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贊德謝菲雷(Xander Schauffele)歡呼收割

  • 工商時報 于模珉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世界排名第二的贊德謝菲雷在PGA錦標賽週日決賽歷經一番苦鬥之後,終於贏得他職業生涯的第一頂四大賽桂冠,同時也是美巡賽第八勝。他以驚人的62桿開啟這一週,成為四大賽史上第一位兩度打出18洞最低桿數的高爾夫選手,同時以負21桿寫下四大賽史上最低桿紀錄。以下是他在瓦哈拉高爾夫俱樂部(Valhalla Golf Club)所撰寫的部落格:

我堅信在你身旁要有正確的基礎、正確的人員和團隊。我相信,如果你付出努力,並且做你認為自己能辦到的事情,你就能享受你的勞動成果。我覺得我已經走在朝著這個方向的道路上有一段時間了。我真的必須保持耐心並保持自信,而我能夠做到這兩點。

贏得四大賽冠軍的感覺很棒。對我來說,那就是各式各樣的情緒,且毫無疑問這是一場非常令人滿意的勝利。我真的迫不及待地想與我的家人和團隊一起慶祝,他們是我所擁有的最具體的寶藏。他們很堅定,他們讓我保持一致。

在最後一記推桿進洞後,我湧上了一些情緒,我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贏球了。正如我整個星期一直在說的那樣,我只需要維持在自己的道路上。夥計,在最後一輪中要走在自己的道路上真的很難,但我一整天都努力地保持專注。

我最親近的人都知道我有多固執,但在過去幾年沒有贏球的情況下,我仍然非常有耐心。我之前說過,勝利只是一個結果。這場勝利真的太棒了,而且超級甜蜜。當我去深入分析時,我真的為自己某些時刻在球場上的處理方式感到自豪,這可能與過去不同。

走上第18洞果嶺時,我非常緊張。那記博蒂推桿我乍看之下路線是有點從左到右,我一直在判讀,一直在思索,結果開始看起來變成有點由右到左。我想,哦,天哪,這不是我想要的致勝推桿。幸運的是,這是上坡推,大約只有六呎,最後我決定直接瞄準洞口。它確實有點往左轉,但最終從左側掉進洞口。當球進洞時,我真的鬆了一口氣。我真的不記得它是怎麼進去的,我只聽到每個人都在歡呼。我鬆了口氣仰望天空,我不斷告訴自己,我需要贏得這一勝,我需要向自己證明這一點,這是屬於我的時刻。當我坐下來繳交計分卡時,我的情緒就像旋風一樣襲來。

對於過去所有那些和冠軍失之交臂的經驗,我永遠不會認為那是失敗的,我認為那只是一位非常努力但需要更多經驗的人。所有這些對我來說都是千鈞一髮的時刻,即使我上週在富國銀行錦標賽(Wells Fargo Championship)獲得亞軍,這種感覺也會在某個時候觸動你,這些經驗只會讓這場勝利變得更加甜蜜。我知道這是一場四大賽,但總的來說,只要獲勝,對我來說就已經是甜蜜的了。

這一勝是為了我的團隊。我的叔叔陳高亞(Gao Ya Chen,音譯)是我的經紀人,他從今年初就一直和我在一起。我哥哥尼可(Nico)為我做飯,雖然他不是專業廚師,但他能做出一些美味的食物,所以他一直願意幫助我。希望他能多陪我外出參賽,因為他才剛訂婚。我的妻子瑪雅(Maya)是我生命中的基石,她對我來說是永遠不變的。他們都讓我感覺很特別,我很高興能為我的團隊贏得這場勝利。

我的媽媽陳秉彝當時在聖地牙哥的家中,我的爸爸史特凡(Stefan)則在夏威夷,我在頒獎典禮前打電話給他。我不得不很快掛斷電話,因為他開始讓我哭泣。這真的讓我百感交集。在第三輪結束後接受採訪時,我的父親悄悄進入了我的腦海。我說,我不得不偷偷回到「承諾、執行、接受」的口頭禪,因為這是他從我九歲左右起就在我心中根深蒂固的東西。他一直是我的揮桿教練和我一生的導師,他的目標實際上是,就像任何好父親所希望的那樣,讓你的孩子走向成功的未來。

他整週都在傳一些正面的簡訊給我。週六晚上,他給我發了一條德語簡訊:「滴水穿石!」 我不得不問他翻譯是什麼。德國有一些著名的哲學家,我父親在成長過程中也是一位愛讀書的人,我確信他從中得到了很多,他肯定也把它們放進了我的腦子裡。現在我和揮桿教練克里斯柯莫(Chris Como)合作,因為我爸爸覺得他可以把手從方向盤上移開了。他非常信任克里斯,我也非常信任他。他讓我對自己的擊球能力充滿信心,並解鎖了一些能力。

我始終相信正面的自我對話。我會告訴自己,我會對自己說話,我就是一直這樣做。當你夠相信某件事時,它就會發生。我一整天都非常有耐心,抬頭看著領先榜。之前有幾次我試著把目光從領先榜移開,直到後九洞才去關注;但這次在最後一輪,我一開始就看著它。我想知道自己到底處於什麼位置,我想在整個過程中清楚表達自己的感受。

在第10洞吞下柏忌之後,能立刻在第11與12洞連續抓下小鳥真是太棒了。我持續奮戰且終於能把球推進洞口。那是屬於我的時刻,我能掌握一些好的鐵桿擊球。在那些時刻,你可以感覺到它。過去當我沒有這樣做時,它就不會在那裡。而在最後一輪,我可以感覺到它就在那裡。

我們所有人都在攀登這座巨大的山峰。在山頂上的是世界球王史考提薛夫勒(Scottie Scheffler)。這次我贏了,但我仍然沒有那麼接近史考提薛夫勒。我找到一支很好的鉤子來攀上山、攀上崖壁,而且我仍在攀登中。我可能會在山的那一邊喝杯啤酒,享受這一切。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留言討論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