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關稅還不夠?美官員:需採「更創造性手段」防禦陸產能過剩

  • 中時即時 藍孝威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據美國之音報導,美國財政部部副部長尚博(Jay Shambaugh)當地時間7月10日在華盛頓表示,必要時美國會採取防禦性措施來應對中國的非市場經濟政策與做法對美國企業和工人帶來的損害。他同時也表示,像關稅等傳統貿易工具可能不足以解決這個問題,美國可能需要採取「更有創造性的手段」。他說,最好是中國自己採取行動解決導致可能引發第二次「中國衝擊」的宏觀經濟和結構性因素,這樣做對它自己也有利。

美國財政部主管國際事務的副部長尚博在外交關係協會發表講話時說,為美國工人和企業提供公平競爭環境的健康的美中經濟關係對雙方都有利,但美國越來越擔心,中國持續的宏觀經濟失衡和非市場政策和做法,對美國和世界其他地區的工人和企業構成了重大風險。

他說,「我們擔心中國經濟的這些特點可能導致工業產能過剩,並在全球範圍內產生巨大的外溢效應。鑒於由此引起的某些製造業部門的過度集中,它會損害我們集體供應鏈的韌性。」

這並不是美國官員首次提出對中國產能過剩問題的擔憂。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以及財政部長葉倫今年訪華期間也向中方提出了這個問題。

在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任過職的尚博說,中國決策者現在明顯傾向於進一步推動製造業成為中國的增長動力,這意味著它在全球生產中佔據超大的份額,而其他國家的製造業則不得不萎縮。

尚博強調,受到政府大量補貼而導致的產能過剩與正常的國際貿易是兩回事,「我要明確指出,我們仍然全力支持貿易,這顯然包括各國出口他們生產的商品。但產能過剩是另一回事:這不僅僅是產量超過國內需求,而是生產能力不受全球需求的束縛。」

尚博說,應對這些挑戰,可能需要美國採取防禦性的行動來保護美國的企業和工人。

拜登政府採取了包括關稅在內的措施。今年5月14日,拜登總統宣佈對一系列從中國進口的產品加徵高額關稅,涉及的產品包括電動汽車、計算機晶片、太陽能面板、關鍵礦產和醫療產品等新能源產品,其中電動車的關稅將從27.5%增加到100%;電動車鋰電池的關稅從7.5%提高到25%;太陽能面板和半導體晶片的關稅將翻倍達到50%。

不過,尚博說,301關稅等傳統的貿易行動工具可能不足以解決中國的產能過剩問題對美國帶來的損害,「可能需要採取更有創造性的手段來緩解中國的產能過剩帶來的影響。我們應該明確:防範產能過剩或傾銷不是保護主義或反貿易,它是試圖保護企業和工人防範來自另一個經濟體的扭曲。」

尚博在講話中沒有具體闡述他所說的「更有創造性的手段」究竟是什麼,也沒有提及拜登政府可能採取或正在考慮採取什麼進一步的行動。他也沒有答覆外交關係協會格林伯格地緣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古德曼(Matthew Goodman)在隨後的對話中向他提出的這個問題。

葉倫今年4月25日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在應對中國的過剩工業產能問題上,拜登政府沒有把任何選項排除在外。她再次表示,中國通過出口來實現充分就業是美國和其他國家所不能接受的。

尚博在講話中說,中國的產能過剩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中國也不是沒有看到這個問題。在他看來,對於這個問題,最好的結局是中國承認其主要貿易夥伴對此日益加劇的擔憂,並合作解決這些問題。

尚博說:「必要時我們將採取防禦性的措施,但我們希望中國自己採取行動,應對可能給其主要貿易夥伴帶來第二次『中國衝擊』的宏觀經濟和結構性力量。中國可以通過加強社會保障網路、增加家庭收入、改革國內人員流動規則來促進消費。」

他說,這樣做其實對中國有好處,因為它可以更好地支持服務業,而不僅僅是製造業;可以減少有害和浪費性的補貼,而所有這些都符合中國的利益,並可以緩解中國與其貿易夥伴的緊張。

葉倫今年4月在華盛頓參加「全球年度峰會」的一個採訪時也表示,對於處於中國這樣一個發展階段的經濟體來說,消費者支出在國內生產總值中所佔比例非常低,儲蓄率接近45%,因此有必要支持國內需求,特別是促進消費。

事實上,中國的產能過剩以及對此的擔憂都不是新問題,此前出現的第一輪「中國衝擊」被認為導致美國工人的失業和企業倒閉。與此同時,中國的經濟體量也不是到現在才開始大的。為什麼現在這個問題引起了美國和其他國家如此高的關注呢?

尚博指出,在出現第一輪的「中國衝擊」之前,美國政府裡的一些經濟官員就對中國的產能過剩問題感到很擔憂。現在不同的是,中國的經濟規模已經發展得很大了。

尚博說,「現實是,今天的中國比那時大得多。這讓問題變得更加緊迫。我想,這是一個問題。但我認為另一個問題是,正如我提到的那樣,有一段時間,中國通過大規模的基礎設施投資和巨大的房地產泡沫找到了在國內吸收大量儲蓄的途徑。當這個房地產繁榮停止後,這些錢必須流向別處。儲蓄必須流向別處。」

尚博承認,中國在一些戰略性行業的產能過剩,也是導致這個問題引發美國關注的一個因素,「我認為,有一點事實是,對有一些行業你會感到特別緊張。我談到了對某一個特定行業過度依賴一個國家的擔憂。我認為,如果該行業是一個戰略性的行業,那你就更應該對其完全依賴一個國家感到緊張了。一般來說,這種情況是糟糕的,因為如果這個國家的經濟出現干擾,這會影響到所有其他的國家。但從地緣戰略的角度來看,如果你的所有清潔能源需求都來自一個國家,這可能也不是好事。」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留言討論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