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1加1未必大於2!企業併購組織架構調整的費用認列

《精準節稅—中小企業應該避免的42種稅務風險》書摘精選

現行法制對於企業併購給予許多稅捐減免的誘因。但看得到的,未必吃得到。圖/freepik
現行法制對於企業併購給予許多稅捐減免的誘因。但看得到的,未必吃得到。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企業併購是常見的商業行為。企業之所以走向併購之路原因很多,可能是為了整合技術,也可能是因為公司已經進入成熟期,需要透過併購去打開市場,創造經濟規模。現行法制對於企業併購給予許多稅捐減免的誘因。但看得到的,未必吃得到。

早被盯上的錯誤規劃

多年前的一次研討會後,一名西裝筆挺的中年男士羅傑前來和我交換名片。他是國內一間知名電子公司的集團財務主管,想和我詢問他們集團最近因為併購案遇到的稅務問題。當時我正趕著要前往下一堂課,但又不好意思回絕他的詢問,只好委婉地告訴他:「沒問題,我邊收拾,你邊講。」

他告訴我,他們集團中有一間A公司,日前基於組織調整的規劃,由公司管理階層(同時也是大股東)與海外私募基金,經由境外資產管理公司共同投資成立一間位於國內的B公司。由B公司在公開市場,陸續以現金收購A公司原管理階層及其他散戶持有的全部股權,再由 B公司吸收合併A公司(B公司為存續公司),同時自A公司取得資訊軟體系統的開發技術與商標品牌。

B公司原本打算將「併購溢價」(即「收購成本」超過其所取得A公司「可辨認淨資產公平價值」的部分。例如:花120元購買一個市價100元的商品,多花的20元即為併購溢價)列為商譽,連同其他因併購取得A公司的商標權、開發技術、顧客關係等無形資產,在申報營利事業所得稅時,攤提為營業費用,進而少繳稅款,卻遭國稅局剔除。

「等一等,你的案例怎麼這麼熟悉。」我放下手邊的資料,疑惑地看著羅傑。

「我猜,國稅局是不是認為,B公司成立的目的就是為了收購A公司的股份。B公司原本並無實質營運活動。併購前的A公司與併購後的B公司,其主要營業項目相同,原經營管理團隊及營運方式均繼續維持。」我繼續說著。

「至於股權結構,也只是由原本管理階層與散戶直接持有A公司的股份,調整為原管理階層與海外私募基金間接持有B公司的股份。B公司只是形式上收購A公司的股份,再加以吸收合併,A公司實質上並未消滅。其內部產生的商譽,非屬企業所能控制的可辨認資產,且其成本無法可靠衡量,故不得認列為資產。」

「你怎麼都知道!」羅傑驚訝地看著我。

「因為這種規劃方式早就被國稅局與法院盯上,最高行政法院還為此開過庭長法官聯席會議,並做成決議,供下級審法院參考。」

你玩的不是企業併購

「但所得稅法與企業併購法中明明就規定,商譽、商標權等無形資產,確實可以依照不同年限攤提成本啊!」只見羅傑一個人喃喃自語起來。

「對,所得稅法與企業併購法中確實規定,上述無形資產可以攤提成本,但攤提的前提還是要有交易的經濟實質,而不只是空有交易的形式外觀。」我看著羅傑,繼續解釋著。

企業併購之所以產生「溢價」,是因為此等交易使得買方產生「1加1大於2」的預期「綜效」。而能夠產生綜效的併購行為,最起碼是買方本身已經擁有「具備產銷能力」的組織結構。只有當一間公司已經具備最基本的產銷能力時,才可能因組織重組或擴張帶來預期「綜效」,以及與之匹配的「溢價」。

如果徒有企業併購的表象,形式上雖然符合企業併購法的「收購」行為,但實質上只是股權結構的調整或重組,企業根本不可能因該併購提升經營效率或產生任何綜效。這樣的交易,就不是企業併購法所要鼓勵的併購行為,也不會形成各種「新」的無形資產或商譽,買方自然沒有攤銷無形資產或商譽成本的可能。

「但一個商品如果只有價值100元,不會有人笨到花120元去購買。買方會多花20元,就代表有多買到20元的無形價值!」羅傑激動地看著我。

的確,商譽做為一種無形資產,如果從無形資產在財務會計上的認定標準來看,商譽確實符合「非實體存在」、「非屬貨幣特性」與(可能)「具備未來經濟效益」三項特徵。但除此之外,商譽是否也具備無形資產另外兩項重要特徵,亦即「具有可辨認性」與「可被企業控制」,恐怕就有討論空間。

例如:許多知名企業的正商譽,很可能因為突如其來的負面事件,一夕之間轉為負商譽。又例如:優秀的經營團隊今年經營得好,明年卻未必順遂。商譽的漲跌幅度高度不穩定;但攤銷,卻是讓資產的取得成本,依其使用年限合理分攤。把商譽定性為一項無形資產,並且在稅上給予攤銷成本的可能,確實容易引起稅捐稽徵機關與法院的不安。

「只能說,立法者在現行法律中,把商譽攤銷的餅畫得太大,又欠缺配套措施,才會讓企業在併購後的失落感特別沉重!」我拍拍羅傑的肩膀。

羅傑臉上的線條似乎漸漸柔和起來。

我安慰著羅傑,「下次要規劃併購案時,記得和老闆先說清楚,商譽最後有可能無法攤銷!」

三秒鐘後,我們兩人竟不約而同地告訴對方:「所以,出手不要太大方!」

就這樣,正準備來關門的警衛大哥,看著兩個男人帶著開懷的笑聲,一起走出會場。

精準節稅

企業併購,原本是美事一樁。但每當併購案一路走到商譽攤銷時,卻經常是企業與財會主管痛苦的開始。不論是稅捐稽徵機關或法院,經常訴諸舉證責任分配的法理,認為「商譽價值為所得計算基礎之減項,應由納稅義務人負客觀舉證責任。納稅義務人應舉證證明其主張之收購成本真實、必要、合理,及依財務會計準則公報第25號第18段衡量可辨認淨資產之公平價值,或提出足以還原公平價值之鑑價報告或證據。」(🡺參照最高行政法院100年度12月份第1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決議),即實質上限縮企業就併購商譽攤提營業費用的可能。然而,此種做法是否違背企業併購法希望藉由稅捐優惠帶動併購動能的價值取向,恐有斟酌餘地。

為了讓徵納雙方的遊戲規則更加明確,立法院在111年修正企業併購法第41條,除了維持原有規定「公司進行併購而產生之商譽,得於15年內平均攤銷」之外,同時增訂第2項:「前項商譽之攤銷,納稅義務人應提示足資證明併購之合理商業目的、併購成本、取得可辨認淨資產公允價值及其他相關審查項目之文件資料,由主管稽徵機關認定之。但納稅義務人依會計處理規定不得認列商譽、無合理商業目的、藉企業併購法律形式之虛偽安排製造商譽或未提供相關證明文件者,不予認定。」

財政部也同步在111年3月30日發布台財稅字第11004029020號令,訂定「營利事業列報商譽之認定原則及證明文件」(含商譽核認檢核表及新增可辨認無形資產檢查表)。其中,第1點即規定:「公司具合理商業目的,依企業併購法或金融機構合併法與他公司合併,或收購他公司之業務,其併購成本超過所取得之可辨認資產及承擔之負債按公允價值衡量之淨額部分,得認列為商譽,依規定年限攤銷。但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不得認列商譽:(一)依國際財務報導準則第3號『企業合併』及企業會計準則公報第7號「企業合併及具控制之投資」之會計處理規定不得認列商譽。(二)無合理商業目的,藉企業併購法律形式之虛偽安排製造商譽,不當規避或減少納稅義務。(三)未提供併購成本之證明文件、所取得可辨認有形資產及無形資產之評價資料。」

期盼藉由更為明確的遊戲規則,讓徵納雙方過去在商譽攤提的不愉快經驗,就此煙消雲散。

參考資料

最高行政法院107年度判字第244號判決、最高行政法院107年3月份第1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決議。

文章來源:陳衍任著《精準節稅—中小企業應該避免的42種稅務風險》,商周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