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時勢造英雄 李嘉誠在香港地產危機的豪賭

《唯誠 - 李嘉誠全傳》書摘精選

李嘉誠的精明之處在於他能夠洞察時局,順應潮流而為。圖/中新社
李嘉誠的精明之處在於他能夠洞察時局,順應潮流而為。圖/中新社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風險與機會並存,地產與股市總是吸引人們投機炒作。在多數人頭腦不清時,李嘉誠能夠冷靜地預見危機;而在人們普遍悲觀失望時,他又能滿懷信心地看準走勢,或逆市吸納或順勢融資,每次都表現出過人的膽識。

香港地產危機中的豪賭

歷史的演進,企業的興衰,以及人際關係的變化,皆與潮流和時勢格局有關。李嘉誠的精明之處在於他能夠洞察時局,順應潮流而為。他由塑膠花大王轉做「地產大王」,正是時勢與危機所造就。

一九六一年六月,潮籍銀行家廖寶珊的廖創興銀行發生擠兌風潮。廖寶珊是「西環地產之王」,他在西環大量購買地盤興建樓宇,並在中環德輔道西興建廖創興銀行大廈。他發展地產的資金幾乎全部是存戶存款,將其掏空殆盡,進而引發存戶擠兌。這次擠兌風潮,令廖寶珊因腦溢血猝亡。

在香港這樣一個容易一夜暴富或破產的資本經濟環境中,「廖創興銀行擠兌事件」並未引起地產和銀行界人士的足夠重視。廖氏是潮商中的成功人士,李嘉誠一直對他敬佩有加。從廖寶珊身上,李嘉誠進一步意識到地產與銀行業的風險,並把這件事作為分析經濟形勢的重要參考。

一九六二年,香港政府修改建築條例並公布於一九六六年開始實施。地皮擁有者為避免新條例實施後吃虧,都趕在一九六六年之前建房。這股建房熱潮是在銀行的積極資助下掀起的,銀行不僅提供抵押,自己也直接投資房地產。

炒風空前熾熱,職業炒家應運而生。只要有利可圖,人人都想放手一搏,根本看不清樓價日漲夜升其實是畸形旺市。許多人企圖以小博大,只要能付得起首期地價樓價,就大炒特炒,想趁高脫手。大客炒地,小客炒房(花)。大客大都是地產商,甚至還有銀行家;小客多是炒金炒股的黃牛黨。

在這股空前的炒風中,一向穩重的李嘉誠比一般人的頭腦要清醒一些。買空賣空是做生意的大忌,投機地產如同投機股市,「一夜暴富」的神話背後往往就是「傾家蕩產」。

李嘉誠以長期投資者的面目出現在地產界,同時他又是長期投資者中的保守派。他一如既往地在港島新界的工業區尋購地皮,營建廠房,並盡可能不依賴銀行貸款,有的工業大廈靠自籌自有資金建造。長江實業集團下屬的塑膠部經營狀況良好,盈利可觀。而地產部也由最初的純投資轉為投資效益期,隨著幾座新廠房的不斷竣工出租,租金源源不斷。這時,李嘉誠繼續冷靜地關注香港地產業界的形勢變化。

一九六五年一月,香港小銀行—明德銀號「參與房地產投機,使其沒有流動資金,喪失償債能力」,發生擠兌、宣告破產,進而成了一次重大危機的導火線,擠兌風潮由此爆發,迅速蔓延到一系列銀行,廣東信託商業銀行轟然倒閉,實力雄厚的恒生銀行也陷入危機之中,出賣股權給滙豐銀行而免遭破產。

隨後,港府採取一系列緊急措施,終於遏制住擠兌浪潮,但銀行危機卻持續了一年有餘,不少銀行雖未倒閉,卻只能「苟延殘喘」。在銀行危機的劇烈振盪下,房地產業一落千丈,出現強烈地震。地價樓價暴跌,脫身遲緩的炒家全部斷臂折翼,血本無歸。靠銀行輸血支撐的地產商、建築商也紛紛宣告破產。

在這次危機中,李嘉誠的損失與同行相比微乎其微,僅部分廠房因租期已到,續租時降低租金,並未動搖根基。對於上述發生的一切,李嘉誠絲毫不感到驚訝,這是他預料之中的事情。

一九六六年年底,低迷的香港房地產開始出現一絲曙光,地價樓價開始回升。銀行經過一年多的「休養生息」,漸漸恢復元氣,有能力重新資助地產業了。地產商們躍躍欲試,準備大幹一場。

就在這時,內地的「文化大革命」開始波及香港。「中共即將武力收復香港」的謠言四起,香港人心惶惶,掀起「二戰」後的第一次大移民潮。移民以有錢人居多,他們紛紛低價拋售房產,香港較好地段如司徒拔道的一幢獨立花園洋房僅售六○萬港元。新落成的樓宇無人問津,整個房地產市場賣多買少,有價無市。地產、建築商們焦頭爛額,一籌莫展。

擁有數個地盤、物業的李嘉誠也憂心忡忡,每天聽廣播、看報紙,密切關注事態發展。作為資產持有者,最關注的莫過於「中共會不會以武力收復香港」。李嘉誠反覆在想:「中共若想以武力收復香港,早在一九四九年就可趁解放廣州之機一舉收復,何必等到現在? 香港是內地對外貿易的重要通道,保持香港現狀,實際上對中共大有好處。中共並不希望香港局勢動亂。」

經過深思熟慮,李嘉誠毅然採取商戰策略中的驚人之舉:人棄我取,趁低吸納。他購入地皮、舊房,積蓄力量,等待發展時機。從一九六八年到二十世紀七○年代初,李嘉誠先後在三十三個建築工地上大興土木,建造廠房和商業住宅,建築總面積達三十五萬平方英尺,這幾年的租金收入平均為三九○萬港元。

李嘉誠的取捨是有技巧性的,什麼時間進,什麼時間出,都必須把握市場脈搏,並與政治時局相結合。

這次戰後最大的香港地產危機,直到一九六九年才宣告結束。事實又一次證明了李嘉誠判斷正確。他逆勢而行,堅信亂極則治、否極泰來。當時,不少朋友都為李嘉誠的「冒險行動」捏一把汗,有些地產商也等著看他的笑話。然而,正是這樣特殊的形勢和環境,練就了李嘉誠超人的膽識和本領。

到一九七○年,香港百業復興,地產市道轉旺,有人還在說李嘉誠是賭場豪客孤注一擲,僥倖取勝。

其實,這些人只看到他「賭博」的一面,而沒有深入認識他智慧的一面。

讓長江實業「騎牛」上市

從二十世紀七○年代起,香港經濟由工業化階段轉入多元化經濟階段,地產行業再次成為投資熱門,李嘉誠也看好房地產市場的發展前景。一九七一年六月,他成立了長江地產有限公司,開始大興土木,發展房地產。這一年,香港不僅樓市大復蘇,股市也一派興旺。很多人勸他先不要大規模興建樓宇,步子可以小一點,這樣即使市場發生什麼變化,也不會造成太大的損失。但李嘉誠認為,一個行業剛剛興起的時候就是最賺錢的時候,不能錯過這個機會。事實證明,他的判斷是正確的。他建造的樓宇還沒完工,就有租戶要求簽訂租房合同,並自願先付定金。拿到定金後,李嘉誠又把錢投到興建樓宇上。在這樣的良性循環下,他的資產有了很大增長。

對於企業來說,要想發展得更快一些,就需要更多的資金。為了籌集發展資金,李嘉誠拜訪許多親朋好友,但籌到的錢仍然是杯水車薪。實際上,募集資金最快捷、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讓公司上市,透過股市籌集社會上的大量閒散資金。

一九七二年七月三十一日,李嘉誠抓住時機,將「長江地產有限公司」改為「長江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實」),積極籌備「騎牛」上市。

二十年的經營奮鬥,讓李嘉誠已累積相當資金,並對「資金是企業的血液,任何企業的生存發展要過的第一關便是資金」的道理,有著切膚之痛的深刻認識。評價一個企業家的能力,不僅要看他擁有多少財富,還要看他能調動多少財富作為資本。而公司上市無疑是迅速擴充資本的最有效途徑。

香港股市對眾多欲上市的華資企業可望而不可即,基本上由香港會長期壟斷證券交易,該會對上市公司的上市條件之苛刻,使不少條件具備的華資大企業長期被拒之門外。

一九六九年十二月十七日,以李福兆為首的華人財經人士組成的遠東交易所(遠東會)開始營業,打破香港會的壟斷地位。遠東會放寬公司的上市條件,交易允許使用廣東話,開闢香港證券業的新紀元。亟待籌資的企業紛紛觸發上市的需求。

一九七○年,遠東會的成交額高達二十九億港元,占當時香港股市總成交額的百分之四十九。

其後,金錢證券交易所(金銀會)、九龍證券交易所(九龍會)相繼成立,加上原有的香港會、遠東會,形成了香港股市「四會」並存的格局。

如此一來,公司上市變得容易多了,為上市公司集資提供更多的機會,大大刺激投資者對股票的興趣。

股市成交活躍,一九七一年年底收市恒生指數攀升到三四一點。低迷多年的香港股市一派興旺。

李嘉誠正是在這個大背景下籌畫讓長實上市。他委託財務顧問擬定上市申請書,準備公司章程、招股章程、公司實績、各項帳目等附件。

一九七二年十月,長實向香港會、遠東會、金銀會申請股票上市。十一月一日獲准掛牌,法定股本為二億港元,實收資本為八四○○萬港元,分為四二○○萬股,面額每股二元,升水一元,以每股三元的價格公開發售。由寶源財務公司和獲多利財務公司分別在香港、遠東、金銀等三家交易所,以包銷的方式向大眾發售。

認購者十分踴躍,長實上市後不到二十四小時,股票就升值一倍多。由於「僧多粥少」,認購額竟超過發行額的六十五點四倍,包銷商不得不採取抽籤的辦法來解決認購問題,這在香港股市上極為罕見。

股票升值一倍多,意味著公司市值增幅一倍多。消息傳來,長實員工欣喜若狂,買來香檳大大慶賀了一番。這個時候,身為長實董事局主席的李嘉誠,仍保持著一個「船長」的冷靜,並未顯露出特別的欣喜。

李嘉誠意識到,股票升水如此神速,縮水也會是瞬間之事。證券市場變幻莫測,風險遠遠大於其他市場。股票升值並不表明投資者獨鐘長實,而是牛市所致,其他上市股票均有升值,有的比長實股升值得更驚人。若要讓投資者真正信任並寵愛長實股,最終得看長實的未來業績以及股東所得實惠。

因此,李嘉誠從成立長實起,就下決心要攀登「香港地王」的高峰,把香港老牌英資、素有地王之稱的「置地」公司作想要超越的目標。李嘉誠深信,一個人追求的目標越高,他的財力就發展得越快。

當年香港有句俗諺說:「撼山易,撼置地難! 」但李嘉誠有自己銳意進取的原則和方針:「從穩定中求發展,在發展中求穩健。」他決不靠投機取巧,也決不靠巧取豪奪,他靠的是誠實、真材實料和信譽,還要靠資訊、靠機會,更主要的是靠意志、信心和毅力。

李嘉誠是一個不達目的決不甘休的人,既然樹立了趕超置地的目標,以其作為競爭對手,就必須要有相應的措施。置地是一家上市公司,長實也非得躋身股市不可。除此之外,長實要想拓展別無他法。

不僅如此,李嘉誠還積極爭取海外的第二上市地位。

當時香港最著名的證券公司,是馮景禧創辦的新鴻基證券投資公司(以下簡稱「新鴻基」)。

一九七三年年初,由新鴻基牽線搭橋,以英國證券公司為財務顧問和包銷商,長實在倫敦股市掛牌上市。

當時香港在英國殖民統治下,香港註冊的公司在倫敦上市並不稀奇。令人矚目的是,長實首開香港股票在加拿大掛牌買賣之先河。一九七四年五月,李嘉誠與加拿大帝國商業銀行合作,成立怡東財務公司,自任董事兼總經理付現金二五○○萬港元,占百分之五十的股權。一九七四年六月,在加拿大帝國商業銀行的促成下,加拿大政府批准長江實業集團的上市申請,長實股票在溫哥華證券交易所發售。

長實能順利地與加拿大銀行界建立夥伴關係,得益於李嘉誠從事塑膠花產銷時與北美貿易公司建立的信譽和友情。加拿大帝國商業銀行正是這家公司的往來銀行。

李嘉誠全方位地在香港和海外股市集資,為長實的業務拓展提供雄厚的資金基礎。此後,他穩紮穩打,步步為營,一步步地實現其地產板塊的宏偉藍圖。

股市地產雙豐收

從長實上市那天起,股市便成李嘉誠重要活動領域,他日後許多震驚香港的大事都是借助股市進行。

長實上市時,擁有收租物業約三十五萬平方英尺,年租純利平均為三九○萬港元;發展物業七項正興建或擬建,獨資擁有的建築工地三個,合資共有的建築工地四個。上市時將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公開發售,集得資金三一五○萬港元。與其他地產商合資發展的樓宇,均做出售;獨資興建的樓宇,做收租物業。

一九七三年,長實發行新股一一○萬股,籌得一五九○萬港元,同時收購泰偉有限公司,該公司的主要資產是位於官塘的商業大廈—中匯大廈,每年為長實贏得一二○萬至一三○萬港元的租金收入(地產復蘇後,年租金迅速遞增到五○○萬港元以上)。

上市之時,李嘉誠預計第一個財政年度盈利一二五○萬港元。結果,長實的年純利為四三七○萬港元,是預計盈利額的三倍多。

一九七三年三月,長實宣布首期中期派息,為每股一角六分,每五股送紅股一股。公司與股東皆大歡喜,為長實股票帶來了超強人氣。

長實上市後的表現強勢,使其成為「地產界升起的一顆光芒四射的新星! 」傳媒及業界把一九七二年上市的幾家華資地產公司稱為「華資地產五虎將」,李嘉誠的長實就是其中一虎,另外四虎是:郭得勝主舵的新鴻基地產、胡忠與胡應湘爵士共同創辦的合和實業、陳曾熙於一九六○年成立的恒隆地產、鄭裕彤主掌的新世界發展有限公司(簡稱「新世界」)。長實作為一顆「新星」,綜合實力在五虎將中還不夠突出。

若論入行資歷,長實不如新世界和恒隆,新世界的鄭裕彤、恒隆的陳曾熙都是早期涉足地產的。

論專業資格,李嘉誠比不上恒隆的陳曾熙及合和實業的胡應湘,他們一個留學日本,一個留學美國,學的都是土木工程,獨立創業前都曾擔任建築工程師多年。

論經濟實力,長實也比不上另外四虎。新鴻基地產為「地產三劍客」郭得勝、馮景禧、李兆基所創,上市時註冊資本為三億港元,超出長實一億多港元;上市時預定集資一億港元,實集十億港元,長實的集資額不能望其項背。新世界的鄭裕彤是香港赫赫有名的珠寶鑽石大王,一九七○年成立新世界,四年後擁有建築工地三十八個,上市時集資一點六億港元,也遠勝於長實。陳曾熙的恒隆上市時,股票面額二港元,升水六點五港元,幅度是長實一港元的六點五倍;集資二億港元,也遠非長實所能比擬。合和實業的胡應湘畢業於名校普林斯頓,合和實業上市前僅創立三年,上市預定集資一點二五億港元,實收股本增至二億港元。︿不圖安逸創大業—胡應湘﹀:「合和是五虎將中最早成為上市公司(一九七二年八月二十一日上市)的股票,在一九七二年秋至一九七三年春時,合和股價(每股三十港元)更凌駕其他四虎將成員之上,儼然成為老大哥。」

長實作為五虎將中的「小弟」,從二十世紀七○年代後期起,迅速從五虎將成員中脫穎而出,到八○年代中期,搖身一變成為五虎將中的虎帥。有港人評論說:「幸運之神經常眷顧著李嘉誠! 」此話不無道理,在股市上,李嘉誠的確是上帝的幸運兒,最典型的例證就是巧妙地躲過股災。大致情形是這樣的:

二十世紀七○年代初,股市對投資者和上市公司是個全新課題,人們普遍表現出盲目幼稚。由於股市一派利好之勢,香港各界掀起一股「寧要股票,不要鈔票」的投資狂潮。一九七三年三月,恒生指數飆升至一七七四點九六點的歷史新高,一年之間升幅達到五點三倍,使許多股民樂得眉開眼笑、得意忘形。

眾人皆醉我獨醒,此時的李嘉誠顯出高人一籌的眼光和心理素質。他一邊統率長實分期分批、有計劃地發行股票,一邊利用股票籌集到的資金大量收購人們低價賣出的物業,同時繼續抓好塑膠花的生產。

一九七三年中期,全球石油危機爆發,香港經濟受到巨大衝擊,出口市場嚴重萎縮,經濟泡沫破滅後的股市出現大恐慌,人們紛紛減持或清倉拋售,股市一瀉千里,恒生指數暴跌至八一六點三九。

這次大股災一直延續到一九七四年年底,其後股市雖有所回升,但仍持續低迷一年多。由於全球經濟衰退,香港投資者在股災中嚴重受損,尤其是地產商,股、地兩失,一時難以恢復元氣,造成地產低潮。

人們對股市投入,無論是資金還是熱情都明顯不夠。「股拉地扯」,成為二十世紀七○年代後香港經濟的獨特現象。

李嘉誠卻成了這次大股災中的「幸運兒」。長實的損失,僅僅是股票市值隨大市暴跌,而實際資產絲毫未損。相反,李嘉誠利用股市取得比預期更好的實績,實現了股、地雙贏。

主要是因為李嘉誠對香港的經濟興衰規律已有較深的認識,經濟總是呈波浪式發展,若干年為一週期。

股市地產低潮,正是拓展的有利時機,地盤價格偏低,物業市值亦偏低。低潮過後,必是新一輪的高潮。

一九七四年年底,長實發行一七○○萬股新股票,用以購買「都市地產投資有限公司」百分之五十的股權。實際上是以一七○○萬股長實新股,換取勵精大廈和環球大廈,這兩座商業大廈每年租金收入達八

○○萬至九○○萬港元。若非地產低潮,都市地產公司發生財務危機,李嘉誠絕不可能這麼輕易得手。

一九七四至一九七五年間,李嘉誠兩次發行新股集資約一點八億港元。他還從個人持有的長實股份中,取出二○○○萬股售給獲多利公司,套取現金六八○○萬港元。經過多個管道的籌資,李嘉誠手頭擁有較充裕的現金,趁股市低潮時地價偏低,大量購入土地。為加速資金回籠,他一反過去只租不賣的做法,重點發展商住物業。這一時期,長實的主要地產業務有:

一是斥資八五○○萬港元,從太古地產手中購入北角半山賽西湖工地,這個工地處於著名風景區,面積約八十六點四萬平方英尺。李嘉誠劃出五點三萬平方英尺的地皮,興建高級住宅樓宇十幢,每幢二十四層,樓宇總面積達一三○萬平方英尺,計畫二年內竣工。使用者購樓,每個單位可配車位一個。樓宇發

展中後期,正值地產復蘇,成交轉旺,建造的樓宇銷售一空,獲利六○○○萬港元。對於剩餘的百分之

九十四空地,李嘉誠修建一個集娛樂、運動、休閒於一體的大型活動場所,與風景優美的賽西湖風景區連成一片。

二是與南豐集團的陳廷驊聯手,購入太古山谷第一號地盤,幾個月後出售,獲利一四五○萬港元,超過一九七四年上半年的租金收入。

三是與新鴻基、恒隆、周大福等公司合作,集資購入灣仔海濱高士大道英美煙草公司原址地盤,建成伊莉莎白大廈和洛克大廈。樓宇以平均每平方英尺四○○港元的價格出售,共盈利一億港元。長實占百分之三十五權益,獲利三五○○萬港元。

一九七六年,香港地產市道轉旺,股市也再次牛起。李嘉誠召開股東特別大會,通過大規模集資決議。

這一年,長實發行新股五五○○萬股,集資約一點一億港元。同時,李嘉誠積極開拓新的資金管道,與世界著名的大通銀行達成協議,當長實需要資金時,可向該行隨時獲得一筆約二億港元的四年長期貸款。

僅此兩項,李嘉誠可調動的資金達三點一億港元,加上公司盈利,長實實力大增,開始大規模地購地建樓。

一九七六年財政年度,長實年純利五九九七萬港元,另有非經常性收入六五三萬港元。這一年,僅租金收入一項就達二一九二萬港元,是上市前年租金收入的五十四倍左右。

香港傳媒當時讚譽說:「中小地產公司的長江實業初試啼聲,已是不凡。」

文章來源:金澤燦著《唯誠 - 李嘉誠全傳:從塑膠花到地產大王,李嘉誠50年的致富之道》,好優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