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變成蟲也得去上班!沒有邊界的工作與生活是你要的嗎?

《就算變成蟲也得去上班》書摘精選

上班時,為了避免遲到毫無目的地奔跑、困在「地獄地鐵」,如果可以躺平,有誰想要上班!圖/freepik
上班時,為了避免遲到毫無目的地奔跑、困在「地獄地鐵」,如果可以躺平,有誰想要上班!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編按: 如果可以躺平,有誰想要上班!1972年生的朴允晉,是工作了二十幾年的韓國上班族,他在新書《就算變成蟲也得去上班》以卡夫卡的《變形記》、赫塞的《德米安》、沙林傑的《麥田捕手》、毛姆的《月亮與六便士》、桑德爾的《成功的反思》等12部名著,和《蠟筆小新》的動畫,來詮釋苦悶與無奈的職場生活。

如果,一覺起來,發現自己竟然變成了一隻蟲!

你是焦慮該怎麼出門上班,還是驚恐自己一夜發生了什麼事?

卡夫卡著名小說《變形記》主角格里高爾總是向右側睡,崔代理也是。因為側睡,每次醒來都感到右肩僵硬。崔代理的左手下意識地搓揉右肩。但如今這樣的按摩已經無法解決問題。因為格里高爾已經變成真正的蜣螂,一夜之間擁有堅若坦克的圓形盔甲。

「我為什麼要選擇這麼困難的事!說什麼每天都像一場旅程……我擔心趕不上換乘火車,不規律且品質不佳的飲食,周圍的人來來去去、無法長久維持也無法產生情分的人際關係等。真希望惡魔出現,消滅這一切!」

儘管變成蟲子,格里高爾身上還留有上班族的DNA。他無法抑制對公司與工作的憤怒。職場生活有多糟,以致他變成蟲子還在痛罵公司?他斬釘截鐵地說:「上班族之所以變蠢,都是因為睡眠不足。」

「太早起床會使人變蠢。是人就需要充足的睡眠。」

崔代理舉雙手雙腳贊同,他滿足地笑了出來。

不過,格里高爾很快忘記了一切,準備出門上班。他似乎還沒意識到自己變成蟲子。一想到火車出發時間與老闆的嚴厲斥責,他就感到絕望。因為遲到已無法避免。他想找個合理的藉口,最後腦海中浮現一個老套說詞:「如果說我不舒服呢?」但不到一秒,他就放棄了。因為他工作的這五年裡健壯如牛。

崔代理很傷心。就連變成蟲子都還在擔心遲到和被老闆罵的上班族。他意識到自己就是書中形容的那種上班族時,感到非常沮喪。上班族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我會變成什麼模樣?崔代理瞥了一眼自己的四肢。

格里高爾察覺到現在的情況並不是夢。因為每當他開口講話,都伴隨著劇烈疼痛與吱吱蟲鳴聲。他不用狠狠賞自己一耳光,也痛得足以證明這並非夢境。然而,人變成蟲這合理嗎?

當我們說「什麼變成什麼」時,這種判斷僅僅基於肉眼可見的外表嗎?假使我們把自行車改造成汽車,但它不能像汽車那樣行駛,那還能說它是汽車嗎?假使將桌子改造成椅子,但沒人坐得上去,那它還能稱為椅子嗎?發明汽車的目的,是讓駕駛者能迅速到達想去的地方,發明椅子的目的則是讓人舒適地坐著。就是如此,當我們說「什麼變成什麼」時,我們會根據「它為何存在」以及「它存在的目的」判斷。

既然如此,人類存在的目的是什麼?蟲子存在的目的又是什麼?這個問題在小說《變形記》中至關重要。因為如果人類缺乏獨特的存在目的,即使外表變成蟲子也構不成問題。只不過從缺乏存在目的的人類皮相,變成缺乏存在目的的蟲子皮相罷了。這一結論與書中女傭言詞之間揭露的格里高爾結局密切相關。

「所以,不用擔心如何處理隔壁房間裡的那個東西。事實上,已經解決了。」

變成蟲子死去的格里高爾變成了「東西」,變成必須被某人處理掉的生物。難道他以人類面貌存在時,也是必須被別人處理的存在嗎?上班族不正是時時需要接受別人指示、被人處理的生物嗎?

崔代理一邊讀著小說、一邊自問:「人類是什麼?人類特質是由身體型態決定的嗎?還是取決於人類獨特的存在目的?假如沒有獨特的存在目的,那我們與蟲子有何不同?」上班時,為了避免遲到毫無目的地奔跑、困在「地獄地鐵」的崔代理,現在陷入焦慮與無解的問題中。雪上加霜的是,他的腦海中浮現一個更困難的問題……

文章來源:朴允晋著《就算變成蟲也得去上班:職場沉浮,生涯迷航,12本經典同理你的委屈,療癒你的憂懼》,天下雜誌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