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選舉馬戲團」伊朗頭巾革命後的年輕選民分歧

  • 中時即時 劉詠樂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2022年,伊朗女子阿圖薩加入了針對伊朗統治者的憤怒抗議活動,而支持伊朗政權的禮薩則幫助政府鎮壓了這些抗議活動。兩年過去了,這2位年輕伊朗人的政治觀點仍存在分歧,反映出的裂痕恐將左右28日總統大選的結果。

伊朗總統萊希在5月19日發生的直升機事故中遇難,第一副總統莫赫貝爾(Mohammad Mokhber)代理總統職務。根據伊朗憲法第131條,如果總統在任期內去世,該國須在50天內安排新總統選舉。伊朗總統選舉將於28日登場。

現年22歲的阿圖薩表示,她將在28日的選舉投棄權票,以示她對這次選舉的嘲諷。但26歲的禮薩是強硬派巴斯基民兵組織(Basij militia)中虔誠的宗教成員,他打算投票。這與選舉的價值形成鮮明對比,凸顯伊朗這個有45年歷史的伊斯蘭共和國的支持者和反對者之間的分歧。

此次選舉,所有6位候選人,5位強硬派和1位獲得強硬派監管機構批准的低調溫和派,一直在演講和競選訊息中吸引年輕選民,利用社交媒體拉攏8500萬人口中占60%, 年齡在30歲以下的年輕人。

阿圖薩告訴路透,「這次選舉,就像伊朗的所有選舉一樣,是一場馬戲團表演。當我希望政權被推翻時,我為什麼要投票?」出於安全原因,她拒絕透露自己的全名。她說,「即使這是一次自由公正的選舉,如果所有候選人都能參加競選,伊朗總統也沒有權力。」

過去幾周,伊朗人在社群平台X上廣泛發布「#ElectionCircus」(選舉馬戲團)標籤,國內外一些伊朗人更呼籲抵制選舉。

在伊朗的文職制度下,民選總統負責日常管理政府,但他的權力受到強硬的最高領袖哈米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的限制,哈米尼在核政策和外交政策等重大問題上擁有最終決定權。

與許多女性和伊朗年輕人一樣,阿圖薩參加了2022年的頭巾革命活動。一名22歲庫德族女子艾米尼(Mahsa Amini)2022年因違反伊朗服裝規定被捕,並在拘留期間喪命。這場騷亂升級為多年來最大規模的反伊朗教權統治者的示威活動。當時還是學生的阿圖薩在抗議期間被捕,她想成為建築師的夢想也隨之幻滅,她因參與示威活動被大學開除。

巴斯基民兵組織是伊朗革命衛隊精底下的一支便衣部隊,其在2022年騷亂期間,與穿著制服的軍警人員一起,以致命武力幫助鎮壓示威活動。人權組織稱,抗議活動導致500多人死亡,其中包括71名未成年人,數百人受傷,數千人被捕。伊朗執行7名與騷亂有關的處決。當局沒有公布任何官方估計的死亡人數,但表示數十名安全部隊人員在「騷亂」中喪生。

來自德黑蘭南部、低收入的納齊阿巴德區(Nazi-abad)的禮薩說,「我將為領袖和伊朗犧牲自己​​的生命。投票是我的宗教義務。我的參與將加強內紮姆(系統,Nezam )。」禮薩表示,他將支持一位支持哈米尼「抗壓經濟」(resistance economy)的強硬候選人,「抗壓經濟」的意思是經濟自給自足、加強與地區鄰國的貿易關係以及改善與中國、俄羅斯的經濟互動。

德黑蘭的經濟深受管理不善、國家腐敗,以及美國放棄2015年與世界六大國簽訂的核協議後,自2018年起重新實施制裁帶來的困擾。

禮薩和阿圖薩都是1979年伊斯蘭革命後出生的人,他們都對2022年的示威活動感到遺憾。禮薩指責抗議活動給伊朗帶來來自西方國家越來越大的壓力,西方國家因涉嫌侵犯人權而對伊朗安全部隊和官員實施制裁,伊朗則指責西方煽動暴動。

禮薩說,「我希望抗議活動沒有發生,我們的敵人以此為藉口向我們的國家施加壓力。」阿圖薩在回憶起那段時光,悲傷地說,「我充滿希望,我以為改變終於會到來,我將能夠在一個自由的國家過上不受壓制的生活,我付出了沉重代價,但政權仍然存在。」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留言討論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