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華倫巴菲特最棒的演講 四萬名波克夏股東的肯定

《巴菲特的對帳單 卷二》書摘精選

巴菲特每年在波克夏股東大會上,提醒經理人和股東們,以及關係企業的每位員工,應具備正直和基本禮儀。圖/美聯社
巴菲特每年在波克夏股東大會上,提醒經理人和股東們,以及關係企業的每位員工,應具備正直和基本禮儀。圖/美聯社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1991 年 9 月 4 日,巴菲特在調查所羅門兄弟違規行為的國會小組委員會發表開場談話,他直言不諱地談到所羅門兄弟裡的一團混亂。更重要的是,他談到他重視的商業精神,那是他試圖向銀行灌輸的理念。每年 5 月,波克夏都會在年度股東大會上,播放這段兩分鐘演講的影片剪輯,提醒波克夏的經理人和股東們,公司、子公司和關係企業的每一位員工,都應具備正直和基本禮儀。如果所有公司裡懷抱雄心壯志的高階主管都遵守這些規定,世界會變得更美好。

「首先,我想為我們今天之所以聚在這裡的原因道歉。國家理當要求大家遵守法規,但所羅門兄弟卻違反了一些法規。幾乎所羅門兄弟上下共八千名員工都和我一樣,對此深感遺憾,我代表他們和我自己道歉。我的工作是面對過去和未來。所羅門兄弟過去的所作所為,讓我們八千名員工以及他們的家人蒙羞。事實上,這些員工全都是勤奮、能幹、誠實的人。我想查清楚過去到底發生什麼事,讓少數有罪的人承擔這個污點,為無辜的人抹除這個汙名。為了做到這一點,主席先生,我向你和美國人民保證,所羅門兄弟將全心全意地和所有政府當局合作。當局有權發出傳票的,有權豁免證人,也有權起訴做偽證的人。

我們公司內部的調查沒有這些手段可以用,我們歡迎當局動用權力來查。

至於未來,我們交給本小組委員會的報告,會詳細說明我認為哪些作法可以讓所羅門兄弟在控制和合規程序上,成為金融服務業的領導者。但是到頭來,合規的精神和合規的言辭一樣重要,甚至更重要。我想要正確的用辭,也想要全面內控。但我還要求每一位所羅門兄弟員工,都要要求自己合規。當他們遵守所有規定後,我希望所有員工都問問自己,他們是否願意讓他們打算要做的事,出現在第二天當地報紙的頭版頭條,讓他們的配偶、孩子和朋友看到,並讓一位消息靈通又擅長評論的記者大肆報導。如果他們能夠通過這個心理實驗,就不用擔心我要傳達給他們的另一個訊息:為公司賠錢我可以諒解,但如果讓公司名譽受損,我會毫不留情。」

每年在奧馬哈,當這個演講的影片結束時,四萬名波克夏股東都會報以熱烈的掌聲,熱烈表達他們對於公司經營的共識。

昔日燙手山芋帶來的巨大報酬

隨著所羅門兄弟在 1990 年代中期實力不斷增強,波克夏又花了 3.24 億美元購買其普通股。這 660 萬股的股份,加上特別股附帶的權利,讓巴菲特有效控制 20% 的表決權。1995 年,所羅門兄弟贖回五分之一的特別股,波克夏因此收到一張 1.4 億美元的支票,巴菲特的持股也減少到 18%。1996 年 10 月,又有五分之一的特別股轉換為 370 萬股普通股。

旅行家集團(Travelers Group)是一家保險和經紀公司,想透過收購來成長,並在 1997 年提議收購所羅門兄弟,以此建立起在美國、歐洲和日本少數的大型金融公司。波克夏獲得旅行家集團的普通股和特別股,價值約 18 億美元。因此,在十年期間,波克夏投入了7 億美元到所羅門兄弟的特別股,又投入 3.24 億美元到普通股,並收到 5.92 億美元的特別股股息、1.4 億美元的贖回款、18 億美元的旅行家股票,以及數百萬美元的普通股股息。

波克夏總共投入 10.24 億美元,拿回略多於 25.32 億美元,年報酬率是14.5%(考慮到現金進出的時機),和巴菲特最初的目標相差不遠。

「回顧過去,我覺得投資所羅門兄弟的經驗刺激有趣,同時又有教育意義。我在 1991 到 1992 年間的感覺,就好像一個影評人曾說:『要不是我坐在一個不好的位子,也許我就能好好地欣賞表演,因為那個位子正對著舞台。』」我將用巴菲特要求所有經理人應有的態度,來結束這一章的內容。這是他在 2010 年 7 月 26 日,寫給他出色的經理人團隊的信,他希望他們採取以下的態度:

「這是我兩年一次寫的信,目的是再次強調波克夏的首要任務,並請你讓你的繼任計畫更加順利。我們的優先事項是,所有人都要繼續積極維護波克夏的名聲。我們不可能臻至完美,但我們可以努力做到完美。就像我在這些備忘錄裡說了二十五年以上的話:我們可以承受損失,甚至是很多錢的損失,但我們不能失去名聲,哪怕只是一點點名聲。」

他要求管理人不僅要思考每個行為是否合法,還要思考是否合乎道德。如果他們看到波克夏出現在全國性報紙的頭版,他們會覺得舒服嗎?不可以用「別人都這樣做」來當理由,而且對法官或記者來說這種態度也站不住腳。巴菲特告訴他們,如果有什麼事情讓他們猶豫不決,他們應該和他討論。不過,猶豫不決本身,可能足以顯示應該放棄那件事。

「因此,如果有任何重大的壞消息,請馬上告訴我。我可以處理壞消息,但我不喜歡在它爛了一段時間後才處理。所羅門就是因為不願意馬上處理壞消息,才讓一個本來可以輕易解決的問題,差點變成讓擁有八千名員工的公司破產的問題。」

他繼續說道,在一家有超過二十五萬名員工的企業裡,有人可能會做一些他和其他人都不滿意的事,這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如果迅速果斷地採取行動,他們可以盡可能地減少這種事情。

「你透過行為和言語,把你對這些事情的態度表達出來,這是影響公司文化發展的最重要因素。文化比規則手冊更能決定一個組織的行為。」

文章來源:葛倫.雅諾德著《巴菲特的對帳單 卷二:看長期價值不看市值,持續買進為你賺錢的高複利投資組合》,感電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