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WeWork」的搜尋結果

搜尋結果:23

WeWork破產,閃電擴張為何不work了?

名家

WeWork破產,閃電擴張為何不work了?

文/蕭佑和■創投公會會員、中華開發資本經理 以共享辦公室業務打響名號的WeWork前陣子宣布在美聲請破產保護,從「閃電擴張」搞成了「閃電失敗」,還讓投資超過百億美元的大股東軟銀集團創辦人孫正義灰頭土臉,坦承該投資案是他的「人生污點」。一樣都是閃電擴張,為什麼Airbnb、Uber能成功,WeWork卻失敗收場呢? 簡單說,WeWork做的是「二房東」生意,在全球各地的黃金地段租下長期空間後,再分租給其他企業、新創公司做使用。WeWork自2010年成立後,僅花了短短四年,估值就超過10億美元,並持續在全球設立據點,到了2019年估值甚至達470億美元,成為美國估值第二高的獨角獸公司。儘管WeWork在2019年曾爆出創辦人Adam Neumann的醜聞,但在他辭去執行長職務後,WeWork仍在2021年美國風光上市。  WeWork的高速成長,孫正義旗下的軟銀願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功不可沒。願景基金前後共投資了WeWork 160億美元,讓WeWork有充足的銀彈四處獵地,拉開與同業的差距。只不過,雖然背後有很硬的靠山,WeWork最終還是把「閃電擴張」搞成了「閃電失敗」。  「閃電擴張」是指在不確定的環境下,將「速度」置於「效率」之上,讓對手在來不及反應前,建立起長期競爭優勢。然而,「閃電擴張」未必適用於所有行業,背後還有三個大前提: 共享空間市場持續成長,但WeWork卻愈虧愈多  一、市場夠大:  為了贏下一個小市場,而燒了一堆錢是毫無意義的事。因此,「閃電擴張」的前提絕對是市場要夠大,才有機會提供贏家「鉅額的回報」。  儘管過去幾年新冠疫情攪局,但隨著遠距、混合工作型態日益被業主接受,共享空間市場絲毫沒有停下成長的腳步。根據調研機構Market Growth Reports的報告,2022年全球共享空間市場規模為144億美元,並將以17%的年複合成長率在2028年達到374億美元。毫無疑問,這肯定是個夠大且具發展潛力的市場。  二、高毛利率:  就算搶下市占率,如果毛利率不夠高,公司還是很難獲利,更別說把之前燒的錢給填回來了。  翻開WeWork過去五年的財報,毛利率皆在20%以下,五年內有兩年是負毛利,最差的甚至到-20%。  在毛利率不高的狀況下,閃電擴張只會加劇虧損。根據財報顯示,WeWork光在過去五年就虧了近145億美元,把願景基金的錢燒光了,也還看不到獲利的一天。  三、網路效應:  網路效應是指產品或服務的價值,會隨著使用人數的增加而提升,像是社群軟體、拍賣網站、求職網站、交易所等,越多人使用,它們就越有價值。  具備「網路效應」的產業特別適合「閃電擴張」,因為在這種「贏者全拿」或「贏者多拿」的市場,經營上最大的風險就是速度太慢。要是讓對手取得先機,大家就不用玩了。 錯把速度置於效率之上,二房東生意難做  只不過,目前似乎還看不到共享空間產業有「網路效應」的影子。即便WeWork四處獵地、增加房源,但入住率也不會因此起色。本質上,WeWork就是個買賣業,有機的指數型增長潛力較為薄弱。Uber、Airbnb就有所不同,它們除了是真正的輕資產模式,用戶出了國也還是會用到,形成了跨國的網路效應,進而增加用戶的ARPU值(Average Revenue Per User)。  或許,WeWork根本就不適用「閃電擴張」。在成熟的房屋租賃市場,產業格局相對確定,更應該把「效率」置於「速度」之上,在「租入」與「出租」間取得動態平衡。算好每一筆帳,盡可能地提升利潤。  就像萬豪酒店採「輕資產」策略管理旗下品牌酒店,WeWork在打響品牌後,可以花更多力道在加盟體系,透過品牌力來創造營運槓桿,二房東就搖身一變成為房產租賃顧問。如此一來,營運上才不需要一直先墊錢,被這些長租合約壓得喘不過氣來。

國際

年終盤點 今年破產的知名企業

2023年進入尾聲,今年對部分美國家喻戶曉的零售商和企業而言是艱難的一年,隨著經濟走出疫情,企業面臨高成本、供應短缺和競爭加劇所產生的一連串問題。數家大型企業宣告破產,包括WeWork、連鎖藥局Rite Aid、家用品連鎖店Bed Bath & Beyond,和電動卡車製造商洛茲敦汽車(Lordstown Motors)等。 WeWork曾是美國最有價值的新創公司,今年經歷了一場瘋狂的旅程,最終在11月聲請第11章破產保護。然而市場並不意外,因為這家昔日的科技獨角獸最在疫情爆發之前就已陷入業務困境。WeWork在破產前一個月表示,越來越多人在家工作,疫情動搖其核心業務。 2019年WeWork試圖IPO失敗,披露該公司虧損高於市場預期,以及與共同創辦人暨當時的執行長紐曼(Adam Neumann)的潛在利益衝突。

WeWork破產、科技股疲弱 軟銀Q2大虧62億美元

國際

WeWork破產、科技股疲弱 軟銀Q2大虧62億美元

日本軟銀集團(Softbank Group;9984.JP)繳出最新財報,雖旗下願景基金(Vision Fund)因出售Arm股權而錄得獲利,但集團合併淨損達62億美元,先前重金投資的共享辦公司新創WeWork破產,也帶來慘重損失。 CNBC報導,軟銀11月9日公布,2023會計年度第二季(截至2023年9月30日為止)...詳全文(本文由 MoneyDJ新聞 授權轉載)

WeWork拖累 軟銀慘虧62億美元

國際

WeWork拖累 軟銀慘虧62億美元

軟體銀行(Softbank)願景基金(Vision Fund)至今連續兩季投資獲利,但依舊無法扭轉軟銀頹勢。受到日圓貶值提高海外債務負擔,以及共享辦公空間服務業者WeWork破產影響,軟銀上季(7至9月)大虧62億美元。  軟銀上季營收1.67兆日圓(約110億美元),但淨損9,311億日圓(62億美元),不僅大於前一季的4,776億日圓淨損,且與去年度同期的3.0兆日圓獲利相比落差顯著。華爾街原先預期軟銀上季淨損1,141億日圓,但實際金額高出許多。  軟銀表示願景基金上季投資獲利213億日圓,是連續第二季投資獲利,主因是願景基金近日將安謀(ARM)股份賣給軟銀子公司,恰巧彌補願景基金對其他科技公司的投資損失。  軟銀財務長後藤芳光表示:「大環境仍險峻,但相信市場已經觸底,正一步步朝正面發展。」  儘管願景基金投資獲利,但包含願景基金在內的軟銀科技投資事業在上季虧損2,589億日圓。該事業在今年度第一季(4至6月)締造獲利,是過去六季以來首度獲利,沒想到好景不常,主因是上季科技股表現慘淡害軟銀蒙受不少損失。  另一方面,軟銀持股50%的WeWork長年虧損,也連累軟銀在上半年度(4至9月)認列2,344億日圓損失。回顧2017年軟銀首度投資WeWork時,軟銀社長孫正義曾看好WeWork的新形態辦公室租賃服務前景光明,不料疫情封城期間辦公空間需求銳減,而疫情過後各地商辦租金飆漲讓WeWork現金耗盡,近日終於向美國法院申請破產保護。  受此影響,軟銀上半年度虧損1.41兆日圓,與去年度同期的3兆日圓獲利形成強烈對比。  往年親自主持財報發表會的孫正義近年不再積極曝光,尤其在軟銀一連串投資失利後,他曾自責當初看錯WeWork是他一生污點,並在去年表示軟銀在投資市場將轉為防守模式,直到今年6月才改口表示軟銀將再度採取進攻模式,主因是生成式AI竄起讓他對科技業再度燃起熱情。

美國兩成商辦閒置,WeWork破產將令問題變得更糟

國際

美國兩成商辦閒置,WeWork破產將令問題變得更糟

CNN Business週二(11月7日)報導,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房地產教授Stijn Van Nieuwerburgh表示,共享辦公室經營商WeWork Inc.的破產對辦公室市場構成重大衝擊、特別是因為市場早已陷入嚴重困境。房地產資訊供應商CoStar公布的數據顯示,紐約市、舊金山和波士頓合計約佔WeWork 42%...詳全文(本文由 MoneyDJ新聞 授權轉載)

國際

共享辦公WeWork聲請破產

共享辦公室服務業者WeWork6日依據《破產法》第11章於美國紐澤西州聲請破產保護,顯示該公司即便有金主日本軟銀集團在背後撐腰,但依然無法度過高層不當決策、租賃過於昂貴與商辦需求下滑的嚴峻考驗。  根據WeWork向紐澤西州破產法院提交的文件顯示,該公司擁有約150億美元價值的資產並背負186億美元的債務。WeWork亦呈報,該公司積欠近1億美元的租金與租賃終止費用。  WeWork執行長托力(David Tolley)表示,該公司約九成債權人已同意將他們的債務轉換為股權,從而消除約30億美元債務。WeWork強調,美國與加拿大以外的營業據點將持續營業,不受此次聲請破產影響。截至6月底為止,WeWork在全球777個地點提供辦公空間。  這對於持有WeWork約74%股份的軟銀與其執行長孫正義而言,可說是一大打擊。WeWork今年迄今股價暴跌逾99%,這些股票眼看就要淪為壁紙。  不僅如此,軟銀集團還砸下數十億美元紓困,試圖拯救WeWork從營運低谷翻身。軟銀如今坦言,除非WeWork在破產時重新協商昂貴租約,否則該公司難以存活下去。  WeWork創立於2010年,當年風光時估值一度達到470億美元,被譽為最有價值的新創企業之一。但創辦人紐曼(Adam Neumann)為了追求迅速擴張犧牲利潤,後來更因不當管理風格與自肥交易引發爭議,最後於2019年被趕出公司。  另一方面,新冠疫情爆發帶動居家辦公風潮興起,導致商辦需求銳減,連帶使得WeWork虧損如雪球般擴大。  WeWork2019年嘗試首度公開發行(IPO)失敗,2021年10月改變策略,透過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成功借殼上市。但上市無法解決公司根本問題,商辦需求下滑與利率飆漲持續對於WeWork財務帶來壓力。

國際

富爸爸也難救 WeWork聲請破產

共享辦公室服務業者WeWork6日依據《破產法》第11章於美國紐澤西州聲請破產保護,顯示該公司即便有金主日本軟銀集團在背後撐腰,但依然無法度過高層不當決策、租賃過於昂貴與商辦需求下滑的嚴峻考驗。 根據WeWork向紐澤西州破產法院提交的文件顯示,該公司擁有約150億美元價值的資產並承擔186億美元的債務。 WeWork強調,美國與加拿大以外的營業據點將持續營業,不受此次聲請破產影響。 這對於持有WeWork約74%股份的軟銀與其執行長孫正義而言,可說是一大打擊。WeWork今年迄今股價暴跌逾99%,這些股票眼看就要淪為壁紙。 不僅如此,軟銀集團還砸下數十億美元紓困,試圖拯救WeWork從營運低谷翻身。軟銀如今坦言,除非WeWork在破產時重新協商昂貴租約,否則該公司難以存活下去。

富爸爸軟銀也撐不住 WeWork聲請破產

國際

富爸爸軟銀也撐不住 WeWork聲請破產

【時報編譯柯婉琇綜合外電報導】由日本軟銀集團支持的辦公室共享平台WeWork周一就《破產法第11章》(Chapter 11)向紐澤西州聯邦法院聲請破產保護。WeWork表示,該公司已經與其絕大多數抵押貸款債權人達成協議,並準備削減「非經常性」租賃業務。 該公司發布新聞稿指出,此次破產聲請僅限於WeWork在美國和加拿大的營業據點。根據破產聲請文件,WeWork的資產與負債介於100億至500億美元。 WeWork曾是美國身價最高的新創公司。2019年在由孫正義(Masayoshi Son)軟銀集團領軍的融資輪中,WeWork的估值達到470億美元。5年前該公司曾嘗試發行股票上市,但最終以失敗收場。 新冠疫情爆發使情況變得更糟,許多公司突然終止租約,而隨之而來的經濟衰退迫使更多租客關門停業。在8月提交的監管文件中,WeWork即披露公司可能宣布破產。  在周一暫停交易之前,WeWork股價已經跌至83美分。軟銀集團目前股價下跌0.30%。 軟銀持有WeWork約60%股份,且為了該公司的振興計畫已砸下數十億美元。此前軟銀坦承,除非在破產時重新協商其昂貴的租約,否則該公司將無法存活下去。

美共享巨頭 亞太挽頹勢

兩岸

美共享巨頭 亞太挽頹勢

在市場盛傳破產消息陰霾下,WeWork在11月1日股價暴跌近47%,市值不足1億美元。但陸媒界面新聞報導,WeWork北京辦公場所目前人滿為患,並沒有受到破產消息影響,目前朝陽大悅城的WeWork辦公地兩人間已經租完,均處於正常辦公狀態,而在附近遠洋國際中心的場地只剩下一間可出租。 WeWork中國今年8月再次強調,已經在2020年與WeWork Global分離,WeWork中國擁有獨立營運和管理能力,而非WeWork的分公司或子公司。WeWork在2020年時指出,公司正在出售其中國業務的多數股權,WeWork中國投資人摯信資本已追加投資2億美元,現在擁有其中國業務超過半數的股權。WeWork母公司We Co.將放棄對中國業務的控制權,但將繼續收取年度服務費。 WeWork自2016年進入中國市場,目前已在12個城市有超過100處共享辦公空間。報導引述WeWork中國現場人員表示,目前WeWork中國進行了本土化調整,「WeWork Global下市對我們沒有什麼影響」。 三年的新冠疫情嚴重衝擊共享經濟各層面,不少原本就有盈利問題的共享巨頭們因為線下需求減緩背景下,迫使尋找新的出路。 另一方面,也有共享巨頭享受到疫後復甦的新機遇。Airbnb在2日公布2023年第三季業績,期間營收成長18%至34億美元,淨利潤44億美元。不少功勞要記在中國市場的強勁增長,中國旅遊行業持續回暖正在帶動亞太地區,甚至全球旅遊市場的復甦。 Airbnb指出,今年中國市場的復甦態勢良好。第二季平台上中國新用戶數量較前期幾乎近增加一倍,第三季中國大陸地區出境旅遊業務較去年同期增長超過100%,包括上海、北京、廣州、深圳、成都、鄭州等一線以及新一線城市的民眾成為出境旅遊的主要動能。 此外,在疫後旅遊恢復下,家庭旅遊也逐漸回暖,Airbnb平台上,今年夏天三人及以上的帶小孩家庭占比與春季相比擴大近四倍。中國用戶的旅行時間也在延長,平台上近一半的夏季房源艘人為7天及以上的住宿,與今年春季相比接近增長一倍。 雖然大環境背景有相關影響,但當前誕生於美國的許多共享經濟服務在中國市場的發展與動能相較其他地區更加突出,箇中議題或許也值得探討。

國際

《美股》焦點股:超微、網飛、雅詩蘭黛、Paycom、Match、WeWork

【時報編譯柯婉琇綜合外電報導】焦點股: ●超微(AMD)周三大漲9.69%,收在108.04美元。該公司本季展望不如預期,但看好自家AI晶片營收可望在明年突破20億美元,顯示其追趕產業領頭羊輝達的努力取得進展。 ●網飛(Netflix)漲2.06%,收在420.19美元。該串流媒體巨擘表示,繼5月突破500萬大關之後,附廣告訂閱方案的活躍用戶數已突破1500萬個。 ●雅詩蘭黛(Estee Lauder)下修全年獲利展望,股價暴跌18.9%。 ●人力資源技術服務商Paycom Software本季營收展望悲觀,股價崩跌38.5%。 ●Tinder母公司Match Group本季營收展望意外疲弱,股價收跌15.3%。 ●WeWork崩跌46.49%,收在1.22美元。媒體報導,消息人士透露該共享辦公室平台最快在下周於紐澤西州聲請破產保護。

WeWork最快下周聲請破產保護

國際

WeWork最快下周聲請破產保護

財源枯竭的共享辦公室服務業者WeWork先前與房東協商調降房租,無奈營運還是每況愈下。外媒引述消息報導,WeWork最快將在下周於美國紐澤西州聲請破產保護。  WeWork本該在10月2日前向債權人支付利息但已錯過付款日,啟動為期30天的寬限期。假設WeWork無法在30天內付款,將被視為債務違約。  該公司為此在10月31日緊急和債權人達成協議,爭取到額外七天寬限期,但依舊難逃破產的命運。  WeWork發言人在31日提交證交會(SEC)的文件中表示:「還款寬限協議讓我們有時間繼續和重要債權人進行正面溝通,以便公司努力充實資本結構。」  過去幾個月來,WeWork為了挽救事業,已經歷經一連串人事變動。今年8月已有三名董事因為不滿公司策略方向而退出董事會,隨後,WeWork請來四名專長大規模財務重整的新董事加入,協助公司與債權人協商債務重組計畫。  WeWork臨時執行長托力(David Tolley)在9月表示,WeWork背負的租約內容「與市場現況天差地遠」。由於房租占據WeWork營業支出比重超過三分之二,因此WeWork向全球房東提出調降房租的請求,無奈營運依舊回天乏術。  截至今年6月為止,WeWork在全球39國共有777個營業據點,其中229處位在美國。根據WeWork提交美國政府的文件,今年下半年至2027年底為止,該公司尚有100億美元租金待繳,隨後在2028年仍有150億美元租金待繳。  回顧2021年WeWork上市時市值一度高達470億美元,曾被譽為最有價值的新創企業之一,不料短短三年內事業一落千丈。2020年全球疫情爆發後,企業紛紛實施居家辦公,導致商辦需求銳減,WeWork虧損也如雪球般愈滾愈大。  今年上半WeWork已消耗掉5.3億美元,截至6月為止該公司還保有2.1億美元。

共享辦公室業者WeWork傳最快下周聲請破產

國際

共享辦公室業者WeWork傳最快下周聲請破產

消息人士10月31日透露,有日本軟銀集團當幕後金主的共享辦公室業者WeWork,不堪負債累累和鉅額虧損,最快下周聲請破產保護。 《華爾街日報》率先引述內情人士報導披露,這家紅極一時的新創公司,考慮在紐澤西依據破產法第11章聲請破產保護。WeWork股價重挫31日收跌42%,盤後股價跌幅也超過30%,今年迄今累跌96%。 WeWork對聲請破產的消息拒絕評論,但周二稍早曾透露,由於還款寬限期將屆,已與債權人達成部分債務暫時延後償還協議。 在借貸成本增加重創商用不動產業的困境下,WeWork迄至今年6月有淨長期債務29億美元,長期租約超過130億美元。 曾是新創圈當紅炸子雞的WeWork,2019年尋求IPO(首次公開募股)時,估值高達470億美元,但IPO最終夢碎,還因嚴重虧損債台高築,對重金投資的軟銀集團來說已是燙手山芋。

昔當紅新創WeWork傳將申請破產 盤後暴跌四成

國際

昔當紅新創WeWork傳將申請破產 盤後暴跌四成

昔日獲日本軟銀集團重金投資、曾是當紅新創新星的共享辦公室業者WeWork傳出最快將於下週聲請破產,盤後股價暴跌逾40%。 華爾街日報、MarketWatch等外媒報導,消息人士透露,WeWork最快將於下週根據美國破產法第11章聲請破產;WeWork過去曾是新創圈當紅炸子雞,2019年時估值高達470億美元,但財務體質一...詳全文(本文由 MoneyDJ新聞 授權轉載)

國際

改善資本結構 WeWork暫緩支付部分票據利息

共享辦公室服務業者WeWork2日表示,該公司決定暫緩支付與部分票據相關約9,500萬美元的利息,以保留現金改善其資本架構。 WeWork拖欠約3,730萬美元的現金支付利息與5,790萬美元的實物支付債券(payment-in-kind notes,即債務人以額外債券支付利息),這些款項應於2日支付。 WeWork在一份監管文件裡表示,在不付款被視為「違約事件」前,該公司擁有30天的寬限期來支付利息。 WeWork補充表示,他們擁有足夠的流動性來支付利息,可能決定「未來」再付。 軟銀集團支持的WeWork自2019年嘗試上市以來麻煩不斷,投資人質疑其財務鉅額虧損、經營模式也有問題。

避免破產 WeWork與房東協商降房租

國際

避免破產 WeWork與房東協商降房租

事業搖搖欲墜的共享辦公室服務業者WeWork,近日在全球與房東展開談判,希望房東調降租金好讓WeWork節省開銷維持營運,否則若WeWork被迫聲請破產,房東損失更大。  WeWork臨時執行長托力(David Tolley)表示,WeWork目前背負的租約內容「與市場現況天差地遠」。由於房租占據WeWork營業支出比重超過三分之二,因此該公司近日已向全球房東提出調降房租的請求。  當年WeWork上市時市值一度高達470億美元,曾被譽為最有價值的新創企業之一,無奈好景不常。2020年全球疫情爆發後,企業紛紛實施居家辦公,導致商辦需求銳減,WeWork虧損也如雪球般越滾越大。  WeWork近日請來多位具備破產及企業重整經驗的專家加入董事會,令外界揣測WeWork醞釀聲請破產。2023年以來商用房地產市場低迷已讓紐約、舊金山商辦房東傷透腦筋,假設WeWork真的進入破產保護程序,將能合法拒絕履行租約,屆時房東只會蒙受更大損失。  房地產顧問公司Wharton Property Advisors創辦人柯普哈伯(Ruth Colp-Harber)表示,WeWork以破產做為談判籌碼,或許能讓熱門地段的房東更有意願協商。  根據WeWork提交美國證交會(SEC)的文件,2019年底以來WeWork為了節省開銷,已在全球修改或終止數百份商辦租約,一共省下127億美元固定租金。  截至2023年6月底為止,WeWork在全球39國共有777個共享辦公室營業據點,其中229處位在美國。2023年上半WeWork營業支出5.3億美元,保有2.1億美元現金。  WeWork為了擴充現金流,近日又向最大股東軟體銀行借款3.1億美元,但若接下來未能與房東談判成功,未來現金恐怕再度枯竭。  WeWork政府文件指出,2023年下半至2027年底為止該公司必須支付100億美元租金,2028年起還有150億美元租金待繳。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