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泡茶機器人無法取代茶道藝術 未來領導的關鍵是這個

《一流管理者的圓心領導學》書摘精選

經濟體不斷改變,但不會消失。人們會重新設想經濟,今天消失的職缺,明天永遠有新的工作取而代之。圖/freepik
經濟體不斷改變,但不會消失。人們會重新設想經濟,今天消失的職缺,明天永遠有新的工作取而代之。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零經濟的目的

經濟體為了什麼原因而存在?經濟體是配置資源的方式,包括資本、想法、時間、貨物、服務、規則、能量和物質,這些東西要匯聚起來,通力合作以造福人民。資本主義國家定義的「人民幸福」,和獨裁國家大不相同,但,不管是哪一種,經濟體都是資源配置的機制,是一種由各種需要導引的分類機制,希望能創造出更高的效率。

感謝現代科技,讓我們能更輕鬆地用更少資源做出更多東西,但,人們的工作時間卻節節提高,這也是因為在恐懼帶動之下不得不然的結果嗎?比方說,人們是不是認為如果我沒有在工作,那自己就會落後了。還是說,人們渴望創造出自己的認同感,而在職場環境下會比居家生活更能完整塑造出認同感,所以導致了我們看到的局面?是不是因為我們想要的東西從來沒有得到滿足?我們無窮無盡追尋更多、更大、更好,讓我們和經濟體之間變成一種卑躬屈膝的關係?還是說,這只是我們忘記了或是從未體會到經濟體本來就不應該占據我們所有時間?如果說這是一套用來配置時間、資本、貨物、服務、人力資源、智慧資本等等資源的系統,也許我們實際上做的是把人力資本配給經濟體,而這也正是領導問題中的其中一環。

工作的重點,是要讓我們有時間、有空間去做拿不到錢但會為我們帶來歡愉、快樂、樂趣、笑容、娛樂的事,這些領不到錢的事甚至能讓我們養成紀律與技能。當我們的人生能享有樂趣和休息,而不光只有工作和效率,兩者間能達成更佳的平衡時,我們在工作上也確實能發揮到最好。與其把寶貴的空閒時間拿去打造個人品牌與營造曝光率,拿去玩耍說不定還更有效率。玩樂時我們可以培養出有創意的想像力,並以出乎意料的新方式和這個世界互動,這不是浪費時間,反而是以更強的力道刺激思考過程。溫斯頓.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寫過一本小書《用繪畫消磨時間》(Painting as a Pastime),他在書中就說到大腦需要休息也需要刺激。

如果你在工作上就要閱讀,比方說內閣首相,那麼,休閒時閱讀不會帶來好處。以邱吉爾為例,他是把繪畫當成消遣,也養成了砌磚的嗜好,這讓他的心思在休息時強化了他的觀察技能。考量到他的時間很緊,這對他來說是很有效率的作法。這個例子應能讓我們去問一問和效率有關的問題。

我們可能把效率定義的太狹隘了。效率很有用,但高效率不一定比較好。我們可以創造出會泡茶的機器人,但日本的茶道是一種藝術,透過世代傳承下來,代表了儀式、純粹、和諧與對食材和時間的敬重。同樣的,烹飪本身自有樂趣。速食比較快也比較有效率,但烹飪給我們更多機會去收集與分享故事,以及一同回憶。就是在這樣刻意慢下來的時間裡,我們的腦袋騰出空間把事情想得更清楚,甩掉恐懼,好好思考我們在選擇要得到什麼樣的領導時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德裔美國詩人查理.布考斯基(Charles Bukowski)寫了一首詩叫「謝絕領導者」(No Leaders Please),便講到了為何領導者該停下來別做了。

換言之,身為領導者要有彈性,還要有想像力,透過去做通常不會賺到金錢獎勵、但會在想像力上獲得獎勵的活動,例如運動、藝術、寫作、舞蹈、音樂、說故事甚至砌磚,最能學到這兩種技能。領導者透過這種方法,愈來愈善於站在消失點。他們開始畫畫,找出消失點到底是什麼。你可以從畫中看到消失點,但唯有當你自己開始拿起筆時,才能感受到這到底是什麼。

對未來更有信心、更不恐懼

經濟體不斷改變,但不會消失。人們會重新設想經濟,想出新東西。今天消失的職缺,明天永遠有新的工作取而代之。人們對於自動化和機器化害怕的不得了,這樣的恐懼心理基礎在於稀少性的概念。當我們提醒自己帶動經濟的因素其實是普遍性,或許就能看到明擺在眼前的事實。目前這個世界的自動化與機器化來到有史以來的最高水準,但就業率也創下新高。自一八○四年首次引進機器人工具,推出雅卡爾織布機(Jacquard weaving loom)後被反對使用新機器工作的盧德份子(Luddite)砸毀,自此之後,這兩者向來便是攜手並進。

新冠肺炎疫情讓態勢加速,我們已經看到了效果:疫情讓本來已經就在那兒的趨勢發展速度更快。比方說,活動轉往線上以及善用視訊會議,降低了成本也減少了碳足跡。比方說,疫情帶動了靈活度與機動性。封城和之後的解封,說明了企業需要更靈活。長期方案在快速停擺之後,也以同樣速度加速,設定執行的優先順序。當然,這不只衝擊零工經濟(gig economy),對各行各業也影響深遠。疫情造成的長期效應需要很久才能消除,因為人們之前才享受著持續的經濟擴張,這場疫情對信心造成的衝擊來的這麼突然,而且時間又拖得很長。房地產業(包括商用與自用)、娛樂與運動、旅遊業(尤其是商務差旅和奢華旅遊)以及活動展覽業的體會最深。公家機關的工作穩定性高,變成更有吸引力的賣點。某些民間部門表現也不錯,特別是涉及食物配送、科技、醫療保健、生物科技與保全的產業。

想像力

零經濟需要想像力。想像不困難,但想像是讓領導者能從被看見轉型成看不見的根本神奇魔法。消失點不只是畫面上的一個點而已;也就是在這個點上,領導的動作會消失,等到某個時候真正需要領導之後又會再出現。

隱形領導者的概念,可能會讓某些人不安。有哪種架構可以在沒人負責的條件下運作?

巴克敏斯特.富勒花了很多時間研究這個問題,得出的結論是,其中一種最強大的架構就是幾何圓頂型(geodesic dome)。這是一種圓形架構,是建築界的圓形,是一種零。

一九四八年時他和學生花了三個星期打造出的原始圓頂架構,至今仍穩穩矗立在佛蒙特的本寧頓學院(Bennington College)。為什麼這種架構如此堅固?考量到重量之後這更是明顯。是因為這種架構「全面三角化」(omnitriangulated),圓形頂可以支撐自己。對於正在用零經濟學打造未來的新一代創業領導者來說,這倒是個還不錯的比喻。

有些能見度很高、負責配置資本的人很可能並沒有做到最好,或者也沒有提出未來配置資本與資源的最好方法。零經濟學取向則是要我們去思考誰能用最高的效率運用資本,要我們評估除了資本之外的其他價值投入要素。自立自強的重點不在於誰有最多錢,而在於替知道如何召集與凝聚其他人的人提供力量。為創業領導者帶來信心的力量,如今比帶來資本的力量更有價值,而且對社會更有益處。人們或許很難相信,我們真的可以用新方法打造出可靠且耐久的經濟架構。

求平衡是關鍵。零經濟取向要求我們達成更平衡的狀態。沒有人會想要一個無法讓蘋果、優步、超越肉品甚至帷幄這些公司立足的世界,但我們也想要一個能讓更多企業有機會壯大的世界。

出色的企業總是會因為自我主義作祟的領導者而受傷。我們不需要減少成功的大企業,我們要的是減少會為了自吹自擂而損毀價值的領導者。故事好不好,通常要看我們願不願意暫時放下自己的不信任。這需要愛。好故事裡的愛,會開啟大門讓我們看到真實超級英雄的故事;這些人沒有優勢也得不到什麼好處,但他們還是能無中生有。這表示,我們需要更多能做到更平衡的領導者。

文章來源: 克里斯.路易斯、皮帕.馬爾姆格倫著《一流管理者的圓心領導學:從領導特質的平衡點出發,迅速解決問題、建立靈活策略、極大化團隊戰力》,商周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