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另一半越看越不順眼?婚姻關係的真相

《深度關係:一切美好都是深度關係的產物》書摘精選

一個人只是另一個人的陪襯,這個陪襯很難被看到、被尊重;相反地,還會被蔑視。圖/freepik
一個人只是另一個人的陪襯,這個陪襯很難被看到、被尊重;相反地,還會被蔑視。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她是一個女強人,非常能幹,丈夫則有些無能和懦弱。她很多次想和丈夫離婚,但一直沒下定決心,不過越看丈夫越不順眼,實在不明白丈夫對她來講有什麼意義。她女兒對她兒子的意義,就是她丈夫對她的意義。說好聽一點,這個意義是陪伴;說難聽一點,這個意義是陪襯。

將這兩點聯繫到一起,她若有所悟,然後說,特別是事業早期,要談生意的話,她不能一個人去,因為會很慌,必須拉著丈夫一起去。丈夫雖然不能在談生意上發揮什麼作用,但只要他在,她就可以心安很多,就能有較好的狀態面對生意夥伴。

談生意只是一個縮影、一個隱喻,也是他們二十多年婚姻的縮影。也就是說,在他們二十多年的婚姻中,她丈夫一直在扮演這種角色──她的陪襯。用最簡單的術語講,丈夫滿足了她對安全感的需求;用稍複雜一點的術語講,丈夫給她提供了控制感。

獨自一個人的時候,面對外部世界她會慌張,有失控感、無力感,不知怎樣去掌控外部世界;但對丈夫,她有絕對的掌控感,這部分是現實。她主要是要面對自己的想像,但想像的掌控感也能帶給她很多力量,所以當有失控感和無力感出現時,看到丈夫這個穩定而可控的客體在身邊,她就心安了。

只是,她的心安同時伴隨著丈夫的不耐煩和丈夫的失去自我。在這個過程中,她的能力和自我不斷被激發、被滋養,而丈夫因只是她的陪襯,卻越來越萎縮。

很多中國人的婚姻就是這樣的搭配。一個人只是另一個人的陪襯,這個陪襯很難被看到、被尊重;相反地,還會被蔑視,而另一方很難意識到這個陪襯究竟有何意義。

當然,陪襯也有他們自身的問題。他們通常會是比較封閉的那一個,缺乏足夠的動力衝向外部世界。於是,有一部分借助伴侶的動力,多少打開了一些,但從整體上來看,他們會越來越失去自我,越來越封閉。

這種婚姻從表面上看,做陪襯的那個人是婚姻的拖累者,他看起來該為家庭的很多問題負責。不過從深層來看,做陪襯的這個人很慘,因為他失去了自己。而那個掌控者是很累、很委屈,但他發展了自己,這是巨大的好處。

人們本能上知道這是好處,並且是很大的好處,所以會去做這種看起來不夠合理的選擇。

這位女士的條件一直很好,當初不乏優秀的追求者。她之所以選擇丈夫這樣的男人,有一種感覺極為關鍵。她說,當時覺得他好安全、好可靠,他的人生一眼就能望到頭。

第一次聽到有人講這種擇偶原因時,我很震驚,但後來發現,竟然有非常多的人出於這個原因而選擇伴侶。並且,多位女性說了和這位女士一模一樣的話──他的人生一眼就能望到頭。

男人做類似選擇時常常使用的語言是:她很單純、很聽話、很乖。

如果你是因這樣的心聲而選擇伴侶,那意味著你的安全感很低,你很懼怕失控,所以要找一個像惰性氣體一樣的伴侶。他的不活躍,讓你覺得好控制,給了你一種穩定感。的確,他們之中的很多人說,他們同時有更喜歡的對象可以選擇。相比起伴侶來,他們更喜歡的對象更有激情,但也更難把控。一位女士就此說:「你真沒法預料,和這個男人在一起第二天會發生什麼。」

這一邏輯開始是這樣的,以後也會延續。做了這種選擇的人,勢必會傾向於壓制伴侶的自由選擇。伴侶的選擇只要和你想像的不同,你就會不安,甚至因失控而導致出現崩潰感。

可是和他們在一起,你可能又會覺得乏味,於是抱怨對方沒活力。你必須清楚你做了什麼選擇。

這種邏輯發展到最嚴重的地步,就是所謂的戀屍癖。它的核心邏輯是:你必須和我想像的樣子完全一致,有任何不一致我都會暴怒。如果持有這一邏輯,最後你會發現,只有把對方弄成僵屍一般的存在,才能符合你的要求。

文章來源:武志紅著《深度關係:一切美好都是深度關係的產物》,幸福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