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不丹的國民幸福總值是怎麼計算的?

《明茲柏格:管理的真實樣貌》書摘精選

雖然國民很窮,但過得很快樂,「國民幸福總值」(GNH)已是不丹的「生活方式」而不是甚麼數據標準。圖/freepik
雖然國民很窮,但過得很快樂,「國民幸福總值」(GNH)已是不丹的「生活方式」而不是甚麼數據標準。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不丹王國幅員不大,它夾在西藏與印度中間,因為「國民幸福總值」(Gross National Happiness,簡稱GNH)而聞名──多虧了不丹的國王。這個國王跟你想的不一樣,他主動讓出政權、舉行民主選舉,決定要增加不丹的森林覆蓋率,讓所有小孩學英文,並首創國民幸福總值的概念。

GNH在全世界引起迴響, 因為大家都受夠國民生產毛額(Gross National Product,簡稱GNP)了。前美國司法部長羅伯特.甘迺迪(Robert Kennedy)曾說:「國民生產毛額計算了空氣汙染指數與香菸廣告成本,計算了紅杉的滅絕數量,以及吹捧暴力的電視節目收益。但它沒有考慮到孩子的健康、教育品質,以及遊戲的樂趣。總之,它該算的都算了,就是沒算到提升人生價值的事物。」

GNH以4根「支柱」為基礎:妥善治理、永續發展、文化的保存與推廣,以及環境保護。這4根支柱又細分成9個「領域」,包括健康、教育、心理幸福感、社區活力等。夠簡單吧?

我對GNH很好奇,加上喜歡爬山,所以我在2006年造訪了不丹。我跟當地幾位學問淵博的人交談,發現兩件令我非常驚訝的事。第一,他們不知道怎麼計算GNH;第二,不會算好像也無所謂,因為國民的表現非常忠於這個概念。正如一位英國廣播公司(BBC)的記者所言:GNH已成為不丹的「生活方式」──雖然國民很窮,但過得很快樂。

過沒多久,各路經濟學家就來到不丹,準備修正GNH,但GNH本來就沒有問題。說到底,假如不丹人沒有算出GNH,那應該要怎麼管理這個數值呢?不久之後,9個領域都有自己的加權與非加權總數,並經過72個指標的分析。此外,經濟學家也發明了一套數學公式,將「幸福」盡可能細分成各種要素,其中一次調查更是耗費了五、六個小時才完成,內容包含了750個變數。這些技術官僚很認真在計算「總值」,但說到底「幸福」在哪裡呢?

有人開始批評GNH是一種主觀判斷,並不客觀。經濟學教授德爾雷.麥克洛斯基(Deirdre McCloskey)就評論這些數值很不科學,而且還打了個比方:「你不可能只問人們今天是『很熱』、『很舒服』還是『很冷』,就發展出物理學。」除非教育、文化、幸福感,都跟溫度一樣,是可以用數據衡量的。我不禁在想:到底誰對GNH比較有威脅?是想消滅這個概念的人,還是想算出正確數據的人?

2013年,這些計算工作結束後沒多久,在哈佛商學院跟麥可.波特(Michael Porter)學習經濟學的策林.托傑(Tshering Tobgay),當選不丹首相。不久後,他宣稱GNH讓少數國人忽略了手上的正事。他覺得GNH非常難以理解,對他而言是過於複雜的東西,而他只知道這一點:「總之,我們還是得更努力的工作。」

作家法蘭西斯.史考特.費茲傑羅(F. Scott Fitzgerald)曾說:「一流智慧最大的考驗,就是有能力同時抱持兩種對立的想法,卻還能維持其功用和運作。」對於所有無法同時兼顧「數據」與「幸福」的經濟學家或首相們,我建議你拋開數據,擁抱幸福。

文章來源: 亨利.明茲柏格著《明茲柏格:管理的真實樣貌:勝任且愉快,你該有的42個早知道》,大是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