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為何流氓也流下男兒淚?一場東京公園的奇遇

《不反應的練習》書摘精選

佛陀所教導的「不反應,先理解」,常是「化干戈為玉帛」的基礎之道。圖/freepik
佛陀所教導的「不反應,先理解」,常是「化干戈為玉帛」的基礎之道。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編按:不必再煩惱!向佛陀學習,以「煩惱要正確思考和解決」為目標地鍛鍊心性。本文摘自新書《不反應的練習》,作者為東大名僧美草薙龍瞬,分享從原始佛教,也就是佛陀親說的正法中,學習消除煩惱的「佛陀思考法」。

這是發生在某天我在東京的一個公園幫忙布施飯食給遊民時的事。

那天上午,一位志工神情緊張地跑過來。「有個男的在鬧事!」我急忙走向會場。

超過兩百名遊民圍著觀看,有一名男子喝了酒在發飆。他穿著上下整套的黑色運動服,右手袖子上印著「仁、義、禮、智、信」的紅字。一頭曬黑的小平頭上剃了圖案。任何人一看就知道是個流氓。

男子快速走向桌上已經煮好的大鍋咖哩,大喊著:「我要把它打翻!」

我擋在男子面前。男子瞪著眼睛大吼。

「喂,和尚,想跟我打架嗎?」

「只是想跟你說說話。」我笑著回答。

「你們施飯,根本就是偽善!」

「或許是偽善。」

「你們到底能做什麼?」

「或許什麼都做不到。」

我完全不否定對方,只是努力去理解他。不久後來了五名警察。一定是工作人員報了警。

「誰叫的警察?」男子更加生氣,又跟警察吵了起來。

警察訊問了一陣子,畢竟他還鬥不過警察。最後警察扣住他的手臂,要將他帶往警察局。

我一直站在旁邊聽他們對話。警察準備動身時,男子盯著我看,並對我說:

「我的母親……現在關在監獄裡。」

眼淚從他細細的眼睛流出來。

「是嗎。你去看過她嗎?」

「沒有。」他顫抖著說。「寫過信嗎?」我再問他。

「我,我不太會寫字。」他提高聲音,並開始抽泣。

「我知道了,我來幫你寫。今天從警局回來後,我們一起寫。」

「要幫我寫?」他用很溫和的聲音問我。「可是我不知道要寫什麼。」又哭泣起來。

「寫謝謝她把你生下來。我們一起來寫,我等你。」

男子乖乖跟著警察走了。

當天晚上我們順利地再次見面。他告訴我,他國中都沒畢業,所以不太會寫字。母親和父親生活都很辛苦,他已將近二十年沒跟父母見面了。他替黑道組織做些零星的工作,每天領的錢都用來喝酒排解寂寞,過著不規律的生活。我們聊了很多,直到深夜。從那天起,他和我就成了朋友。

那天早上,如果我抱著憤怒或敵意的情感,對他作出「反應」的話,情況會如何變化就不得而知了。當然也看不到他流淚的情景了。

他現在還常跟我連絡。能夠維持這種關係,我想還是因為當時我採取佛陀所教導的「不反應,先理解」的態度。

人生的過程中,難免會遇到一些棘手、麻煩的人物。

如果作出與對方同樣的反應,就會變成互以相同反應來交鋒。

這時問題不是不能輸給對手或固執己見,而是因為「作出反應」,就確定你已「失去了自己的心」。

文章來源:草薙龍瞬著《不反應的練習:讓所有煩惱都消失,世界最強、最古老的心理訓練入門》,究竟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