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環遊世界 飛向藍色星球肚臍眼 走入遠得要命的神祕摩艾故鄉

神祕摩艾的故鄉:智利復活節島。圖/田欣雲攝
神祕摩艾的故鄉:智利復活節島。圖/田欣雲攝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還記得第一次近距離欣賞復活節島的摩艾(Moai)石像,是在英國倫敦的大英博物館中,當時曾在它面前許下心願,如果有機會,一定要到摩艾的故鄉實地尋訪。

終於踏上復活節島土地的那刻,心中是感動的;但當我從火口湖Rano Kau再往山上走,到了那尊摩艾的故鄉Orongo,卻在一塊遊客中心解說板前感慨不已。原來,這尊名叫Hoahakananai'a的摩艾石像,翻譯成英文竟是The stolen friend「被偷走的朋友」。時間回到1868年,它從Orongo被船員挖起、運回英國,獻給當時的維多利亞女王,然而對當地的原住民來說,一尊摩艾就代表一位值得被紀念的祖先,近年島上曾多番交涉,希望迎回祖靈,卻始終無法如願。

智利復活節島的火口湖。圖/田欣雲攝
智利復活節島的火口湖。圖/田欣雲攝

嚮導說,製作摩艾的匠師使用較硬的玄武岩工具,來雕刻較軟的凝灰岩,由於每位匠人的藝術眼光不盡相同,所以世上也沒有兩尊一模一樣的摩艾;也因為摩艾代表祖先,所以通常會立於台上,或在其四周用火山岩圍起,或標示禁止靠近的立牌。島上統計共有800多尊摩艾,因曾經發生的部落內戰而被敵對方推倒,直到後世開始重視傳統文化,部分才又被重新豎立起來。

島上統計共有800多尊摩艾,因曾經發生的部落內戰而被敵對方推倒。圖/田欣雲攝
島上統計共有800多尊摩艾,因曾經發生的部落內戰而被敵對方推倒。圖/田欣雲攝

疫後登島觀覽須遵新制

被探險家Jacob Roggeveen在西元1722年復活節發現的復活節島Easter Island,島民自稱為Rapa Nui,視這座太平洋上的三角形小島為「世界之臍」。如果說南美洲對台灣已算遙遠,那麼從智利首都聖地牙哥機場出發、還得再飛5個小時的復活節島,簡直遠得要命!一座復活節島,面積約淡水、三芝、八里這三區總和,確實不大;它雖然屬於智利國土,但自有一套入境系統。從聖地牙哥飛復活節島前,必須先上網填寫入島申請,清楚記錄個人資訊與已預訂的飯店(所以無法到島上再找住宿),來時什麼植物、種子、水果都不能攜入,連離開時也要接受檢查,不可將島上的植物、石頭帶走(紀念品除外),守護島嶼。

以觀光為主要產業的復活節島,在疫情之後有了新的政策:遊客登島走訪設置收票亭的景點,除了必須購買原本的國家公園門票之外,還得在當地嚮導陪同下才能入內參觀,由於大部分摩艾都藏身在這些景點裡,等於又得多支付一筆參團費或私人嚮導費,長程機票、住宿、外加島上本就不便宜的餐飲價格,想一睹摩艾尊容,荷包得夠深才行。

一圓夢想的摩艾大集合

話雖如此,但,那可是真實的摩艾啊!是那有著深邃眼窩、高挺鼻樑、厚厚敦敦的下巴,和小手抱肚的摩艾,為了它,時間花了、機票花了,就別在乎那點嚮導費了吧!而且我也是來了復活節島才知道,原來摩艾石像大多是背對著海排排站的,有15位祖先聳立的景點Ahu Tongariki,更是賞日出的大熱門。而我最愛的摩艾出沒地,則在製作摩艾的採石場Rano Raraku,這裡是島上大部分摩艾的誕生地,高矮胖瘦的摩艾們錯落在斜坡芳草間,可以看到還未脫出石壁的半成品摩艾,眾多巨石像中,甚至還有一尊採跪坐姿態,被同團遊客票選為第一可愛。而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在島嶼南方海岸邊的景點Hana Te'e Vai Hu,這兒展示傾倒摩艾、象徵紅色羽毛頭飾的普卡奧(Pukao)之外,還能看到島民用火山岩堆砌成一圈圈圍牆,在裡頭種些芋頭、甘蔗的設施,名為Manavai,這概念不正和我們澎湖的菜宅如出一轍嗎?原來島民的智慧雖相隔地球兩端,但仍可以相互呼應呢。

以觀光為主要產業的復活節島,在疫情之後有了新的政策。圖/田欣雲攝
以觀光為主要產業的復活節島,在疫情之後有了新的政策。圖/田欣雲攝
摩艾石像大多是背對著海排排站。圖/田欣雲攝
摩艾石像大多是背對著海排排站。圖/田欣雲攝

文/田欣雲

旅遊資訊

好吃好玩消息,請上行遍天下粉絲團

體驗美好旅遊休閒生活,立即訂閱《行遍天下》雜誌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