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會計師的「獲利」跟你想的不一樣!傳統會計制度正在扼殺你的事業

《 獲利優先:大道至簡的現金管理系統》書摘精選

會計師對獲利的定義和創業家不同,他們講的是會計報表最底下那虛假的數字。圖/freepik
會計師對獲利的定義和創業家不同,他們講的是會計報表最底下那虛假的數字。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從創立之初,或創立後沒多久,公司大多會採用同一個方法來記錄收入與支出:銷貨收入-費用=獲利

如果你的做法和其他創業家一樣,就會先算銷貨收入(整體營收),扣除因為提供產品或服務產生的直接成本,再減掉其他營運企業衍生的成本,包括房租、水電、員工薪水、辦公室用品、其他行政支出、業務佣金、請客戶吃飯、公司看板、保險等等,接著繳稅,最後才算身為老闆的你還分得到多少錢(業主薪水、分紅等等)。

我們打開天窗說亮話:創業家幾乎沒拿過什麼像樣的薪水。當然你也可以試試看去跟政府求情,讓你不要繳稅、才有錢付自己薪水——這樣有用才怪!一切都算完以後,剩下的才是公司獲利;如果你的經驗跟大部分的創業家一樣,那麼「最後剩下的」這筆錢根本從來沒出現過。期待多餘的尾數,最後就只能撿到渣渣,或什麼都拿不到。

我們現在採用的這套傳統會計法在一九○○年代正式成形,細節定期調整,但核心系統不變:首先編列銷貨收入,再扣除直接成本(因為提供產品或服務而直接造成的成本),付薪水給員工,扣除間接費用,繳稅,支付老闆薪水(業主分紅),保留或分配盈餘(淨利)。不管你是請人作帳,還是把所有收據都塞在床底下的鞋盒裡,會計基本概念都一樣。

GAAP的邏輯完全沒問題,概念就是盡量衝銷量、砍費用,留下收支差額。但人類多半沒邏輯,看一集《新娘哥吉拉》(Bridezillas,注:節目名稱結合新娘〔Bride〕與怪獸哥吉拉〔Godzilla〕二詞,展現新娘在婚禮之前變得非常難伺候的樣貌)實境秀就知道了。換句話說,GAAP符合邏輯,但這並不代表它符合「人性」。GAAP不僅取代我們的自然行為,也讓我們相信愈大愈好,因此奮力衝業績,拚命賣,想這樣一路賣到成功,竭盡所能衝高營收數字,就為了要有東西可以留下來,好讓盈虧結算的時候還有淨利。結果我們一頭栽進瘋狂追逐的迴圈,死命追著那些偽裝成商機的閃亮物件(《南瓜計劃》的小粉絲們,這裡指的就是「小南瓜」啦!你懂)。

在這一串漫無章法、一味追求成長的路程上,費用在混亂中節節高升。一路上,我們邊走邊撒錢,反正所有費用都是必要支出吧?誰曉得?我們忙得要死,顧著拚業績、如期完成客戶交辦的事項,哪有空管費用的影響啊!

我們試圖減少開支,卻沒在看投資報酬率,也沒去想該怎麼把錢花在刀口上,才能用更少錢做更多事。我們沒辦法減少花費,業務愈多元,經營成本就愈高。大家都說想賺錢就要先花錢,但沒人告訴我們,這句話在現實生活中代表的意義其實是:花更多,賺更少。

我們的怪物愈長愈大,食慾開始失控。現在,我們得花錢養更多員工、買更多東西,還有數不清的雜項。怪物持續長大,愈長愈大,我們的問題還是一樣,只是變大了:更多空蕩蕩的銀行帳戶、信用卡帳單愈疊愈高、貸款愈積愈多,「必須支付」的費用與日俱增。很耳熟嗎,法蘭肯斯坦博士?

GAAP的核心問題在於不符合人性。不管賺多少錢,我們總是有辦法全部花光光、一毛都不剩,而且每一筆花費都很正當。過不了多久,無論銀行帳戶裡有多少錢,終究會歸零,我們還是得努力付清所有「必要」花費。直到這時,我們才發現自己已經落入生存陷阱。

第二個問題在於,GAAP教導我們優先考量銷售和費用。這一點也違反人性。所謂的「初始效應」(Primacy Effect,下一章會詳細說明),指的就是我們會優先關注先出現的訊息(銷貨收入與費用),忽略最後出現的項目(獲利)。沒錯,GAAP讓我們無視獲利。

有句格言說:「有辦法測量,才有辦法做好。」GAAP要我們先算銷售金額,於是我們發了瘋似狂衝銷售,把費用視為必要之惡,一切都是為了——更多的業績(你猜對了)。我們花光積蓄,深信不這麼做不行。用一些漂亮詞彙,「收益留存」啦、「再投資」啦,自我感覺良好一點。獲利?你的薪水?最後再說,撿剩下的。

GAAP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超級複雜,你得雇用會計師才能正確記帳,而且你如果追問會計GAAP的細節,他們通常也會被搞混。會計系統會改變,而且隨人解釋。我們可以利用GAAP美化報表:把幾個數字挪一下,改變認列項目,數字就大不相同了。這種事情問安隆(Enron,注:安隆曾是全世界最大的電力、天然氣以及電訊公司,二○○一爆出做假帳、掩蓋公司虧損,隨後倒閉)就對了,公司都要倒了,帳上還能認列獲利,實在有夠噁心。

在我們進一步之前,我想先確定在討論獲利的時候,我們想的是同一件事,因為會計師講的「獲利」可能跟我們的認知天差地遠。

講個故事讓你知道我在說什麼。我寫《衛生紙計劃》的幾年前,我坐在會計師的辦公室裡,看他用鉛筆在筆記本上寫了一些東西,又擦掉了一部分,再寫上新的筆記。接著,他回去看著自己的電腦,敲打幾個鍵,點陣式印表機就吐出了一份報表。

「嗯,跟我想得一樣。」凱斯說,他的臉上掛著約翰藍儂(John Lennon)式的圓框眼鏡。

「怎麼了?」我問。

「你今年獲利一萬五千美元。恭喜,還不賴。」

那一瞬間我為自己感到驕傲,有獲利太爽了,我忍不住想好好表揚一下自己。但不一會兒,我心頭一沉想到:現金去哪裡了?公司的保險箱裡一毛錢也沒有,我的口袋更是空空如也。

我想不到答案有點窘,只好接著問:「嘿,凱斯,獲利咧?」

他指著剛剛印出來的報表,拿出他那帥氣高級的HB鉛筆,在紙上畫了個圈。

「對,我知道報表上有獲利。但現金去哪了?我要把錢領出來慶祝一下,好好享受獲利。」

一陣尷尬的沉默。凱斯很努力不要讓我覺得自己太笨,他看著我說:「這是會計上的獲利。你已經把錢用掉了,帳上的獲利不代表你真的有現金,事實上,你的狀況就是錢已經沒了,帳上只是紀錄已經發生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公司有獲利,但銀行帳戶裡沒有真正的『獲利」可以領出來?」

「就是這樣。」凱斯用約翰藍儂的調調回我。

「馬的,什麼鬼。」

「可能明年吧!」凱斯說。

明年?為什麼要等到明年?為什麼不是從明天開始?我忍不住想。

會計師對獲利的定義和創業家不同,他們講的是會計報表最底下那虛假的數字;我們對獲利的定義則非常單純:銀行戶頭裡的現金。冰冷的、實體的現金,而且是我們的。

不論是一天的起點或終點,還是中間的任何一刻,只有現金是真的,是公司的生命線。你手邊有現金嗎?沒有就完了,有錢就可以活下來。

GAAP的設計目標從來不只是管理現金,而是幫助你了解企業所有環節的系統。財務三大報表分別是:損益表、現金流量表,以及資產負債表。你必須了解這三張表(或是和了解這些報表的會計師、記帳師合作),才能全面了解自己的公司。這三張報表功能強大,也是極好用的工具。但GAAP的本質(銷貨收入扣除費用等於獲利)錯得離譜,這個公式只會養出怪物,是科學怪人方程式。

要成功經營一家有獲利的公司,就要有超簡單的現金管理系統,最好幾秒內就看得懂,完全不需要會計師幫忙。我們需要為人類設計的系統,而不是為外星人打造的機制。

我們需要一套系統讓我們即時了解公司財務實況,我們一眼就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才能讓公司更健康,或維持健康狀態。這套系統要告訴我們,實際可以花多少錢、需要預留多少錢,而且我們不需要為了系統調整習慣,系統自然會配合我們的習慣運作。

這套系統就是獲利優先。

文章來源: 麥可.米卡洛維茲著《獲利優先:大道至簡的現金管理系統》,感電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