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APIAA」的搜尋結果

搜尋結果:2

美中雖對話 半導體供應鏈仍存不確定性

日報

美中雖對話 半導體供應鏈仍存不確定性

近期美國官員紛紛走訪中國,以2023年8月下旬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的出訪代表著美中重啟對話的新發展,然而美國的立場仍在左右搖擺,一方面依舊為了鞏固其全球科技霸權的地位而要制裁中國,另一方面又期望能獲取中國的市場商機,在此情況下,美國特別強調不是脫鉤,而是去風險的概念。不過依照過去雙方官員會談後,仍無法改變兩大強權的結構性矛盾來看,短期內美對中半導體管制鬆綁有難度,全球供應鏈仍存不確定性。  事實上,綜觀近一年以來美國的重大管控措施包括2022年10月祭出一系列先進半導體晶片的出口管制,美系企業如應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KLA、Lam Research皆受到影響,同年12月美國更將中國記憶體製造大廠長江存儲等數十家陸企列入貿易黑名單。2023年以來美國盟友荷蘭、日本也紛紛對於半導體設備的出口發布相關管制令,8月美方則公布行政命令,要求涉及中國半導體、量子計算、人工智慧(AI)等領域的投資必須向華府申報,部分交易將被禁止,至於美國對於中國AI的全面防堵措施何時實施,也成為市場矚目的焦點。更值得關注的是,有鑑於中國正積極搶攻成熟製程晶片,美國擬將圍堵陸晶片的範疇至成熟製程,美方甚至考慮限制三星(Samsung)、SK Hynix在當地增產相關產品,防止中國控制全球市場。  ■美對中半導體管制迄無鬆綁跡象  由於美國對中國半導體的管制迄未有鬆綁跡象,全球供應鏈仍存在重組與選邊站的疑慮。首先在美國內部方面,對於官方不斷加強壓制中國半導體業的發展,美國半導體協會(SIA)與部分主要大廠有著不同的意見,即SIA警告官方此舉恐反過來傷害晶片法補貼帶來的效益,進而影響業者在美國的擴張行動。況且美國許多重量級半導體業者認為政府應仔細評估出口限制的影響,因為向中國出口晶片得以支持業者在美國的投資,也有助於研發作業,以維持美國在先進技術方面的優勢,反之,美國政府各項管制措施恐刺激中國政府進一步推動本土業者擴大發展晶片產業、AI等前沿技術,徒讓美國業者失去在全球最大出口市場的發展機會,同時也將導致美國在前沿技術發展喪失領先地位,故包含英特爾(Intel)、輝達(NVIDIA)、高通(Qualcomm)在內業者呼籲美國政府暫緩對中國實施新一波出口禁令,但仍未獲官方正面回應。  其次在美國盟友陣營的反應方面,以美國擬圍堵陸晶片擴張至成熟製程的計畫來說,則需要盟友的合作,特別是在中國投資布局較大的南韓,畢竟目前三星、SK Hynix在中國的記憶體廠產能規模並不小,故美國考慮施壓南韓這兩大廠,避免在中國擴大生產成熟製程產品。  ■台廠受創程度低於韓廠,仍需審慎應對  而對於台灣半導體業的影響情況,預計美方要求涉及美企對於中國半導體、量子計算、AI等領域的投資必須向華府申報,部分交易將被禁止,這項管制對於台廠影響不大,但後續需關注的是美國是否對中國AI進行全方位的防堵,也就是若輝達、超微(AMD)降規的晶片也無法出貨給予中國,間接將影響台灣AI相關供應鏈的接單表現。  至於美國擬將管制中國製程由先進外擴至成熟製程,此部分影響台廠在中國的營運較為有限,畢竟先前兩岸關係較為緊張、N-1管制嚴格限制、美中選邊站的問題,使得台系半導體業者的中國產能占比均在低個位數。反而若未來美方可有效圍堵中國成熟製程的擴張程度,或許中長期紅色供應鏈價格戰衝擊我國二線晶圓代工廠的狀況可較預期和緩。不論如何,若美國對於中國半導體管制政策過於廣泛、模稜兩可,有可能升高市場的不確定性,促使中國不斷升級反制的行動層級,因而台灣半導體業者仍需審慎應對未來市場的變局。

兩岸

兩岸的和平紅利已快速消失中

2008年5月筆者借調至經建會(國發會前身)任政務副主委一職,同年12月奉令至上海參加第四屆兩岸經貿文化論壇,並於論壇中與中國大陸發改委副主任,同台並於同場次發表公開演講,這是1949年之後,兩岸政府間第一次、正式、公開、同台交流。當時,時任國台辦主任王毅也坐在這數百人現場的第一排,聽取雙方演講。  筆者追憶此段過往,並無邀功之意,事實上也無任何功可言,只是可惜兩岸現今的關係,竟連ECFA(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這重要的經濟臍帶也可能保不住,徒讓人不勝噓唏。  ECFA協議是在2010年6月正式簽定。其後的服貿協議受到2014年太陽花運動而告終。在當時,也有不少人認為,台灣除了與中南美少數國家簽有自由貿易協議外,兩岸在經濟上的協議是少數僅有的類自貿協議,故不可小視。然,持不同立場的認為,這是「糖衣毒藥」,應早日去之而後快。  ■台對陸享高額貿易順差,ECFA功不可沒  見證今日的發展可知,執政近八年的蔡政府並沒有廢除ECFA,而是在ECFA上,以國家或是保護台灣(農業)產業為由,另外附加更多的實體貿易障礙,如此一來,以2022年為例,台灣對中國大陸的貿易順差高達1,565億美元。  現今地緣政治下的美中對抗,台灣成為對抗下的兵家必爭之地。兩岸間在貨品上的種種貿易障礙,這筆帳,除了在世貿組織(WTO)要仔細地算算外,當然,連帶地也要把ECFA的帳一併算算。因此,今年7月台美雙方的立法機關分別完成《美台21世紀貿易倡議》的審查並通過後,接著我們看到中國大陸對ECFA的重新檢視,也可視為陸方的反制與反應。  據報導,我經濟部王美花部長在立法院答詢鍾佳濱委員質詢有關上述《美台21世紀貿易倡議》對我台灣中小企業有什麼好處時,王部長回答道:「強化合作對話,透過這個平台增加中小企業商機」,鍾佳濱認為,「上述都是很抽象的好處,唯一比較具體好處就是財政部長莊翠雲19日指業者一年可以節省1億美元的成本。」結果莊翠雲在現場澄清說,「並非1億美元而是新台幣1億元,這是估算快遞業者在審查、檢疫通關的成本。」  ■《美台21世紀貿易倡議》的實質助益不大  從上述報導可知,《美台21世紀貿易倡議》對台灣每年出口美國市場的爭取,或將無有太多助益;然若一旦兩岸不論是被迫或是自願性地開打,則一切經濟上的努力皆是枉然。即若是現今處於「備戰」狀態,先厚植民生也是備戰的必要之道,然目前看來,這樣的「經濟備戰」也快到了圖窮匕見之際,故政府有關當局應有上、中、下三種對策。  從和平的角度來說,上策當然是在和平的環境下,兩岸能回到互利共榮的局面,如此一來,現今的ECFA問題,都能迎刃而解。當然,以現今的情勢來說或已遙不可及。  中策是取得美方的諒解與支持下,在抗中復又能爭取到對岸不獨的信任,而仍能維持兩岸正常的經濟交流,在此情況下,若是我對陸的貿易順差仍能維持在1,000億美元的水準,而讓台灣經濟至少仍能有1%以上的成長。  下策是在未來的兩、三年內,兩岸不但在政治上的互信盡失,且關係持續惡化下,上述台灣最大的貿易順差1,565億美元也隨之盡失,且呈現出整體貿易逆差激增時,台灣經濟必將重挫,台幣也必將隨之大幅走貶。  在上述極端的情況下,戰爭既無助於經濟問題的解決,也無法扭轉政經頹勢。蔡政府又何如在落入不可逆的下策前,先有止損的政經良策?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