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話題》歐洲政壇巨變 極右浪潮洶湧 一文看對歐盟衝擊有多大

歐洲議會選舉表決環節示意圖。圖/擷取自歐洲議會
歐洲議會選舉表決環節示意圖。圖/擷取自歐洲議會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為期四天的歐洲議會選舉9日結束,選舉結果讓歐洲政壇出現大地震,雖中間派政黨依然佔據多數席次,但極右翼勢力大有斬獲,引發各界對於歐洲議會「向右轉」的疑慮。

與此同時,法國在本次選舉中成為向歐盟送進最多極右派議員的國家,總統馬克宏隨即拋出震撼彈:宣告解散國會,6月30日重新選舉,此舉已造成法國股債雙殺,外媒對此解讀為馬克宏的政治豪賭。

歐洲議會選舉極右派勢力大舉抬頭,已有多家外媒分析,或將深刻影響未來五年歐洲政策走向,歐洲議會黨團格局碎片化,意味著任何法案的通過都會變得更加困難,歐盟現有的綠色轉型、援烏抗俄等政策可能就會鬆動。

歐洲議會選舉 極右派勢力快速崛起

時隔5年再度舉行的歐洲議會選舉於當地時間9日晚結束,選舉結果顯示,中右翼的歐洲人民黨(EPP)仍保持領先,但極右翼政黨正在歐洲議會中快速崛起,《紐約時報》9日稱,極右派政黨在德國和法國取得了巨大進展。

法國此次將投票選出81名代表法國的歐洲國會議員。根據法國多家媒體9日晚間公佈的最新出口民調結果,極右派的「國民聯盟」(National Rally)獲得31.7%的選票,在法國政黨中得票第一,足足是法國總統馬克宏所屬政黨「復興黨」及其盟友的14.6%的兩倍多。

德國也面臨同樣的情況。德國極右翼政黨德國選擇黨(AFD)也克服一系列涉及候選人醜聞,在這次選舉得票率達到16.5%排名第二;相較下,德國總理蕭茲領導的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s)得票率縮水至14.6%。美聯社稱,蕭茲經歷了「一個痛苦的夜晚」,因為他領導的社民黨取得了有史以來最糟糕的成績。

除了德國和法國,義大利、西班牙、荷蘭、比利時、奧地利的極右派政黨獲得的選票都大幅上升。由義大利總理梅洛尼領導的極右翼黨團在歐洲議會的席次增加了一倍以上。而比利時首相德克羅所在的荷語開放自民黨則在該國聯邦、區域、歐洲議會「三合一」選舉中失利。

根據歐洲議會10日初步彙整27國開票結果顯示,在720個席次裡,中間偏右的「歐洲人民黨」(EPP)取得186席仍是最大黨團,其次是中間偏左的「社會民主黨」(S&D)135席。值得注意的是,極右派兩大政黨「歐洲保守及改革」(ECR)與「認同與民主」(ID)加總獲得131席。

圖/擷取自European Elections 2024
圖/擷取自European Elections 2024

歐洲人民黨EEP這一次仍以186席穩住最大政黨的地位(比上一屆少1席),但法國總統馬克宏領軍的「復興黨」席次為79席,比上一屆減少18席;綠黨的戰況也相當慘烈,退到53席,被認為是本屆選舉式微最明顯的政黨。

因此,儘管歐洲議會仍維持原本中間偏右的格局,但此消彼長的選舉結果,讓本屆歐洲議會呈現出「向右傾」的動態。

法總統馬克宏放大絕 為何選擇政治豪賭?

法國總統馬克宏所屬的復興黨在歐洲議會選舉中敗給了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領導的極右翼政黨「國民聯盟」,國民聯盟這一次拿下了31.5%選票,超過馬克宏創立的復興黨票數兩倍有餘,法國的極右翼陣營加總起來囊括近40%支持,為應對這一重大挫折,馬克宏出乎外界預料宣布解散法國國民議會,並計劃在6月30日進行國民議會的重新選舉,第二輪投票將於7月7日進行,這一舉措被外界視為高風險的政治賭博。

馬克宏的決定可謂跌破眾人眼鏡,根據外媒報導,事實上歐洲議會議員的實權並不大,更多的是象徵意義,而法國國民議會對國內事務發揮的影響力巨大,在極右翼聲勢因勝選而高漲的此時,馬克宏卻做出這番決定,著實令人意外。

外媒分析,如果國民聯盟和其他極右翼政黨在重新選舉中,贏下國民議會多數席次,則法國總理之位可能就會由國民聯盟主席、勒龐的28歲子弟兵巴爾德拉(Jordan Bardella)接任,勒龐邁向2027年總統大選之路的勢頭也將更勁。在這種情況下,馬克宏雖然仍能對國防和外交政策保持一定控制權,但將失去對國內事務議程的制定權力。

外媒認為,現今馬克宏的復興黨在國會中本就沒有絕對多數席位,仰賴與盟友協調合作來推動立法,此時重新選舉,對他來說將是風險極高的一步,尤其巴黎奧運將在7月底到來,正是法國政府需要投入大量精力之時;而在馬克宏宣告解散國會之後,大部分法國政黨也都陷入混亂。法媒《世界報》便在社論中直言:「國家元首在玩火,最終可能灼傷自己,並將整個國家拖入烈焰。」

法國總統馬克宏。圖/美聯社
法國總統馬克宏。圖/美聯社

隨著馬克宏宣布提前進行國會選舉的影響加劇,法國股市創下一年來最大兩日跌幅,銀行股與法國國債同步震盪。法國公債暴跌,OATs10年期公債殖利率一度跳漲10個基點,達3.32%,創2020年3月以來的最大兩日漲幅,這次大跌使德法債券利差擴大到66個基點,達到2020年以來最高。

值得一提的是,法國債券的波動幅度是不尋常的,法債是歐洲市場上是最具流動性的債券之一,被視為該地區最安全資產「德債」的替代品。法興銀行策略師Adam Kurpiel表示,這種波動顯示市場對OATs風險認知的變化。

法國股市也受到衝擊,銀行股領跌。法國基準指數CAC 40周二跌超1%,本周累跌2.2%,法國巴黎銀行、法國興業銀行和法國農業信貸銀行等銀行股領跌,造成托克銀行指數創下去年8月以來最大跌幅。

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師表示,儘管法國銀行股的拋售似乎有些過頭,但在選舉落定之前,該板塊可能會持續疲軟。

歐議會向右傾 歐盟政策會有哪些轉變?

受到歐洲議會選舉極右派勢力抬頭影響,歐股全數下挫。Stoxx 600泛歐股市指數10日盤中下跌0.7%,德股挫低0.93%,法股跌幅較深達2.01%。歐元兌美元匯率下跌0.5%至1.0764美元,創5月9日以來的一個月低點,兌英鎊也跌至84.53便士的21個月低點。

國際媒體關注歐洲議會走向「右傾」的趨勢,對歐盟未來推行政策可能的影響。路透社分析,歐洲議會若是「向右轉」,可能導致涉及歐洲安全、氣候變遷,以及中國和美國產業競爭等議題的新法案更難以過關;不過,對歐盟持懷疑態度的民族主義政黨究竟會發揮多少影響力,也要看它們彼此之間能否克服分歧、攜手合作。

美聯社指出,歐盟過去數十年的歷史中,強硬右派大致在政治上處於邊緣,如今卻在歐洲議會選舉大有斬獲,對歐盟未來的移民、安全與氣候政策將有更多話語權。

BBC報導指出,歐洲選民並不會想要脫離歐盟,但極右派主張建立不一樣的聯盟,減少來自歐盟總部布魯塞爾的干預,為各國家提供更多的權力。

歐洲議會向右傾斜,最明顯反應在難民政策,右派主張反移民,「他們有一種執念:盡一切可能阻止移民抵達歐洲土地。」荷蘭右派民粹主義的自由黨領導人懷爾德斯(Geert Wilders),已承諾掌權後將推出「最嚴厲的移民法案」。

國際事務專家認為,由於許多右翼人士同情俄羅斯,要求歐盟向烏克蘭或加薩提供援助的呼聲可能減少,歐洲各國領導人在支持烏克蘭政策上可能不會如以往堅定,而援助預算能否通過取決於議會。

至於歐盟過去提出許多環境政策,如去年通過在2035年前逐步廢止燃油車,歐洲議會將在2026年再次投票確認是否推行此禁令,但因倡議環保的綠黨在此次選舉失利,保守派可能會試圖推遲禁令的實施時間。

另外,在氣候變遷與永續的相關議題上,右傾政黨明顯對環境和氣候問題採保守立場,也很可能影響歐洲在國際氣候協議中的角色和承諾:例如,歐洲可能會減少對亞洲國家在環境保護和氣候變化方面的技術和資金支持,不利於亞洲許多進行中的永續發展計畫。

此外,右傾政策通常傾向於貿易保護主義政策,也會直接反映到亞洲和歐洲之間的貿易關係。若歐洲實施了更嚴格的進出口規範和關稅,將會導致亞洲出口商與進口商(如精品業者)同步面臨更大挑戰,特別是中日韓三國出口較為依賴歐洲市場,而亞洲大部分的中小企業,又幾乎都與中日韓的上下游生產鏈脫不了關係,因此長遠來看,亞洲的經濟增長和供應鏈都會因此受到牽連。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留言討論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