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重新找回興趣 走向專屬於自己的獨角獸空間

《找出自己的獨角獸空間:世界再忙,你也有權擁有創意滿點的人生》書摘精選

積極大膽地追求創造性的自我表達,給予自己的人生開一張許可假單。圖/freepik
積極大膽地追求創造性的自我表達,給予自己的人生開一張許可假單。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將創造力重新定義為獨角獸空間,積極放膽追尋任何形式的自我表達,需要以價值觀為依歸的好奇心,並以有意義的方式與全世界分享此追尋,不管是藝術創作、拓展專業領域知識,或是發展新技能。你的獨角獸空間讓你成為無與倫比、生氣蓬勃的你。但就像啟發本書書名的虛構神話動物一樣,除非你允許自己重新找回、探索並悉心培養,否則它們便無法存在。

隨堂測驗

下列哪些活動符合獨角獸空間的條件?

1.   和朋友輕鬆吃一頓長長的午餐。

2.   放一缸加了香氛的洗澡水,好好泡個澡、放鬆感官。

3.   約會之夜:和伴侶晚餐、小酌、跳舞。

4.   整整一小時不受打擾的時光,心滿意足的在廚房擀開自製麵糰、小火慢燉你的拿手醬料,等會就能自豪地端出去,和親朋好友一起享用晚餐。

答案

1.   這個選項符合公平遊戲中「成熟友誼」(Adultfriendships) 的定義,對幸福來說是重要且必備的元素,但自成一類。

2.   這個選項符合公平遊戲中「自我照顧」(Self-care)的定義,是維持大腦和身體功能的必要項目。(不要和「商品化健康」搞混了,也就是試圖賣給你不需要的商品)。真正的自我照顧有其重要性,但不算是獨角獸空間,除非可以連結到更遠大、可與全世界分享的目標。

3.  這個選項符合公平遊戲中「伴侶關係」(Partnerships)的定義。固定花時間經營關係,不僅能使關係走得更長遠,還能提升關係滿意度,但你仍需追求身為伴侶角色以外的目標,才能獲得終極的自我實現。

4. 答對了!這個選項具備積極追尋自我表達的所有元素,也涵蓋了以價值觀為依歸的好奇心和有意義的分享。

因為我熱愛寫作,所以寫作《公平遊戲》一書就是我的獨角獸空間。能夠將自己在數十本手記中用潦草字跡寫下的各種念頭和零碎想法,轉換成出版用的完整原稿,對我來說就是夢想成真,而且每次和其他對伴侶聊起這個主題,我都會感到人生像吹起五級的熱情風暴一般。但我愈來愈忙碌,《公平遊戲》也成了一份全職工作(後來甚至超越了正職),我發現把這些工作稱之為獨角獸空間,似乎已不再精確。雖然我很喜愛自己在專業領域的新角色,但也開始失去自我時間。和潔西卡表妹一起重燃年少時期的舞蹈夢想,真能帶我往比較有趣的方向前進嗎?這種創意表達的火花是否能夠讓我振作起來、度過日常生活中避無可避的風暴呢?這個延伸出來的獨角獸空間是否能鼓勵其他人去重拾或探索自己的獨角獸空間呢?我好像快要想通某個很重要的概念了,直覺告訴我,答案已近在咫尺了。

然後新冠疫情大爆發,我和所有其他人精心規畫的一切制度、計畫與夢想,全都被攪亂了。

當新冠肺炎如野火燎原般擴散開來,導致二千多萬人離開辦公室、居家辦公,有件事馬上就浮上了檯面:娛樂自己的時間永遠排在掃除家務的後面,包括洗衣、洗碗,現在還加上消毒,而這些工作全都落到了女人頭上。

停下腳步: 世界都陷入火海了, 為什麼還是應該好好重視自己?

沒什麼好意外的,《公平遊戲》就是在振臂疾呼此事,女性一直在把所有事撿起來做,一肩挑起沉重的育兒和家務重擔數十年。儘管事實上在疫情爆發前,有薪勞動力市場上的女性人數高於男性,但她們在家所做的無償家務仍是男性伴侶的兩倍。而在疫情高峰期,美國女性的無償勞力(育兒和家務)更是增加了一五三%;根據「PipelineEquity」執行長卡蒂卡.羅伊(KaticaRoy)的一項研究發現,此狀況導致二〇二〇年約有三百萬名女性離開有薪勞動力市場。根據「美國婦女法律中心」(NationalWomen'sLawCenter)的資料顯示,單以二〇二〇年十二月來看,所有失業人數都是來自於女性,而且主要是有色人種女性。針對仍在工作的女性,根據伽瑪.札瑪羅(GemaZamarro)博士和瑪麗亞.帕多斯(MaríaPrados)博士的研究顯示,四二%的職場媽媽必須降低工時以照顧孩子,相比之下職場爸爸的比例約為三十%;經換算,大約等於媽媽每周多花十小時在育兒上面。

如果你以為在全球疫情期間,不得不待在家的男人,會放棄過去老是掛在嘴邊的藉口:「我不在家幫不上忙」,那你可能太過樂天了。想的美,男人一下就找出了替代理由,像是:「我也很想幫忙顧小孩、洗碗、煮晚餐、在eBay上下單清潔用品,但我在廚房餐桌上遠端『工作』(與此同時,小孩在家中亂竄、妳忙著為家人煮晚餐,還要順便消毒所有桌面和門把)。」潔西卡.瓦蘭提

(JessicaValenti)在「Medium」平台上發表了一篇名為「我是那個性別混蛋嗎?」(AmItheAsshole?)的文章,她解釋了這種動力關係:「此現象呈現出的部分問題是⋯⋯特權下的無知;有些男性成長於有性別歧視的世界,以致於他們真心相信所謂的自然性別秩序,而他們不過剛好是得利者而已。」

「性別秩序」讓男性更有理由不參與家庭生活,這種說法令我十分火大,因為全美有四四%有兒女的家庭是由全職雙薪已婚配偶組成,而目前為止我還沒聽過女人拿這件事當藉口。單親媽媽(其中許多人是必要服務工作者)沒辦法使用這個藉口,而處於順性異性戀伴侶關係中的職場媽媽,更是想辦法生出九頭六臂,試圖完成工作職責、安排好一切家事以及監督小孩的遠端學習進

度,同時間還要跟她的男性配偶一樣在餐桌上遠端工作。或是像某位女性和我說的話:「我先生在書桌上工作,而我則是在浴缸裡工作,同時還有個小孩坐在我腿上。」

我朋友安(Anne)某晚和我Facetime視訊,一邊喝紅酒一邊跟我抱怨:「我要不是在Zoom上火力全開地處理工作(或是至少表現得像我有在嘗試),螢幕之外就是在處理和孩子有關的所有大小事:包括下單買日常用品、監督小孩每周的藝術作品;還要安排線上Hangouts聚會,以防小孩出現社交退化問題;然後還要規畫體能活動,他們才不會一直癱在沙發上;每天都要跟老師保持聯繫,才不會變成那個不知道回家功課交期的家長。」

「傑夫在幹麻?」我故意問她。

她閃爍其詞的答道:「他喔?他也在家裡工作啊,只是所有『額外』的事都是我在做,因為我的工作比較彈性。」

「真的嗎?」我故意反問。安是某間全美知名投資公司的正職金融顧問,基本上我們是不會用輕鬆容易這種字眼去形容該職位啦。而且鑑於當前的全球金融危機,我知道她的專業貢獻更是備受需要。我再補了一句:「還是妳比較有彈性?」

我們都知道答案,不是只有安比較「有彈性」,而是世界各地的女性都在用更快的速度處理更多的事情。一位名叫梅格(Meg)的女性在「Motherly」平台上寫到:「我已經是幸運兒了,有位伴侶、全家靠單薪收入就能生活,讓我們在這個不穩定的時代得以安穩地生活著。但我其實也很痛苦。大家誤以為現代的家庭主婦就像夢想成真一般,當其他媽媽都在想辦法拼命兼顧孩子與事業

兩份全職工作,我們卻在和孩子嬉笑玩鬧、滿臉彩繪顏料⋯⋯探索大自然、享受有品質的家庭時光。我們有什麼理由喊苦?然而,全家的健康、安全與快樂,是用我的人生目標、夢想以及很大一部分的自我認同與自我價值交換而來的,只因為我選擇了當全職媽媽。」伊莉莎白.鄧(ElizabethTeng)是一名天文學博士生,她在推特上總結了自身經驗:「我有用正常產能在工作嗎?沒有。

但我有優先處理最重要的任務嗎?也沒有。但我有至少好好照顧自己的身心健康嗎?還是沒有。」

文章來源:伊芙.羅德斯基著《找出自己的獨角獸空間:世界再忙,你也有權擁有創意滿點的人生》,大塊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