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被動投資真的可以不費心力賺錢嗎?運用槓鈴策略走出被動缺陷

《世界愈亂,你愈賺》書摘精選

投資人往往忽略、低估被動投資的限制與弱點;被動投資的宣傳者也往往低估了被動投資的難度。圖/freepik
投資人往往忽略、低估被動投資的限制與弱點;被動投資的宣傳者也往往低估了被動投資的難度。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雖然被動投資看似具備相當多優勢,且對投資人來說門檻甚低,但投資人往往忽略、低估被動投資的限制與弱點;被動投資的宣傳者也往往低估了被動投資的難度。

現在,讓我們逆勢思考一下。

首先讓我們談談:「被動投資」真的能被動完成嗎?都沒有需要主動判斷的成分?其實仔細思忖,不難發現所謂的被動投資,其中有大量需要投資人「主動」判斷與決定的部分。

怎麼說呢?

首先,投資人總要「選擇」一支指數型基金進行投資。前面提到,全世界有成千上萬支指數型基金,到底該選哪一支?這過程就是投資人必須主動的成分。

投資人要考量的是,該買哪個類別的指數型基金?要買債券、期貨、黃金、房地產的?是要選追蹤全股市大盤的?還是要選集中於某個主題領域的?此外,還有許多以經濟體為單位的指數型基金可供選擇。該選擇美國、日本、歐洲,還是某些新興國家?

有這麼多選擇,要怎麼選、怎麼分配金額?什麼時候買進、要買多少?這些都需要投資人思考清楚、主動規劃。

有的人可能會說:選定期定額就不用煩惱那麼多了。

其實,選擇定期定額,也是一種主動的安排、選擇。即使選擇定期定額,該選哪支指數型基金,以及投資頻率、要投多少資本?這些都是自己要思考的問題。

被動投資雖然看似被動,其實蘊含大量主動的成分,不會有人替你決定、替你規劃好,需要自己設定投資策略,而最終也由你承擔這種投資策略的成果。

落後於趨勢,收益被稀釋

此外,選擇投資指數型基金,往往意味著你就放棄了領先趨勢,爭取更高獲利的機會。

大多數的指數型基金,在資金分配權重上都是以股票的市值為參數,公司愈大,它的股票的權重也愈大,這意味著指數會傾向於追高股價。

說白一點就是:股價愈漲,指數愈買。

尤其當某一個股加入指數時,指數型基金依照設定會大舉買入,也就立刻炒高該個股股價,等同於投資人嚴重地溢價買入指數型基金中的某個成分股。

我們可以這樣說,指數型基金所持有的個股,都已經進入指數,其價值已反映在股價上,並不會是最有上漲潛力的公司。

舉例來說,當特斯拉於二○二○年底被加入S&P 500 指數之前的一年間,股價翻了至少四倍。

相較於進入指數前買入特斯拉股票,二○二○年底指數買入的價格明顯是貴得多,也就侵蝕了基金的收益。

指數加入新公司,或剔除既有的個股,都是以企業市值為基準。長期來看,這樣的規則相似於追高殺低的策略,並不符合基金投資者的最大利益。

而且,還有個迷思值得打破:如果我們以為購買多支指數型基金,就一定可以分散風險,那就錯了。

因為許多指數型基金含有重複的組成股票,例如不少指數型基金都有把蘋果、亞馬遜等科技巨頭的股票納入。此外,各市場、資產之間的相關性愈來愈高,以市場來說,美國的股市漲跌,常常能牽動全世界股市的表現。

散戶投資人有可能在無形之中,選擇了一大堆類型相似、互相高度連動的指數型基金,反而使投資風險更加集中而不自知。

歷史績效不代表未來績效

許多人都明白被動投資的獲利有其限制,但他們也認為:「我就穩穩地追S&P 500 指數就好了,像過去三十年,年報酬率十%,我就心滿意足了!」

未來三十年,S&P 500 指數每年仍能成長十%嗎?

不少投資人對於績效的預期是:「過去績效可代表未來績效」;當他們看見過去的績效表現好,就認定未來績效也會一樣好。

但這明明是錯誤的見解。如台灣所有基金廣告都會(以極快的語速)提醒大家:「以往之績效,不保證基金之最低投資收益。」但大部分人,無論聽多少次,都沒有真的領會。

過去三十年的榮景,其實不見得是理所當然、未來能繼續持續的常態。

一九九○到二○二○年間,剛好碰到冷戰結束、中國開放崛起、全球化大興、資訊科技發展神速等利多因素全部出現,全球經濟因此受惠。尤其美國,其經濟體主要由跨國公司構成,美元是國際通用貨幣,供應鏈得到諸多保護,更是全球化的最大贏家。

然而,隨著中美脫鉤,地緣政治緊張,以及全球供應鏈的大洗牌,過去三十年的美好榮景、被動投資曾經的亮眼表現,未來還會持續嗎?前提既已不復存在,樂觀就可能流於盲目。

愈多人被動投資,經濟將成為死水

除了被動投資是否可延續榮景是個問題,我們不妨也試想看看:如果全世界的投資者都只買指數基金,而不主動挑選與投資個股,會有什麼後果?

首先可以預測到的,就是指數型基金發行商會變成市場獨裁者,他們將成為所有個股的最大股東,在各家公司股東大會的議案投票中占決定性地位,呼風喚雨、說一不二。

對個股來說,只要擠進指數,就可以獲得源源不絕的資金。即使沒有創新、沒有良好表現,股價仍可以維持甚至增長,如此可能導致股價愈來愈偏離真正營運表現。

最後,所有具潛力,但沒有上市,或是沒有被納入指數的個股都將難以活命。

當所有錢都流往指數基金,不再有投資人具備能力以及眼光看出潛力股,全球金融市場、經濟活動將成為一灘死水。

只有指數型基金的未來,將不可持續,是我們任何人都不樂見的。

指數型基金是一項投資工具,可以讓我們獲得與大盤同等的收益報酬,也可以讓我們跟上最新的趨勢與話題。然而指數型基金並非完全被動,每一個投資者都還是需要做出安排與選擇。而且在方便的同時,指數型基金也讓投資人喪失了領先趨勢的機會。

凡事有一利,必有一弊。

指數型基金的被動投資策略該如何運用才能發揮最佳效益?讓我來推薦個好辦法。

投資絕佳平衡點:槓鈴策略

運用槓鈴策略走出被動缺陷

善用被動投資工具,創造更大的贏面,可以採取「槓鈴策略」。面對高不確定性的變局時,槓鈴策略是我慣用的策略,在穩定與獲利之間尋求最佳平衡。納西姆.塔雷伯(Nassim Taleb)所著《反脆弱》(Antifragile)一書也認同此法。

什麼是槓鈴策略?

舉個例就很容易明白。假設我們手中持有一百萬資金,面對三種投資標的:

● 低報酬、低風險的資產

● 中等報酬,又中等風險的資產

● 高報酬、高風險的資產

有些人可能會想:中等報酬,不偏不倚,應是最安全的配置。

槓鈴策略則主張:

投資應該要如同槓鈴,分成兩端:一端是少量高報酬、高風險的資產;另一端則是大量低報酬、低風險的資產。

這樣做,會顯著優於全部買入中等報酬,又中等風險的資產。

為什麼?

如果我將一百萬中的十萬拿來購買高風險證券,我可能大賺,也可能全賠。但不管市場如何變化,就算損失,也絕對不會超過十萬,剩下的九十萬也不會受影響。

若是高風險部分大賺,例如五倍、十倍,對我的投資報酬率將有極大的幫助。

反過來說,如果將手頭上一百萬資金,全部投注在中等風險的證券上,當大環境比預期更為嚴峻,這將意味著中等風險可能惡化成高風險,發生嚴重虧損。

智慧平衡,槓鈴策略的實踐之道

多年來,我都是槓鈴策略的實踐者。

管理日興時,確保本業再造有成果的同時,撥資本的一小部分投入未知數的對策,即是企業槓鈴組合。

年輕創業期,結合妻子做精算師的鐵飯碗,和我在創業的大起大落,更是槓鈴組合的呈現。

以低風險端來說,我要確保大部分的資產,尤其是近期內需要用到的資金,能夠安全度過任何經濟蕭條的極端情況。

我建議投資槓鈴的「低風險端」可以這樣配置:● 五年內需用到的資金,全部買低風險的債券。

● 五年內無需動用的資金,其中八成分散投資於全球資產類指數,確保五年內賠錢的機率低於十%,且持有愈久,風險愈低。

另外,我也明白需要高風險端才能讓我賺取更大的財富。低風險端組合可以財富保值,而高風險端則是幫助我們創造財富。

高風險的部分究竟要怎麼投資?該投資多少?要投資什麼?

我的經驗法則是,預測高風險投資的最壞結果,並確保高風險部位的配置額度,不會超過低風險部位三年回報的總和。

舉例來說,當年我在高風險部位規劃了投資特斯拉股票,而我對於投資特斯拉股票的最壞結果預計是一○○%損失。所以我訂定了總資產的十%,作為投資特斯拉股票的上限。原因是,我基本上能確保低風險部位的收益,能在三年間補足高風險部位的全部虧損。

以整體高風險部位的占比來說,我將大約二十%五年內無需動用的財產配置在高風險部位,這是根據我本身的年齡和風險承擔能力所做出的規劃。

這種採取高風險端集中風險的投資策略,我又稱之為「大贏全壘打」策略。因為這樣的投資,不必密集出手;然而一出手,目標就是數倍、數十倍以上收益率,可以達到財富的快速增長。

許多人會以為:高風險投資,不就是賭博嗎?其實這麼想是錯的。

槓鈴策略容許高風險投資,但前提是要針對高風險投資做功課、下功夫,才有機會揮出大贏全壘打。絕對不代表可以盲目跟風、看媒體報導、聽專家「報明牌」追熱潮。

進行高風險投資,有心法可以依循。相信你也發現了,「高風險投資的心法」正也是本書的主要課題。

文章來源:裕閔著《世界愈亂,你愈賺:在變局中成為大贏家的投資八法》,商周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