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閱讀不熟悉主題,你還在螢光筆畫重點嗎?

《你可能學錯了》書摘精選

在開始閱讀之前,如果先了解作者的目標,就能讓你評估本章中哪些觀點最重要。圖/freepik
在開始閱讀之前,如果先了解作者的目標,就能讓你評估本章中哪些觀點最重要。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讓我們從人們為了學習而閱讀時,最常用的策略開始說起。他們打開一本書,開始閱讀,看到覺得重要的字句時,他們會用螢光筆畫重點。他們相信「畫重點」這個行為有助於「記住某一筆訊息」,而且畫重點就產生了一個隨時可用的學習指南,他們相信日後把畫好的重點再看一次就能喚起記憶。

這是個非常糟糕的辦法,因為這麼做並沒有解決「人們無法在句子和段落之間相互呼應涵義」的習慣。如果你的理解一開始就錯了,那你如何確定你有畫對重點?此外,即使你對所有內容都非常了解,但你第一次閱讀你知之甚少的主題內容時,要如何確定你能準確地判斷哪些內容重要到該畫起來?

這兩個問題—你可能沒有你想像的那麼了解內容,而且你可能對重要性的判斷有誤—表示人們未必有畫對重點。研究人員用了一種簡單又聰明的方法測試這個預測,他們去了一家大學書店,為三門課程買了十本用過的教科書。如果「看出最重要的課文內容」很容易,那麼這十本課本的原主人都應該在同樣的句子上畫了重點。但研究人員發現,學生們畫了重點的句子幾乎都不一樣。這就是為什麼我用粗體字來標示本書的重點,我已經幫你畫了重點。

請注意,我這個建議並不是叫你「永遠不要畫重點」。如果你閱讀的是你已經非常了解的主題,那麼畫重點應該不會有問題。如果你當了二十年的政治顧問,你正在閱讀關於最近結束的全州競選的簡報,你對該主題的深入了解意味著你能以良好的理解能力閱讀該文件,你的知識也使你能良好地判斷文件中哪些資訊是重要的。

但換作一個大學生在政治學課程中閱讀同一份文件,這個人就缺乏必要的背景知識;剛剛提到的政治顧問能更理解該文件的另一個原因是,他知道該期望什麼,他知道這類文件通常包含什麼類型的訊息,而且他知道它有什麼功能。但新手並不知道。

如果你在閱讀時稍微了解該期待什麼,你的閱讀方式就會有所不同。例如,你會注意到並記住不同的細節。一個章節在描述「 人類基因組研究」(Human Genome Project)時(試圖繪製人類DNA中所有的基因組),可能會著重於這種複雜主題的幾個層面中的任何一個。它可能會描述這對製藥產業的預期經濟效益,或是該項目對基因治療的影響,也可能描述政府如何為這種龐大項目出資。

你在開始閱讀之前,如果先了解作者的目標,就能讓你評估本章中哪些觀點最重要。

因此,「 畫重點」並不是「 只用眼睛閱讀,用螢光筆畫重點」這種方法的唯一缺陷。其中「 只用眼睛閱讀」也是很糟的策略,因為你不該在沒做準備的情況下直接開始閱讀。

文章來源:丹尼爾.威靈漢著《你可能學錯了:94招打破大腦慣性,認知心理學專家教你精準學習、輕鬆記憶》,今周刊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