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IPEF」的搜尋結果

搜尋結果:9

兩岸政策2、3、4 侯友宜:就職一年內重啟ECFA平台解決貿易爭端機制

要聞

兩岸政策2、3、4 侯友宜:就職一年內重啟ECFA平台解決貿易爭端機制

【中時 周毓翔、黃世麒】國民黨總統候選人侯友宜今開記者會公布兩岸政見,他提出「兩個目標三個主張四個戰略縱深」,侯表示,「捍衛國家安全」、「保障台灣人民人權」是兩岸政策的兩大目標,其中兩岸對話必須優先談人權問題,為加強保障台灣人在大陸的人身自由,提出三項具體主張,包括將運用兩岸海基會、海協會的聯繫機制,杜絕台灣民眾被無理盤問、留置與騷擾;落實台灣民眾人身自由受限案件24小時通報機制;以及將行政拘留案件,納入兩岸司法互助協議。 侯友宜強調,兩岸交流過程中,一定要有監督機制,因此將建立國會、司法、青年三個監督機制,做到廣納社會意見、落實公開透明,並確保兩岸關係進展,符合台灣最大多數民意。國會監督機制部分,承諾將在一年內完成「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立法;司法監督部分,則將建立必要的社會安全網,並確保司法獨立、公正的運作,也監督各級政府,包括總統本人,都必須遵守相關法規;至於青年監督機制,未來會在總統府下設置「青年兩岸事務委員會」,由18到40歲來青年組成,確保青年意見落實在兩岸政策。 至於四大戰略縱深,侯友宜也說明,第一項為國防戰略,就職後10個月內將公布《中華民國國家安全戰略》,將「3D戰略」進一步具體化,達到「促進繁榮」、「確保民主」與「強化安全」的目標。第二項為對話戰略,在就任一年內即會啟動海基、海協的兩會對話協商,優先確保人權、解決民生問題,並透過全面恢復民間交流,降低敵意、累積善意。 除了充分落實既有的兩岸司法互助協議外,也要擴大參與跟國際之間的打擊犯罪,台灣、大陸、其他國家必須緊密的合作,如此才能讓政府公權力成為台灣人民生命財產最堅實的保。最後則是經濟戰略縱深,除了爭取加入CPTPP、IPEF等重大區域貿易協定外,就職一年內重啟ECFA平台解決貿易爭端的機制,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完成後,逐步推動下一步兩岸貿易談判。

要聞

台灣尚未加入IPEF 經貿辦這樣回應

對於國民黨6日批評台灣尚未加入印太經濟架構(IPEF),行政院經貿辦做出四點回應。經貿辦強調,台美關係近年來獲得全面性的提升;並表示依據目前所觀察到的最新發展,尚未加入尚IPEF不會對我國有不利影響。 國民黨台北立委參選人徐巧芯6日揭露一份內部文件指出,去年4月行政院政委、經貿辦總談判代表鄧振中,以及時任駐美代表蕭美琴,與美國貿易代表戴琪進行雙邊視訊時,美方未正面回答是否邀請台灣加入IPEF。我方當時則回應,台灣內部將認為開放萊豬與福食付出政治代價仍無法獲邀,顯示美國不支持。 以下為經貿辦四點回應: 一、台美關係近年來獲得全面性的提升,在經貿、外交等領域都有長足進展,全民都有目共睹。台美關係的進步不應以一份看來似為沙盤推演的參考文件質疑。 二、整體而言,台美間在推動經貿及避免雙重課稅方面已有具體進度,也符合國家需要。我國雖然還沒有加入印太經濟架構,但在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及避免雙重課稅方面都有進展,雙方已經在本年6月1日簽署台美貿易首批協定,美國國會也在委員會無異議通過台美避免雙重課稅的相關法案。 三、爭取更大國際經貿空間是政府重要政策,近年來已有很大進展,例如我國與加拿大在10月24日宣布完成台加投資協議(FIPA)談判,11月8日與英國簽署提升貿易夥伴關係(ETP)協議,都是重要的證明案例。 四、我們對於IPEF會密切注意,依據目前所觀察到的最新發展,尚不會對我國有不利的影響。

要聞

陳揆:台美關係愈來愈好 爭取在IPEF有所貢獻

對於國民黨立委參選人徐巧芯質疑,IPEF(印太經濟架構)會議談參,台灣不在創始國名單中,並批評民進黨2024副總統候選人、前駐美代表蕭美琴「戰貓外交」是卑躬屈膝?對此,行政院長陳建仁6日表示,台美關係愈來愈好是有目共睹,對於IPEF台灣也在爭取有所貢獻,希望在野黨不要輕易抹煞。 陳揆出席「第6屆政府服務獎頒獎典禮」,受訪時表示,台美關係近年來越來越好,相信全體國人都有目共睹,這幾年來,我們跟美國兩國之間簽署了「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首批協定),以及在避免雙重課稅這個部分也都有所進展,這是全體國人跟第一線外交人員共同努力的成果,在野黨不應該輕易抹煞。 關於IPEF的議題,陳揆說,實際上這個架構現在還在形成當中,台灣也正在持續參加,希望在野黨能夠跟政府一起來努力,爭取台灣在IPEF有所貢獻,而非為了選舉私利,刻意來操作,然後輕易來抹煞,我相信這樣做,也非國人所樂見的。 行政院副院長鄭文燦出席第6屆政府服務獎頒獎典禮受訪時則表示,台美在過去幾年當中,不管在國安、外交合作、經貿交流,或是能源、半導體、醫藥及教育領域,都有非常大的進展,特別是今年簽署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達成第一階段五項協議,現在即將進入第二階段,會有更多的議題,正在準備能夠做更多的協議,對於促進台美之間的經貿往來,以及增加企業方便都有很大的幫助。 鄭文燦也提到,目前美國眾議院也通過台美避免雙重課稅的租稅協定,將來如果能夠完成的話,對於促進互相投資、避免雙重課稅也會有很大的助益。總之台美之間是走在一個正確的道路上。 至於IPEF,鄭文燦表示,目前是在形成階段,台灣在這之中也表達意願,爭取參與的機會,不管在往後多輪次的邀請過程,台灣一定會表達積極的意願。目前因為簽訂了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同時又有與加拿大跟英國之間推動類似協議,兩國都是未來CPTPP的重要會員國,未來也有助於台灣爭取區域經貿組織的參與權。 鄭文燦說,台灣在國際外交上遇到很多困難,國人應該團結一致,應該要努力爭取每個機會,不應該是想辦法扯後腿。

IPEF斷手骨,台灣產業顛倒勇

名家

IPEF斷手骨,台灣產業顛倒勇

隨著2023年的接近尾聲,雖然全球戰爭、氣候變遷和政治混亂的消息仍舊此起彼落,但新一輪的全球政經情勢正在我們的眼前悄悄起了變化。 首先,11月初,大西洋兩岸的通貨膨脹同步出現了令人欣喜的下降。美國10月消費者物價年增率(通膨率)降到了3.2%,僅比2%的央行目標高出一個百分點多一點;英國10月通膨率則降至4.6%,創兩年來新低;兩者顯然都比預期來得好。過去18個月的物價增長好像一下子變成了過去式。這讓美國總統拜登和英國首相蘇納克都喜上了眉梢。眾所周知,美國和英國明年都要面臨選舉考驗,如果金融市場可以對「軟著陸」重新燃起希望,則對拜蘇兩人的選情肯定大有助益,也會讓西方世界對明年經濟展望重新燃起希望。 但經濟要好,政治的妥協不能少。這也讓中美兩國的關係吹起了暖風。  先是11月8日,大陸國家副主席韓正在新加坡舉行的第六屆創新經濟論壇開幕式發表主旨演講時表示,中美之間最近展開的重要高層接觸,提升了國際社會對中美關係改善的正面預期。而11月15日的中美兩國元首的「習拜會「也沒讓大家失望,兩國權力的格局確實發生了微妙且明顯的變化。 國際情勢的爾虞我詐本來就不是升斗小民可以理解的,要說情勢已經逆轉肯定言之過早,但美中兩國確實各有各的煩惱,繼續任性而為只會傷人自傷。俄烏戰爭仍未結束加上以巴衝突方興未艾,一樁接著一樁的地緣政治緊張讓不可一世的美國正面臨著國際戰事烽煙四起的麻煩。雄霸一方的中國也好不到哪裡去,從疫情解封之後的經濟不如預期,甚至面臨了可能的通貨緊縮、外資撤離、房企違約,北京政府何嘗不是一個頭兩個大。在美國前總統川普陰影籠罩著全球地緣政治上空的現在,種種的因緣果報自然而然讓美中兩國邁向了偃旗息鼓,整個亞太地區正在迎來一個截然不同的新階段。 但值得台灣注意的插曲是,在11月中舊金山亞太經合會(APEC)年會揭幕之前,美國主導的印太經濟架構(IPEF)突然撤回對有關促進數位貿易條款的支持,令滿懷期待的亞洲參與國大失所望。這是一個會讓亞太區域經貿陷入失衡的意外變局。隨著日本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以及中國主導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逐漸成形,美國重返亞太的可能性已越來越小。與此同時,中國的貿易網絡必將不斷壯大,一來一往,亞洲各國對美國很難再抱任何幻想,加上川普已經公開表示,把IPEF撕毀將是他未來重回白宮後的第一個任務,這將讓中國更有機會將亞太貿易的話語權盡收手裡,亞太各國在政經布局上肯定會開始另有一番打算。  在政治層面,美國退位將讓中國政府開始大展手腳,推動中國產業的向外擴展,甚至藉著RCEP和CPTPP的壯大,順利和日韓、東協與南亞展開新階段的合縱連橫;在經濟層面,如果明年的全球經濟暖風吹起,升息陰影反轉直下,降息預期將讓區域分化下的全球供應鏈首度迎來全球經濟的復甦,每個國家的產業都將在小院高牆和友岸代工中展開新一輪競賽。那麼,早已淪為外交孤兒的台灣,要怎麼擺脫亞太經貿的斷線,讓台灣產業不會在關貿邊緣化中走向孤軍奮戰?  事實上,半導體產業已讓台灣站上了全球供應鏈的有利位置,各國也因此更加認識了台灣的產業利基,在全球更在意供應鏈穩定和國家安全的今天,IPEF的形同腰斬其實提醒了台灣政府,我們的經貿戰略需要改弦易轍,就像前行政院長陳沖所言,現在已經不是考慮CPTPP、APEC、IPEF,哪雙鞋比較合腳的時候,台灣總不能連一雙鞋都沒有,就要求產業各個赤腳上陣迎向未來。  現在的台灣,真的不缺各種峰會、口號和計畫,缺的是真實可行、劍及履及的戰略:在貿易協議方面,我們不妨透過台美貿易倡議的雙邊戰略,槓桿促成台灣加入多邊體系;在技術標準和資本運作方面,我們應該培養出一批跨國的談判人才;在面對RCEP及CPTPP的競合方面,我們必須規畫出一個可以保住台灣競爭優勢的戰略;更重要的是,面對老齡化和少子化,我們還得擘畫出一個讓年輕人願意拚搏的國家新藍圖。其實,IPEF跛腳一點都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繼續溫水煮青蛙,台灣產業「愛拚才會贏」的精神全球有目共睹,想讓大家對台灣再度刮目相看,那就拿出打斷手骨顛倒勇的精神拚一把!

面對川普喊退群,IPEF還有戲唱嗎?

名家

面對川普喊退群,IPEF還有戲唱嗎?

美國前總統川普日前在愛荷華州的演講指出,如果明年11月贏得總統大選,將要撤銷印太經濟架構(IPEF)。川普這番「退群」預告,讓美國總統拜登最重要的對外經濟大戰略,再次躍入世人的眼簾,IPEF迄今利弊互見的推展進度,也應該受到階段性的檢視。  川普在2017年就任總統後,陸續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聯合國巴黎氣候協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聯合國批准的伊朗核協議、以及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準備在總統大選捲土重來的他,將IPEF稱為「TPP的2.0版」(TPP TWO),這固然是延續他退出國際場域、美國優先的一貫施政思維,但就實務面,川普認定,這個架構會再一次危及美國的農民和製造業,而友岸外包產業鏈的建立,也意味著更多工作機會的流失。 TPP在美國退出後,已轉型為日本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拜登2021年就任美國總統之後,並沒有重回CPTPP,而是在去年組建全新的IPEF,做為圍堵中國大陸的西太平洋經貿戰線。成員除了美國、澳洲、紐西蘭、斐濟,以及日本、南韓與印度之外,還包括汶萊、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泰國、越南等東協國家。其中,美國和印度不是CPTPP和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的成員,而日韓紐澳和東協十國,則都加入中國大陸主導的RCEP。  標榜「高標準-高品質」的CPTPP與RCEP,同樣重視市場開放與關稅減免,IPEF則不同,成員國是基於共同的民主價值,為了建立「友岸外包產業鏈」,強化彼此的經貿關係,以降低各國進出口對中國大陸的依賴。從各成員國5月在雅加達、9月在曼谷、11月在舊金山舉行的會議,針對經濟貿易、氣候變遷、能源轉型、公平賦稅、乃至於反洗錢、以及航行安全和反制海盜等面向進行商議,可以看得出來,IPEF的政策目標,不僅是經貿交流,而更著重於經營夥伴圈的網絡關係,以及政治、外交、經濟、安全層面上,更長久的共同利益。 然而,要建立長久的共同利益,談何容易。根據彼德森國際經濟研究院今年9月和10月的研究報告,美中貿易戰的「貿易武器化」,有兩個重要的觀察基礎。其一,印太經濟國家對於中國大陸進出口的貿易依存度,因國家的經濟發展程度而不同、因經濟結構的出口產品而不同。其二,除了美國、日本和斐濟,印太經濟國家從2010年到2021年,從中國大陸進口的集中程度,並沒有降低;而在出口方面,除了澳洲出口到中國大陸有略為移轉到美國以外,其他國家出口仍都高度仰賴美中市場;馬來西亞在此期間,出口到美國比重從14%提高到20%,到中國也從18%提高到21%;越南出口到美國從24%提高到29%,中國更從9%提高到20%。  換言之,IPEF的政經視野看似宏觀,其實是以美國價值為核心的「如意算盤」,但面對經濟前景不明的印太區域情勢,以及國際間各有所圖的合縱連橫,不免要面臨「組織太多」、「標準太高」、「配合太難」的現實,其發展前景也就難以樂觀。 首先,在後全球化時代,區域經貿組織太多,成員國家的高度重疊,各國政府得以比較不同組織的實質獲益。就此觀之,IPEF只是初創,成立一年多以來,仍看不出更具體的願景。其次,英國於今年成為CPTPP的會員國,符合歐美國家向來重視的「勞動環境」、「環境保育」、「淨零碳排」,然而,對於東南亞國家來說,高懸在上的標準,是不可承受之重。再者,拜登基於國會限制與國內工會反對,不願意「逐步開放市場,分階段減免關稅」,也大大減損了美國在IPEF所能給予的實質經貿利益,成員國家在定期選舉的壓力下,難以全力配合,也是預料中事。 最後,由拜登單方面提出的該架構,並不是美國國會兩黨有共識的既定政策。2024年美國總統大選政黨輪替的陰霾,只要揮之不去,則「人去政息,人走茶涼」,無疑是各國政府必須納入考量的「非經濟」因素。而根據美國最新民調,在13份獨立機構所做的選情調查中,拜登輸掉11份,顯示川普回任總統大位的機率並不低。  因此,相比RCEP和CPTPP的行穩致遠,IPEF在明年11月美國總統大選結束之前,勢必不會有實質的進展。而隨著G7與G20的此消彼長、今年擴容的金磚國家在5+6後的發展、乃至於2025東協經濟共同體能否如願成立,都會影響到印太經濟國家,更關係到IPEF的命運。

要聞

陳冲:哪雙鞋不合腳? APEC、IPEF、CPTPP

前行政院院長、現任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指出,最近APEC「平順」落幕,習近平對拜登拋出「地球足夠大」容得下中美各自和共同發展,此番話,令人想起十年前,習近平曾向歐巴馬表示「太平洋夠大」容得下中美兩國,由措詞言語可以看出,十年之間,大陸的視野已然不同,由亞洲擴至全球,只不知我們外交觀點是否還在井底。 依以往參加APEC資深官員會議經驗,APEC一向以促進自由貿易、反對保護主義為主軸,印證1994年的茂物宣言(Bogor Declaration),就是以在2020建立FTAAP(亞太自由貿易區)為目標,轉眼2020已過,政治人物拿出WTO的老把戲,low-hanging fruit(低掛果實),也就是低標準的太子城願景2040(Putrajaya Vision 2040),一口氣就延長比賽二十年,置自由貿易於腦後,各國領袖也毫無愧色,不以為意。 反正APEC在法律上只是個論壇,不算個組織,當個雞肋也無妨,不過其他亞太國家或多或少都已簽有幾個多邊、雙邊自貿協定,但台灣自2013年起就無關稅減讓的業績進帳,遇此困境,應比其他國家更為心焦,2020年(及之後)與會的部長或所謂領袖代表,又怎能一言不發? 在APEC會期中,比APEC更搶鏡頭的,就是主辦國在場邊同時舉辦的IPEF(印太經濟架構)會議,其不僅因拜登「打電話」遲到,把各國領袖晾了一個多小時而出名,而且還因預訂宣布的數位貿易條款突然怯場,一事無成收場,最後更因川普放言2024重返白宮後,將撤銷協議(knock out TPP Two)而遠近知名,結果是TPP Two比IPEF名聲還要響亮。 陳冲指出,談起IPEF,台北經貿官員真是有苦難言,當年為彌補川普退出TPP美國在亞太的經貿真空,拜登在2021/10宣布將組建IPEF,不僅印太大於亞太,可抗衡北京的一帶一路,而且又穩定全球供應鏈,兼顧環境永續,一舉數得。 可惜美國瞻前顧後,想對抗大陸,又唯恐大陸不悅,2022/5/23成立的IPEF竟然獨缺供應鏈要角的台灣。為補此缺憾,乃又發明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與台灣另起爐灶,但因具有IPEF Two性質,為利於日後與IPEF對接,在內容設定上難免礙手礙腳,國內議論不少。總之,美國在印太/台灣問題上,想要刀切豆腐兩面光,但苦了台灣兩面不是人,一方面無緣加入IPEF已感委屈不在話下,另一方面TIFA或貿易倡議又忌談關稅減讓,更慘的是還要強顏歡笑,卻又講不清楚倡議內容與WTO的貿易便捷化比較有啥優越之處。 川普揚言取消TPP Two,顯然是對2017年上任次日即退出TPP之舉深感自豪,也對國內反對自由貿易、主張保護主義的呼聲有所交代,有利來年大選。TPP由早年Trans-Pacific Strategic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轉為TPP,進而變身為現在的CPTPP,是一連串的意外與偶然,但畢竟是美國亞太戰略重要的一環,也符合多數亞太國家的利益,CPTPP內部成員也曾翹首盼望美國重返。台灣了解其中利害,業已遞件申請,但北京動作早先一步,考慮當前地緣政經情勢,實在前景難卜。 其實國內專家都知道,兩岸ECFA相對其他自貿安排,只是手段,並非目的,但因2013年的民粹運作,很難期待國人能迅速凝聚共識。奇怪的是,當年譏笑ECFA中F(Framework)的人士,認為只是架構,現在卻對IPEF的F(Framework),趨之若鶩,只是不可得罷了。 陳冲指出,CPTPP、APEC、IPEF,究竟哪雙鞋不合腳?老實說,對台灣,這已不是鞋的問題,這是削足也要適履的問題,經過十年的折騰,已經錯過談關稅減讓,市場准入的自貿協定時代,總統或準總統可曾注意,十年之間,對岸眼光已由亞洲轉向世界,台灣卻與世界漸行漸遠?

IPEF部長會議落幕 鄧振中:現階段沒威脅到台灣

要聞

IPEF部長會議落幕 鄧振中:現階段沒威脅到台灣

對於外界關心印太經濟架構(IPEF)於APEC期間召開部長會議後,美國的下一步是否會邀請台灣加入?行政院政委、經貿辦總談判代表鄧振中於舊金山時間15日表示,台灣可以放心的是,並沒有被隔絕在國際社會之外,現階段也沒有威脅到台灣任何地方。 鄧振中在15日雙部長會議記者會表示,知道IPEF動態大家都很關心,IPEF也藉APEC開了蠻長一段時間會議,並宣布成果,台灣方面很注意,恭喜他們能夠達到今天成果。但比較我們跟美國簽貿易協定,可以清楚看出標準都比它高,更能凸顯台灣可以遵守高標準。 至於IPEF裡面碰到困難,鄧振中說,可以從其他來源知道是在甚麼地方,不過不便講別人事情。就IPEF目前發展,台灣應該可以很放心,台灣並沒有被隔絕在國際社會之外,也會持續關心。假如到一個階段,台灣覺得應該要參加或是有特別需求,相信提出後各國應該會做相當大考慮,但現階段沒有威脅到台灣任何地方。

捕鯨問題引發美日衝突 日揚言退出IPEF

國際

捕鯨問題引發美日衝突 日揚言退出IPEF

美、日、韓三國領袖即將在18日召開高峰會,商討印太經濟框架(IPEF)的安全合作議題,但美國貿易代表署卻在開會前夕提議將禁止捕鯨條款加入協議,引來日本不滿,甚至威脅退出印太經濟框架。 印太經濟框架是美國總統拜登在去年發起的組織,由美、日、韓三國主導,再加上紐西蘭、澳洲、印度及東南亞各國,總計有14國參與,目的是讓美國參與印太地區經濟合作並聯手對抗中國及北韓勢力。 去年以來美、日、韓三國領袖雖已開過12次會議,但多半是在大型國際組織高峰會期間順道舉行的小型討論。18日在美國馬里蘭州大衛營舉辦的將是第一場專門會議,因此格外受到外界關注,不料美、日卻在開會前夕起衝突。 一名日本官員向《金融時報》表示,日本政府認為捕鯨問題與印太經濟框架毫不相關,若美國堅持將禁止捕鯨條款加入協議,日本將退出印太經濟框架。日本首相辦公室發言人四方敬之表示,協商還在進行中,因此政府拒絕對此發表回應。

美抗中找盟友 傳將與日發表晶片合作聲明

國際

美抗中找盟友 傳將與日發表晶片合作聲明

根據美日多家媒體報導,日本與美國26日預定發布一份有關強化半導體和先進技術合作的聯合聲明。該聲明將涵蓋有關下一代半導體開發的時程表,以及針對人工智慧與量子技術等領域進行攜手合作的計畫。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日本官員指出,日本經濟產業大臣西村康稔目前正在美國底特律出席亞太經合會的貿易部長會議。他與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計畫26日在場邊進行會談,針對這份聯合聲明內容進行最後的敲定。 據了解,這份聲明內容將表明為了強化經濟繁榮與合作,以及維持與強化地域經濟秩序,深化美日合作將不可或缺。文中預料還會提到美日將可透過「印太經濟架構」等框架進行合作。 美日兩國之間的尖端科技合作,早在上周末在日本廣島登場的七大工業國(G7)峰會上,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與美國總統拜登就已經對此達成具體共識。當時美日在內等G7領袖還批評中國的「經濟脅迫」,同意將致力對中國進行「去風險」。 特別是在半導體供應鏈已成為經濟安全的中心之際,該日本官員指出,美日將增強兩國研發中心的合作關係。其中美國政府計畫斥資110億美元建立「國家半導體技術中心」,之後還會在全美各地建立據點。至於日本政府則在去年已設立「技術研究組合最先進半導體技術中心」。 針對中國經濟威脅日益升高,美國不斷在爭取盟友合作,企圖藉由共同發展技術來對抗中國。美國除了拉攏日本、荷蘭對中國實施一系列晶片生產技術出口管制,另外還結合這些國家共同擴張晶片產能,確保半導體供應無虞。   其中又以日本政府最為積極,它所注資的半導體公司Rapidus已與美國IBM建立合作關係,另外它還對美光提供補貼,協助日本發展下一代記憶體晶片。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