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重複閱讀對記憶沒幫助 反誤以為「真的」懂了

《你可能學錯了》書摘精選

重複閱讀並不是一種有效的記憶方式,如果是為了「理解」,重複閱讀才有意義。圖/freepik
重複閱讀並不是一種有效的記憶方式,如果是為了「理解」,重複閱讀才有意義。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想像一下,你正在修習一門名為「創新」的商學院課程。你聆聽一堂關於穿戴式科技的課:這類服裝和首飾能蒐集並記錄心率和體溫等生理數據。這堂課相當有意思,而且你能毫不費力地理解。然而,過幾天再次上課時,教授居然開始講述完全一樣的課堂內容。教室裡響起一陣私語聲,但教授不予理會。不久後,有人舉手,指出教授已經講過這堂課了。教授說:「沒錯,但這是很重要的內容,所以值得重複。」他繼續講述跟上一次一樣的演說:相同的投影片、相同的軼事、相同的 「突發性」笑話。

你會做何感想?

如果你跟我一樣,你會覺得這是在浪費時間。我會心想:「對、對,你上一次已經說過了。這些我都已經知道了,我現在根本沒有在學新的東西。」

那麼,我是不是知道演講者正在重複敘述的內容?是,但也不是。一方面,我知道我聽過這個內容,這個判斷是基於我對上一堂課的記憶,從這個意義來說,我 「 知道 」它。但如果我試著對他所說的內容進行總結,效果可能不會很好。

許多研究記憶的學者,區分了兩種從記憶中提取資訊的方法。第一種方法是快速的,需要很少的注意力,但它只能提供有限的資訊,它可以識別某件事是否是你熟悉的;它會告訴你你以前是否遇過某個情況,但它無法告訴你任何與之相關的東西,或告訴你是在哪裡或何時遇到它。第二種記憶過程可以提供與某件事相關的情報,但這個過程需要注意力,而且發生得更緩慢。

你可能對這兩種記憶都有印象。例如,你在街上看到一個人,而剛剛提到的第一種記憶過程會告訴你:「你認識這個人!」所以你為了取得更多情報而啟動第二種過程:這個人叫什麼名字,我是如何認識他的?第二種過程可能拿不出任何成果—你不知道那人的名字、你是如何認識他的……。但這不會讓你對 「我以前見過他」的確信感變得薄弱。

在技巧中,我提到重複閱讀是最常見的學習技巧之一,並指出它不是一種有效的記憶方式;你應該思考「意義」,而重複閱讀並不能保證這一點。

我們在這裡思考一下「重複閱讀沒效」的另一個原因:重複閱讀會誤導你以為「我知道這個內容」。重複閱讀就像第二次聆聽穿戴式科技的課堂,你在重複閱讀時會心想,「沒錯,沒錯,我之前看過這一切,這些我都很熟悉。」可是你只有獲得這種感覺—你得到的「知道」的感覺,是來自於評估你以前是否見過某物的記憶過程。你想的沒錯,你以前是看過它,但「知道你以前看過這個內容」並不等於「你能談論或分析這個內容 」。你重複閱讀的次數越多,評估熟悉度的過程就越會告訴你:「你以前看過這個了!」

明確來說,如果是為了「理解」,重複閱讀是有用的。如果你讀了一些東西但不明白,就再試一次,但重複閱讀是一種糟糕的記憶方式。重複閱讀對記憶沒有多大幫助,這已經夠糟了,但更糟的是它讓你「以為」你對內容的了解有所提高。

文章來源:丹尼爾.威靈漢著《你可能學錯了:94招打破大腦慣性,認知心理學專家教你精準學習、輕鬆記憶》,今周刊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