」

倫敦七七事件的炸彈客留下了一些銀行交易資料,但不多,不過,在接下來幾個月,可疑特徵和我們的恐怖分子偵察計畫相符的一群人遭英國警方逮捕。雖然他們之中沒有任何人被確證是恐怖分子,多數人大概不會被判決有罪,但若他們的特徵跟恐怖分子相像到足以被逮捕,那麼,也許值得研究他們的銀行交易習慣,以建立一套有用的電腦偵察系統。很幸運地,這些嫌疑人中有超過一百人是賀斯里的銀行的客戶。

這項研究與辨識工作包含兩個步驟,首先是蒐集這一百多名嫌疑人的資料,並根據他們與一般人迴異的型態,建立一套偵察系統。在成功建立偵察系統後,便可用它來搜尋銀行的資料庫,找出其他潛在的壞傢伙。

由於英國現在瞄準對抗的是伊斯蘭基本教義派,不再是其他族群(例如愛爾蘭移民),因此,逮捕的可疑分子自然有穆斯林姓名,這一點成為這套偵察系統中最明顯的人口結構特徵之一。姓氏和名字都不是穆斯林姓名的人,只有五十萬分之一的機率成為恐怖分子嫌疑犯;姓氏或名字是穆斯林姓名的人,成為恐怖分子嫌疑犯的機率是三萬分之一;姓氏和名字都是穆斯林姓名的人,成為恐怖分子嫌疑犯的機率就提高到兩千分之一。

可能的恐怖分子絕大多數都是男性,多半介於二十六歲到三十五歲,此外,他們非常有可能:

■ 有手機

■ 是學生

■ 租房子,而不是擁有自宅

光是這些特徵,絕對無法構成被逮捕的理由(本書兩名作者的每一位研究助理都有這些特徵,我們十分確信他們都不是恐怖分子),但是,若加上穆斯林的姓名,這些普通特徵在偵察系統中的明顯性就開始增強了。

在前述因素被納入考慮後,幾項其他特徵基本上就被視為中性,不再被當成辨識恐怖分子的特徵,包括:

■ 就業狀態

■ 婚姻狀態

■ 居住地附近有清真寺

因此,不同於一般的認知,一名單身、沒有工作、居住地附近有清真寺的二十六歲男子,其恐怖分子嫌疑程度並不會比另一名已婚、有工作、居住地離清真寺有五哩遠的二十六歲男子來得高。

還有一些明顯的否定指標。資料顯示,可能的恐怖分子較不可能:

■ 有儲蓄存款帳戶

■ 在週五午後從自動櫃員機提款

■ 購買人壽保險

週五是回教徒的禮拜日,所有教徒都盡可能在週五中午前往清真寺禱告,因此在週五午後從自動櫃員機提款的可能性顯著降低。不購買人壽保險這項特徵就更有趣了,若你是二十六歲男子,已婚,有兩個年幼小孩,購買人壽保險似乎是明智之舉,以備萬一你不幸英年早逝,你的家人可以生存下去。但是,若保險購買人自殺的話,保險公司不會理賠。因此,有家庭的二十六歲男子若猜想他有一天會炸掉自己,大概不會浪費錢去購買人壽保險。

這也意味著,若一名新進的恐怖分子想掩飾他的攻擊行動,他應該去銀行把他的戶頭姓名改為非常不像穆斯林的姓名(或許可以改名為伊安),並購買一點人壽保險。賀斯里的銀行就提供每月只須付幾英鎊的人壽保險單。

所有這些指標結合起來,就能建立一套不錯的偵察系統,可以將銀行的整個客戶資料庫過濾出相當小的潛在恐怖分子群。

這是個稱得上嚴密的偵察網,但還不夠嚴密,最終使這套偵察系統大大提高功效的是最後一項指標。為了國家安全,我們被要求不得揭露細節,因此,我們稱這項指標為「X變數」。

X變數有何特別之處呢?首先,它是一項行為指標,不是人口結構指標。各地反恐當局的夢想是能夠成為聚滿恐怖分子的房間裡牆上的一隻蒼蠅,X變數用小而重要的方法做到了這點。這套偵察系統中的大多數其他指標在過濾時,都會產生「是」與「否」的答案,但X變數不同,它衡量特定銀行交易活動的強度,一般人從事這項銀行交易活動的強度通常不高,而那些具有恐怖分子其他嫌疑特徵的人,在這項活動的強度多半相當高。

這使得這套偵察系統最終產生優異的預測能力,賀斯里可以從幾百名銀行客戶資料庫中得出約三十位有高度嫌疑的名單。根據他的保守估計,這三十人當中,至少有五人幾乎確定涉及恐怖活動。三十人當中有五人,這樣的成果雖稱不上完美(這套偵察系統遺漏了許多恐怖分子,也錯誤地辨識了一些無辜者),但絕對勝過從五○○、四九五人中找到四百九十五人。

截至本書撰寫之際,賀斯里已經把那份三十人名單繳給他的主管,主管也已經轉呈給有關當局,賀斯里已經完成了他的工作,現在該是有關當局盡其職責的時候了。基於問題性質,賀斯里可能永遠無法確知自己是否成功,而讀者諸君更加不可能看到他的成功的直接證據,因為倘若他成功,那就是未發生恐怖攻擊,因此,這項成功將是看不到的。

不過,也許在未來的某一天,你將會身處英國的某個酒吧,遠處站著一位毫不出風頭、有點冷漠的陌生人。你和他喝了一品脫的酒,再喝第二品脫,再來第三品脫,待他口風稍鬆時,他羞怯地提及自己最近獲得一項尊稱:他現在是伊安.賀斯里爵士了。他不能討論使他獲頒此爵位的功績,但這跟保護公民社會免於受到重大傷害有關。你熱烈地感謝他做出的重大貢獻,再請他喝上幾品脫。在酒吧打烊時,你們兩人搖搖晃晃地走出酒吧,就在他正要舉步走向一條暗巷時,你想到回報他的貢獻的一個小小舉動,你把他拉回人行道邊,叫了一輛計程車,把他塞進車裡。因為,切記,真正的朋友不會讓他的朋友酒醉後走路!

文章來源:史帝文.李維特、史帝芬.杜伯納著《超爆蘋果橘子經濟學(15週年長銷紀念版)》,時報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