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面對壓力的反應 你是獅子還是瞪羚?

《深度紓壓》書摘精選

受到驚嚇的瞪羚處於「戰或逃」的狀態,拚命地為自己的生死奔跑。圖/freepik
受到驚嚇的瞪羚處於「戰或逃」的狀態,拚命地為自己的生死奔跑。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請在腦海中想像一隻獅子獵捕一隻瞪羚的畫面,獅子無情地在炎熱大草原上追逐,受到驚嚇的瞪羚處於「戰或逃」的狀態,拚命地為自己的生死奔跑。獅子興奮地追趕,期待著自己一步步逼近的晚餐。在此狀況下,哪一隻動物正在承受壓力?獅子還是瞪羚?

答案:兩者皆是。

獅子和瞪羚的神經系統都處於高度活躍狀態,並經歷無法控制的生理變化。不過兩者所經歷的壓力激發方式大大不同。瞪羚被威脅反應挾持而充滿了恐懼,牠的腎上腺素激增,血管為了防止失血過多而變窄(血管收縮),血液也因此變得不太流通。由於生理上的能量被導引到四肢,輸送到大腦的氧氣減少,牠的身體此刻化為一部機器,運作的目的只有一個—逃離掠食者。在此同時,獅子正做出挑戰回應,牠的心臟有效率地輸出大量血液,幫助牠以最快的速度衝刺並期待即將到嘴的食物。牠在動力的驅使下專注狂奔,彷彿有用不完的體力。

雖然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生理跡象,但承受的壓力卻是一樣的。唯一的差異在於兩者回應壓力的反應──牠們如何看待壓力、從而如何在身心上感受壓力。那麼獅子和瞪羚的壓力到底有什麼差別? 瞪羚感受到了威脅,牠的生命懸於一線;獅子則感受到了挑戰,攸關牠是否能飽餐一頓。

我當然不是指瞪羚在現實生活中可以改變牠看待壓力的方式,畢竟牠可得保命要緊! 不過這個動物世界的活生生例子,可以讓我們從中得到一些啟示。大多數人應該不會經歷被獅子追著跑的情況,但是我們的身體卻表現得像需要逃命一樣。很多時候面臨突然出現壓力源的反應,就好像它是一個需要奮力一搏或是趕緊逃離的生命威脅,而不是日常都會遇到的問題。我們的身體立刻進入「戰或逃」模式,血液中的皮質醇和腎上腺素迅速衝高,使得神經系統進入恐懼和警戒狀態。如果每一個壓力或意外事件發生時,體內的生理機制都出現這樣的反應(無論是全面性或半全面性),久而久之我們的身體會不懂得如何從壓力中「冷靜」下來。

你是獅子還是瞪羚?

每個人面對壓力的反應不盡相同,為什麼有些人每天猶如生活在壓力鍋裡,一遇點小事就反應過度? 另外有些人卻像擁有防護罩一樣,有什麼大事或威脅都能把它們反彈?

進行壓力研究代表我們需要深入探索人類大腦的運作方式,另一方面也必須將個人的獨特性納入考量。每個人都有高度的自我意識,我們也都透過這個意識的觀點來看待世界,這個意識觀點不但受到遺傳基因和生活經驗的影響,也會因為日常的微小變化,像是前一天的睡眠時數和飲食而產生改變。事情發生時,我們都以自己的「心智濾網」來感受。

為什麼每個人對類似事件的反應可能出現差異? 這是因為我們的大腦持續不斷地處理感官從身體和環境接收的訊息,並將這些訊息和過去的記憶進行比對,以利做出最好的預測。人類的大腦是一部預測機,它以個人過去的經驗作為數據,即使是童年經歷也會影響我們對細微小事的反應。經歷過童年逆境的人,通常會保持黃色精神狀態的思考習慣,無論是否真的發生了壓力事件,他們的日常壓力都很緊繃,對於壓力事件的威脅感受也特別強烈,只要稍微施壓,就能將他們推向災難性的紅色精神狀態壓力反應。

我們的大腦偏向「預測腦」多過「現實腦」,意思是我們可能會對大腦所預測或相信會發生的事情做出反應,而不是對正在發生的事情,如同法國思想家米歇爾.德.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所言:「我的人生中有很多可怕的事情,但大多數都不曾發生。」有一種方法可以稍微矯正我們的預測腦。

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史黛芬尼.梅爾(Stefanie Mayer)博士發現,童年經歷過創傷的人在預測日常壓力源時,通常會放大威脅事件的嚴重程度,甚至導致之後的憂鬱症。在後續的相似群體研究中,梅爾博士分別在白天打電話給參與研究調查的人,邀請他們進行短暫的正念覺察,感知自己的想法、感受和自我的同理與關懷。她發現經過短時間的專注覺察之後,每個人對於威脅事件的看法有了改變,他們覺得自己更能夠積極面對日常發生的事件,並且有更正向的情緒反應。換句話說,只要能夠改變看待日常壓力源的方式,就可以降低威脅感,也就能改變之後的壓力反應,讓我們覺得自己更像一頭獅子,而不是慌亂奔逃的瞪羚。

文章來源:伊麗莎.艾波著《深度紓壓:每天15分鐘,7天降低壓力指數,破除慢性壓力循環,放掉煩惱,活得更快樂》,高寶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